虽然萧云自幼深受的无尽苦难和他受到了无名毒物的影响,心性比一般的同龄人成熟了很多,虽然如此,但终究还是一个孩子,说起玩耍来,自然也是欢喜的紧。

    萧云记得每日和梦琉璃修行武功的地方就有一个水潭,只是那里确是没有船的,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划船。

    梦霓裳道:“云,其实不知道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山谷,在那边还有一个大瀑布的,姐姐每日练武的地方就有一个湖泊,那湖泊其实就是连着那大瀑布的。”

    萧云这才恍然大悟,原本他就是听着那水声寻找到梦琉璃修习武功的那片湖泊的,只是他一直的寻不到水声的来源,没想到居然是有着一处大瀑布。

    看着梦霓裳轻车熟路的样子,就知道她经常的划船的,只是两人爬上半山腰的时候萧云已经快累的喘不过气来,但是仍不见大湖的影子。

    萧云感到身体不适,这种不适他很熟悉,这是天气变化引起的不适,自从早晨起来的时候他就有这种不适,只是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三阴绝脉要发作了吗?

    萧云咬了咬牙道:“霓裳,我怕坚持不住了!”

    萧云说着用手捂住胸口,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怎么了,云,你的伤难道还没痊愈?”梦霓裳面露担心之色。

    萧云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老毛病了,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这样,不过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梦霓裳无奈,只得和萧云休息片刻。

    趁着休息的时间,萧云运转体内的真气将自己的三阴脉络保护住,他知道自己运动的时间太长了,体内的真气有些涣散了,再加上今天的天气,才导致三阴绝脉发作。

    今天的天气?

    萧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霓裳,带伞了没有?”

    梦霓裳愣了一下,道:“带伞干嘛,你看今天的天气这么好,艳阳高照的!”

    萧云抬头看了看天,果然是艳阳高照,没有一丝的云彩,他苦笑了一声,他也是无从解释,或者说即使他解释了,梦霓裳听不听得懂倒还很难说。

    两人休息了片刻,萧云感觉好多了,这才继续向山上爬去。

    经过两人聊天萧云才知道原来梦霓裳也是经常练武的,只是那仅仅是被逼得,是被她的爷爷逼得。

    原来这云梦居虽然是两姐妹的居所,但是那山谷之中其实还有三人的,这三人其中的一个就是梦霓裳和梦琉璃的爷爷。

    正巧这些时日,梦爷爷三位老人出山办事去了,梦霓裳这才有了闲暇时间偷起懒来。

    爬上大山,萧云果然听到了哗哗哗的水声,又行了片刻转了一个大弯,果然眼前出现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

    “跑这么远的路,就为了划船?”萧云有些不解的问道。

    “是啊,姐姐经常带我来玩的。”梦霓裳说着用手一指远处,“你看,那里的两艘船就是我姐姐和爷爷做的,走吧,我们一起去划船。”

    如此波涛汹涌的大河居然划船,这要是一不小心被水冲走,岂不是喂了鱼鳖?

    萧云也是奇怪,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一条大河。

    “你看那边”梦霓裳用手指着远处,那边似乎是白茫茫的一片,“那边的山很高很高的,就是爷爷也不曾爬过的,那里的山上终年下雪,这水就是那山上的雪水化得,这水可是清凉呢!”

    梦霓裳出言给了萧云一个解释。

    “你看到水流过来的那边了吗,那边其实是一个喇叭口的,那里面的水势很缓,我们上船的地方其实并没有眼前的水流这么急。”

    梦霓裳拉着向那船儿跑去,未及河边就感觉到了河水的清爽,当他再看到清澈见底的河水时他的心情更加的清爽。

    也难怪梦霓裳喜欢划船,仅仅是站在河边就让有一种飞向云霄的快感,感觉身上清爽爽的,他从未有过这么清爽的感觉。

    两人上了船,梦霓裳缓缓划动船桨,随着船桨拍打水面,溅起朵朵水花,溅了他一身,顿时让萧云有一种欲要化身为鱼,畅游大河的感觉。

    喇叭口果然宽广,这里的水势可不仅仅是缓,简直都感觉不到水的流动,此地果真是泛舟游水的好地方。

    两人在船上嬉闹不止,打打闹闹的好不热闹,闹了半晌梦霓裳问道:“云,你可会游水?”

    萧云摇了摇头,他从未游过水,他虽然想着化身为鱼,畅游大河,但若是真的落入了水,那可就是鸡了,旱鸭子也是鸭子,本能还是可以游水的,至于鸡吗···落水能不能活命还很难说。

    “你坐船都不晕的,一定不怕水的,不如我教你游水吧。”

    坐船要晕吗?萧云不懂,但是让梦霓裳教自己游水倒是很愿意。

    梦霓裳整了整衣服“哗”的一声跳入水中,一个猛子扎到了水底去了。

    一见梦霓裳突然消失不见,萧云顿时慌了神,急的在船上转来转去,正不知如何是好,“哗”的一声梦霓裳从水中露出头来。

    “水有些凉呢?”梦霓裳在水中缩成了一团,“失策了,失策了!”

    现在已入秋,再加上冰雪所化之水自然是凉的很。

    “不玩了,不玩了,好冷!”仅仅是片刻梦霓裳冻得直打哆嗦。

    她哆嗦着爬上船,浑身瑟缩在船上,仍是抖个不停,“今天怎么这么凉,前几天我还来玩,不是这样子的,奇怪!”

    “这时候秋水自然是凉的,这又有什么奇怪的!”萧云说到。

    “哼,就你懂!”

    梦霓裳不是不懂秋水的凉,而是她太久没出来玩了,爷爷在的时候逼着她练武不让她玩,而这些日子偏偏又来了她也就没来玩,今日心情一好又想起来划船来,不料河水已经变得这么凉。

    梦霓裳冻得不轻,她浑身已经湿透,若是待在船上她肯定会被冻出病来,她催促着赶快把船靠岸。

    奈何萧云本就不会划船,看似划船简单,其实不然,拿着船桨划来划去,那只小木船却是只在原地打着转转。

    “笨死了,我告诉你怎么划!”

    在梦霓裳的指点下,果真木船不再打转,而是缓缓的向着岸边驶去。

    喇叭口外水面宽广,水势很缓,但是这里地势较为平坦,风却很大,再加上同时风云骤变,风更急,机器了浪花朵朵,那么要进喇叭口,风大水急,不会划船的萧云能否安然靠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