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口处风大水急,再加上突变的天气,一下子让萧云左支右绌。

    幸好有梦霓裳,再加上一道莫名的气劲铺天盖地的卷来,居然是逆着风向,让本来的狂风骤息,水流也变缓。

    萧云顾不得这些,更是没有注意到席卷而来的气劲,当下用力的划船,总算是将船靠岸。

    冷风呼啸而至,风吹的浑身水淋淋的梦霓裳更是瑟瑟发抖,她忍不住的逃走,两人在河边寻了一处避风之处,安定下来。

    幸好还没有下雨,萧云快速的寻来些干草、干柴,取了火石、火镰打着,总算是生起了火,梦霓裳这才觉得好受了很多。

    梦霓裳打了几个喷嚏,瑟缩着,心中暗骂自己真笨,划船玩得好好的干嘛要游水?

    萧云将自己的外套脱掉递给梦霓裳,“霓裳,你把湿衣服换下来吧,我去那边在寻些干柴,你把湿衣服烤干。”

    梦霓裳自然是明白的意思,点了点头,将外套接了过来,她见起身远去,这才将自己湿淋淋的衣服脱下,用火烤上,又把萧云的外套披在身上,这下子她总算是暖喝多了。

    梦霓裳披着萧云的外套,闻着衣服上带有的男人特有的气味,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紧紧的裹着的外套,烤着火。

    萧云当然不是去寻干柴了,他准备下的干柴足以将梦霓裳的衣服烤干,她只不过是寻了一个借口离开,让梦霓裳换好衣服而已。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离开梦霓裳不远处赫然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瞪着眼睛看着,怒喝道:“小子,你是哪里来的,怎的到我云梦居来了?”

    原来那山谷的名字就叫云梦居,而不是单单指的是梦琉璃和梦霓裳的那两层小楼。

    “老人家是···”萧云不知该如何回答,反过来来问那老者。

    “哼,你害我孙女落水,然后却在这里装好人,你这人的心思怎的如此歹毒,老人家若是不教训教训你,你也不知道我云梦三老的厉害!”

    萧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那老者将手一样,一道气劲犹如一条长龙,卷起地面的沙尘枯草一起向自己卷来。

    萧云躲闪不急顿时被那气劲卷中,身子顿时飞起向着水面摔去。

    萧云被老者一掌气劲裹住击飞了出去,顿时胸口发闷,“哇”的吐出一口血来,同时心中泛起一个念头:完了!

    老者也是一愣,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掌居然能将打的大口吐血,难道这孩子是纸糊的不成?

    那老者再想出手解救的时候他已落水,河水清澈,现在却是染上了一片红。

    这里河道狭窄,水流湍急,那片红色瞬间就被冲散,与此同时水中也失去了的身影。

    老者大惊,本想跃入水中,但是他却是犹豫了一下,毕竟河水很凉,而他已经是一个将近百岁的老人,虽然身子还很健壮,但若是跃入这么冰冷的水中,对他的身体是一个大碍。

    为救一个素未平生的人而牺牲自己,那老者明显做不到,而且下游就是水流平缓的喇叭口外,他想萧云定然会在那时爬上岸。

    现在他只能叹息那孩子的命运不济,生死有命,希望这只是给你一次教训,你若是真的因此呛水送命,也只怪运气太差,谁叫你遇到了自己,否则为何他会出现在这谷中?

    想到这里这老者突然一惊,这孩子自然是不能亲自走进谷中,那么一定是有人带进来的,到底是谁带他进来的?

    谁能将他带来?唯一的人选也就仅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孙女梦琉璃。

    “丫头带来的人?不妙了,不妙了,还是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的好。”老者想到这里居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溜走了,根本就没想着救人。

    这人居然如此的视人命为草芥,堪比邪魔,他到底是谁?

    萧云自小身受三阴绝脉的折磨,身体羸弱不堪,虽是这三个月来有了很大的起色,但终是比着正常人差了许多。

    他虽然身体羸弱,但正是如此才练就了他坚毅的性格。

    萧云性格掘强、坚毅过人,落入水中之时虽然全身剧痛,全身骨骼似乎都被那一击击散,但他心神不乱,求生的欲望更是强烈。

    萧云屏住呼吸,随着那滚滚的水流上下起伏,迅速的向前飘去。

    本来已经昏迷,但是河水清凉,现在可以说是有些刺骨的寒冷,否则梦霓裳也不会冻得发抖了,也正是这冰冷刺骨的寒水救了他一命。

    在河边、小舟上是一种感觉,但是一旦落入水中就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在萧云落水的那一刻骤然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正是如此他才保住了这条命。

    萧云在水中翻滚,翻滚的几欲呕吐出来,同时他竭尽全力的催动内劲,护住自己的三阴脉络。

    一直的翻滚,几乎忘记了身在何处,渐渐的他再也感不到冰冷,全身心的投入到内劲的催动之中。

    水流变缓,但是萧云浑身刺骨的寒,让他不得不全身心的投入到催动内力护住经脉,以至于萧云错过了最佳的爬上岸的机会。

    萧云在水中缓缓向前,居然渡过喇叭口外不久,水面渐渐变窄,水流也变得越来越急,最后却是汇聚成了湍急的河流想着他的终端而去。

    水流的终端是一个大瀑布,而此时的萧云却是翻滚着浑然不知的向着那终端而去。

    身子腾空,本就混乱的气血一下子冲入头顶,顿时护住三阴脉络的内劲尽数的散去。

    感觉身在云中雾里,身子轻飘飘的犹如柳絮飞舞从山崖之下跌落,他一睁开眼顿时心中大喜,原来自己又回到了那神秘的世界之内。

    这里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山青水绿的,似乎没有季节也没有时间、天气的变化。

    河水缓缓流淌,顺流而下,萧云终于到了那座石碑之前。

    石碑依旧,上面刻录的混沌决武功也是依旧,只是自己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

    在石碑之前眼睛似乎是看着石碑,但是脑中却是不断的思索着今天的变化,自己到底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

    在自己进入这里之前感到了一阵的身子腾空,随后头脑一阵天旋地转最终昏迷,在醒来的时候自己就身处在了这个世界。

    上次从天道山上跳下来的时候也是头脑一阵天旋地转而后昏迷,而后清醒过来得时候才发现了这个神秘的世界!

    不是跳崖让自己进入了这个世界,是那时的昏迷,但是昏迷自己经常出现从未有过进入那神秘世界的情况,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昏迷的原因。

    想到上次跳崖或者这次身体腾空的时候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气血上涌,而且身上的劲气尽数散去,这才进入到了这个神秘世界之中。

    是护住三阴脉络的内力劲气散去造成的,还是那时候的气血上涌造成的呢?

    闭上眼仔细的体悟着进入这神秘世界之前的种种感觉,身心渐渐的进入到了一种空灵的境界。

    突然感到自己身体居然分裂了,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站在那个奇妙的世界之中,同时他又感到身上阵阵的寒冷,仿佛还在泡在水中一般。

    奇妙的变化,异样的感觉,萧云到底遇到了怎样的奇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