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遇到了难以解释的奇遇,一遍感到身体暖洋洋在那神秘的世界之中,同时他感到浑身冰冷,全身似乎都已冻僵,而站在那神秘世界之中的身体似乎也是难以动作。

    他的神智还很清醒,但就是醒不过来,他似乎是同时身处两个世界,仿佛灵魂分裂成为了两个,而且还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两个。

    萧云感觉身体被人被人抱起,放到了塌上,脱去了衣服,盖上了被子,身体渐渐的回暖,而此时他的灵魂却是渐渐的归一,终于他从那神秘的世界之中脱离了出来,完全的进入到了现实世界之内。

    他缓缓的睁开眼,果然他已经不在那个小世界之中了,入眼的竟然是在一个山洞之内,只是山洞之内的装饰虽不华丽,但却是干净、整洁,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这里居然是一个女子的居所。

    只是这山洞的主人不在,不知道这是不是梦琉璃或者梦霓裳的居所,但是一想却是摇了摇头,云梦居如此别致的小楼不住,她们姐妹怎会跑到这里住山洞?

    “轰隆隆”一阵雷声响起,居然是打起了闷雷,秋季的雷雨虽少,但是要是下起来,降水强度虽是不大,持续时间却是长的很,春雨绵绵无绝期,秋雨绵绵更是绝期无。

    而在这时间之前,梦倪裳藏身的山洞。

    梦霓裳的衣服早已晾干,重新换好,但仍是将萧云的外套披在身上。

    干柴早已燃尽,仅剩下一堆灰,梦霓裳又寻了一些干柴回来再次燃尽,仍是没有回转。

    “跑哪里去了,去了这么久?”梦霓裳嘴中嘟囔着。

    “轰隆隆”一声沉闷的声响传来,梦霓裳抬头看时不知何时天空飘来了一层厚厚的乌云。

    “哎呀,要下雨了!”梦霓裳不知道是不是见天气不好已经回去了,抑或是他现在躲在那里休息。

    梦霓裳看了看天,知道时间不早了,爷爷也该回来了吧,当下取了干树枝在地上重重写了几个字,这才起身离开。

    梦霓裳希望自己一到云梦居的时候就看到萧云,如此自己倒也可以数落他一通为什么抛弃自己独自回来了,可是当她回来的时候却没有发现萧云的身影。

    梦霓裳找不到萧云,正在奇怪却见梦琉璃已经持剑回转,原来她又去修习武功去了。

    “回来了!玩的开心吗?”梦琉璃面带笑容的问道。

    梦霓裳点了点头,正要问有没有见到,却听梦琉璃接着道:“爷爷回来了,你去看看爷爷吧,哦,对了,萧云呢?”

    “啊?···”梦霓裳一时呆住了。

    梦琉璃自然是以为爷爷回来吓坏了妹妹了,可是她哪里知道梦霓裳呆住的原因是因为萧云还没有回来。

    点点清凉落到两姐妹的脸上、身上,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了看天,“下雨了,去看看爷爷吧,爷爷很想你的。”

    梦琉璃说了一句,竟是径直的向着云梦居小楼而去。

    萧云不在!

    梦琉璃心中奇怪,妹妹都回来了,他又去了哪里,去修习武功吗,真是刻苦,霓裳若是有他一半的用功,我也就放心了,梦琉璃嘴角之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梦琉璃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一来向要给爷爷三人洗洗风尘,再者就是介绍萧云给爷爷他们认识。

    梦霓裳鬼精灵一般,见了爷爷,倒是哄得他很开心。

    要是萧云在此定会认出梦霓裳的爷爷就是将自己打落下水的那白发老者,只是现在他见不到这老者。

    饭菜很快准备妥当,梦霓裳拉着爷爷同时还有一位身穿青衣的老者和一个身着玄衣素裙的女子。

    女子面罩黑色轻纱,看不出她年纪的大小,但是看她裸露着的肌肤看,年纪应是三十岁左右。

    其实这女子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其实早已过了古稀之年,只是她修习了一种奇特的神通,让他的容颜青春永驻。

    梦琉璃摆好六副碗筷,但是在坐的只有五人。

    梦源龙假装着没有看见这多出来的一副碗筷,打哈哈道:“云老头,快来尝尝我孙女的手艺,出谷这些日子没吃到我孙女的手艺,是不是现在口水都流出来了?”

    那姓云的老头名叫云傲,他冷哼一声道:“也不知道是谁整天的念叨着亲孙女烧的菜,就是每次吃东西都要拿来和亲孙女做的比较一番,现在说我口水流了出来,羞也不羞?”

    云傲说着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柳寒烟仙子。

    柳寒烟面带轻纱,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扫了一眼桌上摆着的六副碗筷,似是自言自语的道:“云梦居一直都只是五个人,五副碗筷的,今天却是摆上了六副碗筷,六张凳子,莫非我们云梦居来了客人不成?”

    梦琉璃正要说出之事,她刚张嘴却有梦源龙插口道:“云梦居外有你我三人所设的阵法,非你我同意谁人可进这山谷,除非他是长了翅膀飞进来的,这里绝对没有外人。”

    柳寒烟冷哼了一声道;“除了你我三人外是不是真的就没有人出谷了?”,柳寒烟说着看向梦琉璃。

    梦琉璃被柳寒烟一眼看得脸红。

    原来梦源龙一直不让两姐妹出谷,一个偶然的机会梦琉璃却是得到了山谷外所布的机关图,再三纠缠之下他不得不告诉这个亲孙女,而梦琉璃就经常的偷偷跑出去。

    梦源龙三人出谷去了,今日才得以回转,那么可以肯定是梦琉璃又偷偷的跑出去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个人来。

    “哈哈,梦丫头长大了,到了思春的年龄了,也难怪会跑出去偷偷的带个人回来,不用问带回来的一定是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儿郎,只是那人在哪里,怎的不请来与我等一见?”

    云傲一点也不照顾梦琉璃的面子,而且更是不照顾梦源龙的面子,若是有机会将梦老头的面子踩在脚下狠狠的再碾两下这才过瘾。

    梦琉璃顿时羞红了脸,“云爷爷在胡说什么?”

    梦霓裳还不懂什么是思春,听云傲如此一说,却是开心的道:“云爷爷怎的猜的这么准确呢,姐姐的确是带回来一个人呢,不过···”

    梦霓裳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几许担忧。

    三圣归山到底对萧云有着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