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裳,你和萧云一起出去的,怎么独自回来了,他呢?”梦琉璃这才想起现在还没有见萧云回来。

    梦源龙当然知道萧云的下落,他很担心别人问起那人,但是一听说那人叫做萧云的时候不由得乐了,这可是转移话题的大好机会。

    “小云不是正坐在你身边么,琉璃···”梦源龙说完哈哈大笑,他不是没听清楚梦琉璃说得是萧云而不是小云,他只想打个岔,将话题偷梁换柱而已。

    梦源龙和云傲两人一直就是互相看不顺眼,都想压对方一头。

    单单一个“云梦居”就一直让梦源龙抬不起头来,若不是后来柳寒烟仙子也到了云梦居并且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句公道话,单就一个名字两人就非打的头破血流:云梦居却是比梦云居好听多了。

    云傲听到了梦源龙的打趣自然是要反驳的,两人这一争吵起来,自然也就把的话题抛到了九霄云外,梦源龙人老成精,打的主意自然是不错的。

    只是他实在想不到一项沉默寡言的柳寒烟仙子今天的话特别的多,多到这么一会就说第二句了,这可是打破了三个月的说话记录,“别打岔!,那叫萧云的孩子呢?”

    梦霓裳不知如何回答,梦琉璃更是不知道萧云在哪里,本来梦霓裳想要将划船之后的事情说给大家听,但是柳寒烟此时却是冷冷一笑。

    “我要走了···”柳寒烟没有一丝感情的说道。

    “不吃完饭就走吗,有什么急事,这么着急回去?”云傲不知该如何挽留柳寒烟。

    “我是说我要离开云梦居,永远···不再回来!”柳寒烟缓缓起身,冷冷的道。

    “什么?”

    “什么?”

    梦源龙和云傲还以为是听错了,看着柳寒烟不知她这是做得什么打算。

    “师傅,为什么要走啊?”

    “是啊,是啊,师傅为什么要走,难道不喜欢霓裳了吗?”梦霓裳撒着娇伸手拉着了柳寒烟的手,不断的摇晃着。

    “虚伪、自私、恶毒,到今日我才发现有些人真不是我想象的那般,口中说的虽好,可是骨子里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每每和这种人在一起就感到浑身的不舒服,眼不见心不烦,自然是要离开的。”柳寒烟说着看向梦源龙。

    梦源龙感觉柳寒烟的眼光恰似利刃一般,他相信若是眼光能杀人,自己早被柳寒烟挫骨扬灰了。

    “梦老头,你是怎么得罪柳仙子了,还不赶快向仙子道歉、赔罪。”云傲乐意看到梦源龙吃瘪,尤其是在柳寒烟面前,但是现在柳寒烟要走,这是让他不能容忍的。

    柳寒烟说是要走,但是身子却是未动,很显然他并不是想要真的走,她只是想要梦源龙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梦源龙面露为难之色,似是在苦苦思索,“我没有什么事情得罪柳仙子啊,仙子能不能给一个提醒!”

    “那叫萧云的孩子呢?”柳寒烟语气冷的似冰如雪。

    按理来所梦源龙没有见到萧云也是正常,至少三人是一同回来的,这一路之上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但是之后呢?

    梦霓裳喃喃道:“师傅,萧云和徒儿一起去山上划船,后来他去寻些柴草生火,就一直没有回来,想必是走迷了路了。”

    梦琉璃嗔怒道:“霓裳,你为何不找找,就自己回来了?”

    梦琉璃转而向柳寒烟道:“师傅,现在时间尚早,不如让徒儿上山找寻一下吧,更或许他正在回转的路上也是说不定的。”

    柳寒烟冷哼了一声,瞪了一眼梦源龙转身就走。

    柳寒烟已经给了梦源龙机会,但是梦源龙没有解释,而是遮掩,这让她心中甚是不快。

    云傲自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是柳寒烟负气而去,这让他对梦源龙甚是不满。

    梦源龙也是近百岁的人了,又在两个孙女面前被人甩了脸子,这张老脸有些挂不住。

    “爷爷,你说,你是不是和萧云的失踪有关?”梦琉璃双眼之中已经噙满了泪水,她似乎已经猜到什么,心中不由得感到悲伤不已。

    梦源龙见孙女楚楚可怜的模样,也是于心不忍。

    他知道自己做的过了,而且他本来也不想要萧云的性命,只想给他个教训,让他远离自己的孙女,但是事出巧合,错手杀了,这让他心中也是十分的愧疚,但是这愧疚也就是一瞬而已,一瞬之后却是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梦源龙毕竟是老狐狸了,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知道今天这面子是丢定了,但是绝不会丢到自家孙女的面前,否则这当爷爷的还有什么尊严?

    “胡说什么,你爷爷是那种人吗,怎会无缘无故的对一个小孩下手,还不赶快吃饭?”

    梦源龙随着说话浑身劲气外放,连他的胡子都飞起,倒是让梦琉璃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

    梦琉璃眼中泪水止不住的滴下,她自幼和妹妹跟随爷爷住在这云梦居内,这里面除了其余四人之外她再也没见过其他人了。

    没想到初次逃出山谷就遇到了萧云,费尽气力将其解救回来,不料想却是遭了爷爷的毒手,这让梦琉璃突然间有一种心碎的感觉。

    她和梦霓裳就像是关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她太想飞出牢笼,在无尽的天空在自由自在的飞翔,同时她也太需要玩伴了,太需要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所以当她见到萧云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所以耗费大量的气力将其救活。

    美好的日子是短暂的,但却是甜蜜的,这是她从出生到现在感到最开心的日子,但是现在萧云却是不在了,怎能不让梦琉璃心碎?

    梦霓裳却是不知发生了何事,怎么好好的就弄个不欢而散?在她想来很快就会自己回来了,更何况已经下雨了,他一定是躲到那个山洞里面去了,所以他现在还没有回来。

    柳寒烟自然是不会离开云梦居的,毕竟那是负气的话,但是话已经说出她只需要一个台阶,就会留下。

    台阶自然是现成的,云傲一直在旁劝说,很快梦源龙也赶了过来。

    到底柳寒烟为何会恼怒,三圣之间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