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柳寒烟留了下来,但是他却是坚决的拒绝了两人在前往自己所居住的山洞,不仅如此就是山洞所在的山头都不允许两人去。

    原来三人各自居住在不同的山头,而云梦居小楼在山谷的最中心,距离三人所住之地倒也是差不多的距离。

    云傲和梦源龙被拒之门外,两个老者吹胡子瞪眼的互相看着都不顺眼。

    “距离你我比武的日子还有多久?”云傲插着腰问道。

    “一个月!”梦源龙也是毫不示弱,虽然他做错了事,但是在云傲面前丝毫也不示弱。

    “一个月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如就改做今天吧,你我的恩怨,今日一并了结。”云傲气势汹汹的道。

    “好!今日就今日,你以为老头子害怕了不成,但是比武虽然提前,赌约依旧。”梦源龙也是气势不减。

    “好,谁输了谁就不能在追求柳仙子了,只能让给胜利的一方,永世不得反悔?”云傲冷冷的道。

    “那是自然!”

    原来两人都是这场比武不仅仅是关系着面皮之争,还是因为配偶之争,只是年近百岁的人还在为女人争锋,还大打出手,这要是让外人知晓了不笑掉大牙才是奇怪。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凝固,人虽随未动无形的气劲已经开始了碰撞。

    两人都没有率先出手,谁先动手谁就可能露出破绽,高手之间的比斗胜负就在一瞬之间,一个小小的破绽就可能是落败的重要原因。

    秋雨绵绵,早已打湿了两人的衣衫,但是两人如若未知,四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两人武功相差不大,都集中精神,不敢有着半丝松懈,稍一松懈就会露出破账,两人都不想失去先机。

    一片落叶受不住秋风秋雨的折磨从树上掉落下来,打着旋向着两人中间飘落。

    那片黄叶飘落在两人中间之时却是骤然停住,黄叶恰巧挡住了两人的视线。

    黄叶被定在了半空之中,瞬间分为四瓣,一点寒光自随着碎裂的黄叶向着梦源龙刺来。

    云傲却是趁着这黄叶遮挡视线的实际,率先发动了攻击。

    从拔剑到这一剑刺出几乎都在一瞬之间完成,剑势疾如奔雷,携带着亮白的气劲向着梦源龙刺来。

    梦源龙更是早已料到了云傲得突袭,他的手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个金丝拳套,看到电射而至的寒芒居然伸出两指将剑尖夹住。

    空手夺白刃不是没有,但是那需要具有压倒性的力量,凭借两指之力就将对方的一剑夹住,与这样的对手过招这不是比武,而是自取其辱。

    云傲自然不会自取其辱,当然梦源龙也没有能后凭借两指就将这一剑夹住,只是他利用两指之力将剑势的方向做了一个改变。

    梦源龙右手拨剑左手出掌,一股状如烈火一般的劲气向着云熬裹来。

    “火焰刀!”梦源龙一出手就是一记火焰刀法,手中无刀,掌中气劲犹如刀状,释放着火焰光芒向着云傲斩来。

    云傲大吼一声,剑光闪烁,“一剑凌云”,剑气纵横交叉而来犹如破云开天之势迎向火焰刀。

    刀光、剑影相互交叠,火光四射,剑气纵横,周围的山石爆烈,草木燃火。

    两个年近百岁的老人,争斗起来依旧是那么犀利,他们身子灵动,丝毫看不出已经是垂垂老矣的老者,就是年轻人都有不如。

    “奔雷刀一式!”梦源龙再开强招,手中依旧无刀,但却是刀招连环,这次火光不见取而代之的乃是说说雷闪。

    “一剑破雷!”云傲再次摆剑,剑势猛然急转如奔雷,竟将奔雷刀一式力劈两段。

    梦源龙风之刀刃、冰刀斩接连施展出来,却也是奈何不得云傲。

    两人相争剑气四射如电,拳劲奔走如雷,火、雷、风、水四势转换,变幻莫测,而云傲也是剑走极招,剑气、刀气碰撞,使得劲气乱射,地面上坑坑洼洼被劲气轰破,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两位老人极招频频出手,排山的刀茫、璀璨的剑气交融,斗得不可开交。

    却说梦琉璃心情大坏,安排了梦霓裳吃饭,自己跑了出来来追云傲、梦源龙和柳寒烟三人。

    梦霓裳本想也去看看发生了何事,但是在姐姐的建议下也只好作罢,毕竟她现在年纪还小,去了也仅仅是一个看热闹的。

    对于萧云的失踪,梦霓裳心中也是有些不安,他认为失踪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几人都是为了失踪之事闹得不可开交,这样的场合自己还是不去的好。

    梦琉璃自然是向柳寒烟的山洞追去,即使她真的要离开云梦居总也要收拾东西的,这个时候去寻她自然可以寻得到。

    只是就在柳寒烟的山头前面,两个老人在此恶战。

    梦琉璃无论如何的叫喊,也不能阻止两人的比武,同时她也不能介入其中,两人释放出来的劲气足以将梦琉璃撕裂。

    一个是用刀的强者,一个是用剑的高手,两人本就互不服气,互相争夺了无数载,又兼柳寒烟的关系,争斗更是剧烈。

    梦琉璃一见两人相争,顿时大急,她很想将两人分开,奈何尝试了数次,都被两人释放的劲气推开,若不是两人有意的躲避着她,随意的一道剑气或是一股拳劲都能将梦琉璃置于死地。

    梦琉璃浑身已然湿透,她看着正在拼斗的两人顿时产生了一股无力感,自己太弱了,弱到根本就不足以保护自己所要保护的人。

    梦琉璃无力阻止两人的争斗,急匆匆的来寻柳寒烟。

    柳寒烟站在雨中,站再自己的山洞之前,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动不动的仍凭着雨水从身上滑落。

    轰隆隆的雷声传来,偶尔见到闪烁的闪电,照亮了她苍白的脸。

    “师傅,爷爷和云爷爷打起来了,弟子,弟子无法阻拦···”

    梦琉璃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一花,再也不见柳寒烟的身影,她如烟似雾像是融入到了这雨中,人过后只留下淡淡的清香。

    柳寒烟的轻功已臻化境,快到即使梦琉璃的眼睛都不能捕捉到她的动作。

    柳寒烟已到了山外,她柳眉竖起,怒喝道:“你们还有没有闹够,都上百岁的年纪了怎么还在和年轻的时候一样,就会比斗,这样有意思吗?”

    云傲和梦源龙不得不停下来,两人走到柳寒烟的身边诺诺的,不知该当如何是好。

    “说说,今天又是赌的什么?难道还是为了我?”柳寒烟这话一出,顿时让两个老头子无地自容。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我的事,不是你们比武胜负可以决定的,你们当我什么了,礼物?我只是你们男人之间用来赌斗的礼物?你们太不尊重我了!”

    柳寒烟刀子一样的嘴让两个老人无言以对,本来这场赌注就是对柳寒烟的不尊重,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只是紧紧的盯着自己的情敌。

    云傲正要解释,刚一张嘴,柳寒烟怒道:“知道为老不尊是什么意思吗,你年轻的时候不就是因为被情所伤才决定归隐,为何又要与人为了一个人老珠黄的老太婆拼命?”

    “不是,不是的,柳仙子风华正茂的,怎会是人老珠黄···”云傲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干脆发不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