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云傲吃瘪,梦源龙却是哈哈一笑,本以为今日自己可算是扳回一局了,心中大爽,不料这一笑却是直接将对方的攻击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尤其是你,还有脸笑得出来?”

    “你为了你的两个孙女将她们困在这山谷之内的不见外人,你以为这是为她们好?”

    梦源龙一张老脸羞得通红,“柳仙子以为哪里不妥?”

    “你以为将她们困在山谷之内,就是为了她们着想,但是如此一来她们岂不是只能孤独的活着,毕竟她们是人,不是你豢养的宠物,怎能一辈子不与人接触?这与深山老林之中的荒野野人又有何区别?”

    梦源龙口中诺诺,“我只是让她们有了自保能力之后才会安心放他们出去,并不是要关他们一辈子的。”

    “我知道,我也清楚、明白,所以我更是悉心传授她们武功,但是你现在却是害怕了不是吗?”

    “害怕,我害怕什么?”梦源龙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你的两个孙女太单纯,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更是不见外人,所以琉璃偷跑出了山谷,而且带了一个男孩回来,你害怕了。”

    “你怕你那两个处世未深的孙女吃亏,被人骗了感情甚至是骗了身子,所以你就狠心的将那男孩杀死,是不是?你能管的住一时,你又怎样管得住一世?”

    “你我都到这个年纪了,还能活多久,到时候还不是留下你的两个风华正茂的孙女,你真是老糊涂了···”

    柳寒烟越说越上生气,一张脸变得煞白无比,也不知道是受秋雨的寒冷所致,还是被气得。

    “柳仙子,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没有杀他,更是没想杀他,我只是···”

    柳寒烟打断了梦源龙的话,“只是你将他打成重伤,然后丢弃到了冰冷刺骨的水中,任他顺水漂流,然后从百尺瀑布上摔落,是不是?”

    “柳仙子,不是这样的···”

    梦源龙还想解释,但是云傲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他大怒道:“原来梦老头是这么阴险毒辣又自私的人,算我姓云的瞎了眼了,与你同处三十余年,今日才看清你的真面目,真是让我感到耻辱,也无怪乎柳仙子要离你而去。”

    云傲又转向柳寒烟道:“柳仙子,云傲终于知道你要离开这里的原因,就是我也不愿留在此地,不如我陪仙子一同离开此地,不知意下如何?”

    柳寒烟欲要杀人的目光看向云傲,云傲顿时没了底气。

    “那孩子还活着,而且他根骨奇佳,绝对是一个练武的奇才,不过他身受三阴绝脉,怕也没几天好活头了,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尚未崭露锋芒就此烟消云散,却是可惜了。”

    柳寒烟说着脸上也现出了悲哀之色。

    “是仙子救了那孩子?真是老天有眼,老头子总算是安心了。”梦源龙大喜。

    但是随即他又一惊,“三阴绝脉?此等奇怪的病症怎会出现在这少年的身上?柳仙子无用担心,三阴绝脉虽然是顽疾,但是在我等眼中也不过是小儿科,只是颇耗些内力罢了。”

    “三阴绝脉非同寻常,而且每个人的受损脉络都不甚相同,一不小心就会让他立即毙命,这种伤势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自己慢慢化解。”云傲说道。

    “对、对、对,云老头最是精通医理,不如让他看看这孩子···”

    三十余年来梦源龙少有的支持云傲,更是开天辟地第一遭说云傲的好处。

    “不必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柳寒烟说到这里却是顿了一顿,感觉不对,这两个人无事献殷勤的目的是很明确的,绝对不是盗,而是···

    柳寒烟看着色迷迷的两人,冷哼一声,“你们愿意打死打活与我无关,但是请你两人不要在我的山门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免得扰了我的清静!”

    柳寒烟一甩衣袖,转身隐入到了雨幕之中,身影逐渐模糊,渐渐的淡去,只是在片刻之后一个身影自雨幕之中渐渐的清晰起来,两人心中一喜以为这位高傲的柳仙子又回转了,没想到,这冲出来的身影居然是梦琉璃。

    梦琉璃心情很复杂,柳寒烟和梦源龙、元傲说的话她没有听全,但也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爷爷将自己姐妹困在这山谷之中原来是怕自己姐妹受到伤害,但是她这样却是害了自己,试想一下,一个和这个社会脱离了太久的人如何能在适应这个社会?

    梦琉璃的感情也是复杂的,开始的时候她他知道她对那不是爱,更没有男女之情,她只是太寂寞了,太需要一个伙伴了。

    她遇到了受伤的萧云,所以她决定把他救活,她觉得做这件事很有意思,她再也不感到孤单,仅此而已。

    但是随着她和的接触,她发现这个比自己年纪小几岁的孩子却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兴趣,有着同样的话题,有着同样的心态,他以前怕也是孤独的。

    两人之间的默契,促使梦琉璃对他有了别样的感情,她渐渐的感觉身上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吸引力,无论何时何地他的一举一动一个言语都吸引着她,甚至让她着迷。

    她失眠了,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她心中突然间多了一个人,尽管她竭力克制住不去想这个人,但是每次那人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的将眼光移动到他身上。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太有些痛苦,但是她感到更多的却是甜蜜和开心。

    梦霓裳拉着去玩耍,她很介意,若那人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她甚至可以拔剑相对,她见梦霓裳独自回来,不见萧云,心中仿佛被狠狠的揪了一把一般的难受,但是她假装着不在意。

    雨中,梦琉璃听到了柳寒烟和梦源龙他们说的话,她的心更痛!

    她恨爷爷,但又不能怪爷爷,她听到萧云会死的时候她的心都碎了,如落地的玉杯一样稀碎稀碎的。

    朦朦胧胧的感情却是深深的印在心中,挥之不去,日日思在心头,此正是

    羞看鸾镜惜朱颜,手托香腮懒去眠。

    瘦损纤腰宽翠带,泪流粉面落金钿。

    薄幸恼人愁切切,芳心缭乱恨绵绵。

    何时借得东风便,刮得檀郎到枕边!(摘自金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