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已对萧云有了懵懂的感觉,一颗心也拴在他的身上,同时她认为萧云的伤势是爷爷造成的,而不是自小就有的。

    柳寒烟当然知道梦琉璃就在身后,梦源龙、元傲也是知道,但是三人却是没有料到萧云的身影在梦琉璃的心中印的这么深。

    他们相处这才几日?不过月余!两人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生死的考验,却已是将他深深印在心里。

    “爷爷,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杀他?”梦琉璃从雨中冲出对这梦源龙怒吼着。

    梦琉璃一项都是乖乖女,大家闺秀的,别说大声吼叫,就是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少,文静如斯的一个少女,为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居然对养育她长大的爷爷高声怒吼。

    梦源龙的一张老脸早已被甩到了泥泞不堪的地面上,又被亲孙女狠狠的踩上了两脚,脸上早已挂不住。

    他本想发火,但是见孙女梨花带雨的,一颗心也就软了,而且他越发的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只可恨自己下手轻了些,没有当场将其击毙。

    也不知道那小子施展了什么手段,竟然俘获了孙女的芳心,梦源龙心中暗恨不已。

    一个人孤独、寂寞太久了,而恰恰又处在这个年纪的女孩,与一个生的俊朗又与她脾气相投的男孩相处,自然容易产生别样的感情!梦源龙不知更是不懂!

    “梦老头,看来只有舍出你我这张老脸,去闯一闯柳仙子的洞府了。三阴绝脉虽然是罕见的顽疾,但绝对不是绝症,你我都这个年纪了,还在乎什么?”元傲无奈的叹了口气。

    梦源龙咬了咬牙,“你不在乎,我当然在乎,我不能将我的孙女交到一个丝毫不了解的人身上,凭着一腔热血做事,我做不到。”

    元傲知道梦源龙说得在理,为了一个不知道有着什么来历,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而损耗修行了数十年的功力,这无论怎么说都不是明智之举。

    “梦老头,你要面子,但是我不要,我这就闯柳仙子的洞府了,你要是等就等在这里,这不仅仅是为了救人,更是为了救己,想想看,如果趁此机会得了柳仙子的芳心···”

    元傲说着哈哈大笑,看了一眼梦源龙,拉着梦琉璃道:“丫头,别哭,你元爷爷就是耗费毕生功力也会将那小子救活,你随我去见见他吧。”

    梦琉璃在脸上抹了一把,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白了梦源龙一眼,随着元傲迈步进了柳寒烟仙子的山头。

    梦源龙看着雨幕之中消失的两人,不知道该进还是不进,进去有违心愿,若是不进不但会失去柳仙子的心,就是自己的亲孙女怕也会远自己而去。

    梦源龙现在突然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梦琉璃为了很有可能会和自己断绝祖孙关系,这点梦源龙很在意。

    梦琉璃和云傲到了柳寒烟的石洞之前,见石门紧闭两人都有一些愕然。

    云傲不知道该不该去推开这石门,毕竟柳仙子是绝对不允许一个男子进入他的石洞的,但是萧云也是男子啊?云傲知道他若是贸然推开石门,将来面对的可能是柳寒烟的暴风骤雨。

    柳梦璃倒是没有元傲的顾虑,但是她推不开这石门。

    柳寒烟的石门平时都是不落下的,除了闭死关,在梦琉璃的记忆之中,她的师傅仅仅是将这石门落下过两次,今日却是第三次。

    石门是刚刚落下的,至少梦琉璃第一次到的时候石门还没有落下。

    梦琉璃恳求的眼光看着云傲,云傲咳嗽了几声,捋了捋花白的胡须。

    云傲咳嗽其实就是给柳寒烟信号,让她知道自己到了。

    云傲自然清楚,柳寒烟之所以要将石门落下,那就休想叫她打开,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推开。

    云傲的双手抵在了石门之上,手上闪烁出了亮白的光芒,随着那光芒的剧烈,厚重的石门“吱呀”一声,缓缓而动。

    亮白的光芒越发的炽烈,光芒耀眼似是一轮太阳在云傲的掌间。

    厚重的石门随着“吱吱呀呀”的响声终于打开,云傲收功回气,梦琉璃已经等不急的跑了进去,她想见到萧云,见到完好无缺的萧云,毕竟被柳寒烟所救仅仅是她的猜测,几人谁也没有说。

    梦琉璃见到了萧云,同时也见到了柳寒烟,只见柳寒烟浑身颤抖着,身上冒着氤氲的白气,全身却无汗水溢出。

    柳寒烟眉头紧蹙,双手推动,手掌间闪烁着五彩的的光芒,不断的在萧云身上拍打着。

    萧云身子凌空在柳寒烟的拍打、推动下不断的旋转,犹如一个陀螺,同时随着旋转汗水如雨一般滴答滴答的滴下。

    柳寒烟身上冒着氤氲白气,似是烧开了水冒出的白气一般,原来她其实也是不断的留着汗,但汗水在内力的作用下立刻被蒸干,化作了氤氲的白气。

    梦琉璃不知所措,自微不足道的内力根本就帮不上忙,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成为累赘。

    云傲掌中似是捧着一个太阳,抵在了柳寒烟的后背之上,一股刚猛霸道的内力涌入到了柳寒烟的体内,缓缓的注入她的丹田,化作阴柔的内功游遍全身。

    柳寒烟得到了云傲的相助,顿时压力大减,手掌上五彩的光芒更甚,已是变成了一道彩色的匹练。

    云傲头顶劲气直冲霄汉,似是一把利剑高悬,而柳寒烟身上却是五彩光芒灿灿,并且在她的周围开始出现一朵朵的花朵。

    萧云的身子旋转的更快,汗水已如雨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五彩匹练般的劲气变淡,又恢复到了五彩之光,而且不仅是柳寒烟就是云傲的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他的身上也冒出了氤氲的白气。

    柳寒烟脸色煞白,白的如纸,就像是一尘不染的的雪人一般,云傲却是满脸通红,红的似燃烧着的碳,

    “支持不住了,柳仙子,停手吧!”云傲颤声道。

    “不行,现在停手他就真的没救了···”柳寒烟说着手上的法诀不断,萧云依旧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

    梦琉璃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已经清楚了眼前的境况,柳寒烟和云傲的内力不足以挽救的性命,只可恨自己武功低微,虽也刻苦修行,奈何始终难以登上大雅之堂。

    危机、危机、危机,萧云能否在柳寒烟和云傲手下获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