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梦琉璃焦急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一道人影飘然而至,双掌上亮白光亮亮起,抵在了云傲的后背之上,一股内力补充到了他干涸的丹田之内,同时内力相传,柳寒烟也是吃了一记大补药。

    云傲和柳寒烟长出了一口气,都知道这是谁到了,当下柳寒烟玉掌翻飞,手上五彩暴涨,伸手虚点,道道五彩光芒射入到了萧云的体内。

    五彩光芒所到之处,萧云全身的骨骼,一阵格格“噼啪作响,阵阵白气,由他身上冒了出来。

    那白气越来越浓,片刻之间,笼罩了全身,有如浓雾轻云,他的身上再无汗水滴下,所出的汗水全部化作了雾气。

    即使三老同时发功,也是颇为艰难,但三人仍然是可以坚持,如此坚持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工夫,三人收功完事。

    梦琉璃上前将扶了萧云,虽然他早已经醒了,但是却早被柳寒烟点了穴道,虽是清醒的却是不能说不能动。

    梦源龙、云傲和柳寒烟各自收功,长吐了一口气,休息了片刻,脸色才逐渐的恢复。

    柳寒烟起身打开一个橱柜,从中取出一个玉瓶来,玉瓶洁白,乃是上好的羊脂玉,其上刻画着一种人所不知的花草图案,若是萧云能够睁开眼的话他一定认得这花草图案,原来竟是幽碧赭兰花。

    柳寒烟连忙从玉瓶之中倒出一粒清香扑鼻的丹药来,二话没说就灌到了萧云的口中。

    柳寒烟看了看萧云,又看了看已是破涕为笑但是眼中仍然含泪的梦琉璃,已知她的心意。

    “你扶他好好休息一下,他很快就没事了。”

    柳寒烟起身向外而去,梦源龙和云傲一路跟随着到了一处凉亭之处坐定。

    柳寒烟怒道:“你们两个为何不守规矩,擅闯我的寒烟洞?”

    梦源龙只是尴尬的看向别处,元傲却是哈哈一笑,“非是我等擅闯,而是柳仙子请我们来的。”

    “我请你们来的?”柳寒烟柳眉倒竖。

    “仙子不会不知道救人如救火,早就知道这小子身受重伤,没耽搁一会儿,生命就多一份危险,可仙子还是到云梦居小楼聚会,这很说明问题。”

    柳寒烟冷哼了一声,没有言语。不说话自然就代表了默认。

    “仙子为何有话不直说,仙子可知方才有多么的危险,若不是我和梦老头赶到,别说是那小子的性命,就是仙子怕也会耗尽精力身亡。”

    柳仙子叹了口气,“万事瞒不过云二哥,也是小妹大意了才有此祸。”

    柳寒烟眉头紧皱接着道:“起初我仅以为他受了水寒,却不料是梦大哥的玄冰阴刀掌力入体。这也就罢了,最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他的体内不仅仅是所损的三阴脉络,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一直的阻碍着我的内力打通经脉。”

    云傲也是点了点头,“以我看来这不简单,他体内阻碍我们内力打通经脉之物像是护住经脉之物,但是是谁有这么高明的手段,能将外物打入体内,而让他不死?”

    “你是说···”梦源龙眼睛瞪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是真的一般。

    柳寒烟也是眉头紧皱,最后摇了摇头,“不会的,这种禁术早就没有···”

    云傲叹了口气,道:“柳仙子为何还是这般自欺欺人,你我三人这次出谷不也是为了这件事吗?”

    “百花出,天下乱,看来百花道的传人真的是又出现了,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天道山上的那个人。”柳寒烟叹了口气,“想要报恩也是不易,此次出谷本已是违背誓言,看来十年后之厄也是难以避免,还是趁早为三个孩子打算。”

    “一切等他好转了,再说吧,毕竟还有十年,其上我并不相信那誓言之约,只是这孩子···”云傲不由长叹一声。

    “哎,因为他体内的变故,虽然保住了一命,但我们耗费大量的精力,却不能治愈他的三阴绝脉,也不知是好是坏?”柳寒烟也是不住的叹气。

    “对这小子,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梦源龙冷冷问道。

    云傲看了看柳寒烟,又看了看梦源龙,哈哈一笑,“柳仙子费这么大的气力将那小子救活,自然是有将衣钵传给他的打算,老头子我支持柳仙子。”

    柳寒烟尚未说话,梦源龙却是大怒,“云老头,你说的什么话,柳仙子的弟子乃是我的两个孙女,难道我那孙女资质不佳,不能继承柳仙子的衣钵不成,却要将衣钵传给那半死不活的小子?”

    “而且云仙子的武功怎么能够传给男人,她可是···”

    “可是什么?”柳寒烟骤然间暴怒,插言打断。

    梦源龙当即不敢在说话。

    云傲也是冷哼一声道:“柳仙子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这小子竟然和那人有关,定然是个不凡的人物,难道你感觉不出来?或许机缘巧合,这孩子就是···他们的后代!”

    梦源龙吹胡子瞪着眼睛,须发都飞起,但却是无话可说,他也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要不是十几年前你我经脉被断、意境被破,焉会有今日的窘态?本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但是绝对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简单,看来江湖还要有新人引领,要有新人崛起,结束这一切。”云傲正色道。

    “新人?难道我的孙女不是新人?”梦源龙怒道。

    “是,琉璃怎么说都算一个新人,而且还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新人,但是琉璃自小没有经历过多少的苦难,怕是将来难以忍受种种非人的打击,她不合适!”柳寒烟正色道。

    “那小子就合适吗?你确定!”梦源龙的胡子翘起,眼睛瞪得好像金鱼。

    “确定!”柳寒烟说的斩钉截铁!

    “如何确定?你们不过才相识,甚至还没怎么交谈过?”梦源龙问道。

    “他身患的三阴绝脉非是天生,而是后天受创而至,这样的伤势他虽然活着,但是身受的痛苦可想而知,他的忍耐力、毅力都非同凡响,将来面临着巨大的打击的时候他才能够抵得住。“

    “再者就是他体内的秘密,不用我说你们也都清楚了吧,居然这孩子能让那人出手相救,他就不是一般的人,至少是和那人有着关系的,这样的人我们为什么不赌一把?”

    “赌输了,我们没什么损失,毕竟我们都这个年纪了,还能活多久?若是赌赢了,换来的将是武林永久的和平,武林之中太多的流血了,我不希望一辈辈的人都生活在仇杀之中。”

    “赌?没什么好赌的,萧百荣早死,百花圣女为情殉葬,当年一战之中魔姬也已横尸,刀魔杳无音信,还有什么好赌的,哼?还期待着玉剑天娇那婊子不成?”

    “胡说什么?再胡说一句,从我寒烟洞内滚出去?”柳寒烟大怒。

    “再敢侮辱我道道主,我与你血拼到底?”云傲也是瞪圆了眼睛。

    “好了,不要吵了,自从我们隐居云梦居开始就是要抛弃过去,怎么还是一直的提起?”柳寒烟最终化解了一场争吵。

    “他是否只得托付,是否不是白眼狼?”半晌云傲问道。

    “是不是白眼狼我不知道,他若敢打我孙女的主意,我就亲自要了他的命···”

    梦源龙说得慷慨激昂,但是面对着柳寒烟望过来的目光,却是讪讪的将话头打住。

    “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柳寒烟仅有这么淡淡的一句。

    梦源龙不再言语,心中却是发狠,“别的可以,我孙女的主意不要打,否则····”

    面对着有着神秘来历的三圣,萧云的命运又将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