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累极了,他从未感觉过如此的累,浑身散了架一般,他身子不能动,口不能言,眼不能看,唯有他的意识清醒,耳朵可闻。(书^屋*小}说+网)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费力的睁开了眼,第一眼却是看着梦琉璃带着泪的笑容,这笑容很美,美的让人心醉,就看着这让人心心醉的笑容沉沉入睡,沉睡在了他的怀中。

    萧云的眼皮越来越重,最终又睡去,又不知睡了多久,终于醒来,这次他的体力有所恢复,再次睁开眼,见自己躺在一间石室内,室内的一角加这个火堆,火堆上正夹着一只滴着油的肥鸡。

    现在这肥鸡烤的正是火候,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屡屡香气飘入鼻孔之中。。

    闻到鸡肉的香气,顿时萧云肚腹之中一阵“咕噜噜”的响动,他伸了伸腿,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可以动了。

    萧云很想去摘这肥鸡,但是他知道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一只肥鸡的,不问则取视为贼。

    萧云起身,看着肥鸡咽了几口吐沫,走出这间石室。

    在另一间石室中她发现了一个端坐着的女子。

    萧云记得这女子,就是她在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点了自己身上的数处大血,又是她为自己输功疗伤。

    这女子戴着面纱,虽然看不见尊容,更是看不见表情,但是从她的双眼中就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绝对没有恶意。

    萧云发现望着自己的是一对慈爱的眼睛,这种慈爱就像是长辈看待自己的隔辈人一样的慈爱,这让心中一暖。

    萧云正要失礼答谢,那女子率先开口道:“你醒了!”

    萧云点了点头,连忙施礼道:“可是前辈救了在下的性命,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柳寒烟依旧是端坐着身轻声道:“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里面有琉璃刚刚烤好的肥鸡,你先吃了吧,然后再来与我答话。”

    萧云这才知道原来那只肥鸡是梦琉璃烤的,这让他的心中又是一阵暖意。

    不得不说,梦琉璃的烤鸡、做菜技术非同一般,至少萧云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或者说饿了吃什么都香,反正吃的很是满意。

    很快一只肥鸡变成了骨头,萧云收拾好了残局,来见柳寒烟。

    柳寒烟指了指面前的一个石墩,端做上去。

    “你叫萧云,哪里人士?你的父母、家人呢?”柳寒烟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人士,自从我记事起就和义父生活在一个山寨之中,只是几个月前突发变故,全山寨被人屠杀,或许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

    说到此处,萧云心中的悲哀之感再次涌上心头。

    “你身患绝症,你知道吗?”

    萧云点了点头,“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知道了,那时候义父告诉我以为我是不能活的,没想到我居然活了过来。”

    萧云不是不记得花清影曾经告诫过他:江湖路远,人心险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之后再也不能将自己的一切都和盘托出了。

    但是柳寒烟三老刚刚救了自己的性命,而且是耗费了大量的内力,萧云不相信为了自己能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目的就是对自己有所图,自己有什么?又能图得什么?所以萧云选择了相信柳寒烟,暂时的忘记了花清影的话。

    萧云将自己的经历详细的讲述了一遭,尤其是在天道山上遇到花清影之后的事情说得更加的详细。

    萧云说道花清影眼中的悲伤更甚,他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那个黝黑又是生的满脸痘疮的脸,还有身似十六妙龄少女般凹凸有致的身影。

    “也不知道小影是否逃出生天了?”萧云心中突然间泛起一阵苦涩。

    “你很相信这个花清影?你很关心她的安危,你甚至居然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也要为他挡剑?”

    柳寒烟将萧云的表情看得清楚,她的心中也是一阵的翻腾,她不是被舍命救花清影而触动心灵,而是她感到花清影在他的心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至少在的心中花清影比梦琉璃要重很多。

    一个又黑又丑的女孩,又是如何比得过天上仙子临凡一般的梦琉璃?她是如何俘获这少年的心的?这个花清影的手腕可见一斑。

    “你认为你口中的小影对你是万般的好,一切都为你着想,所以你才不顾一切的相信她,甚至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助她逃命,是不是?”

    萧云点了点头。

    “她在你心中的位置很重要,是不是?”

    萧云又是点了点头。

    “那···你···爱她妈?”

    爱吗?什么是情,什么是爱?萧云不懂!

    “那你是不是很喜欢她,很想和她在一起,说话,玩耍,一刻不见就很想念?”

    “厄···似乎是这样。”萧云挠了挠头。

    柳寒烟微微一笑,随后却是叹息一声。

    “你喜欢她,爱她,尽管我不知道她施展了什么手段,但是我告诉你,那花清影不过是在利用你,甚至是出卖你的时候,你是否相信我说的话?”

    萧云愣住了,他不知道他到底是该相信柳寒烟,虽然她和自己还不熟悉,仅仅算是初识,但是仅仅为了自己一个陌生人她就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救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她呢?

    柳寒烟似乎看透了的心思,知道他心中的挣扎,接着道:“你是如何熬过三阴绝脉的发作的?你可知她是用何种手段救了你的性命?”

    萧云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不是没问过花清影,花清影只是告诉他:该知道的自然让他知道,不告诉他的不要问。

    最终萧云摇了摇头。

    “从你上天道山开始就是一个骗局的开始,骗你上山的那白衣女子不过是骗你,让你成为她的替死鬼,而花清影也是一般,在她的眼中你也不过是一个替死鬼。”柳寒烟淡淡的道。

    萧云心中恼怒,他本来对柳寒烟有着十分的好感,但是她居然如此的贬低那白衣般的仙子姐姐,又诋毁着花清影,顿时在他的心中,十分的好感去了九分,只剩下那一丝救命之恩的好感了。

    柳寒烟看了一眼萧云,冷喝一声道:“你不信?你倒是想想看,这里面是不是很多蹊跷之事?”

    “花清影到底是什么身份你清楚吗?你知道你们所居住的那处茅屋的来历吗?你们怎么会这么巧就住到那茅屋中去,花清影到底在找什么?这些你都清楚吗?”

    萧云自然是不清楚的,他只知道花清影是百花宫的,只是百花宫内微不足道的一个人,没有人理会她的生死,所以才派她来天道山充数。

    萧云从未怀疑过花清影,他太相信她了,但是这里面的种种疑点告诉了他:花清影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单不说花清影那神秘莫测的手段,她所做的事情就是处处透着诡异。

    花清影到底有着什么目的,她的行事的种种诡异,其背后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