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也知道花清影到天道山还是带着任务来的,真要是向她说得她仅仅是充数的替身,那么她为什么要找东西,到底他要找什么?

    柳寒烟看着萧云眉头紧皱的样子,很是满意,“实话告诉你吧,那花清影其实早就当你是死的了,她一直的都在利用你!”

    “她救你只不过是暂时的,实际上她却是在害你!”

    “她有手段将你救活,即使治愈不好你的三阴绝脉,但是延长你的寿命三到五年一点也不费劲,只要她肯,保证你十年不死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他却是选择了另辟蹊径,选择了透支你的体力的方法。”

    “你是不是很奇怪,你的体力恢复的很快,你十年来都一直是柔柔弱弱的,突然间就与正常人无异,难道这不奇怪?”

    “当年诸葛孔明说过,当年她在隆中躬耕之时每当遇到病重命危之人,总是叫他家人先喂之以稀粥,服用些平和之药物。”

    “待至脏腑调和,形体渐渐好转,再用肉食补之,猛药攻之,则病根尽除!如若不然,不待气脉和缓,便投之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

    “你可是懂得诸葛孔明此语何意?”

    萧云似乎懂,但又不太懂,他不知道这个诸葛亮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柳寒烟接着道:“你病危体弱已经十年了,能活着已属不易,他却是以特殊手段在你体内埋下手段,让你体力透支,若是没有遇到我,怕是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力虚而亡,你最近难道没有感觉到?”

    萧云其实早就感觉到了,他只是以为自己练武过度疲劳而已,没想到的是自己体内暗疾的问题。

    “你的体内穴道之中似乎埋藏着异物,似乎是几枚银针,阻挡住了内劲的流转,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你的三阴脉络,其实等于是将你的三阴脉络截断,从你体内隔离出来。”

    “说她手段高明就是高明在了此处,本来这绝对是治愈你身体顽疾的最好手段,但是她没有,他却是在理体内多打出了几根银针,打通了几条三阴脉络对外连同的阻碍,这就等于是激发了你的体力。”

    “你练内功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一股气流流进三阴脉络,而后你的体力大涨?这种激发潜能的法门短时间内能让你恢复体内,甚至超越常人,但是时间一长,你就会经脉爆裂而亡。”

    “这···”

    萧云不得不相信柳寒烟,因为她说的确实是自己的亲身体会,但是柳寒烟是如何知晓的,会不会是她信口胡说的?

    “其实这种激发潜能的法门并不高明,乃是在自己遭遇到了危难之时的临时应急手段而已,所以我能轻易的看得出来,你不用怀疑?”柳寒烟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

    “你放心,你遇到了我,我自然不会见你就死,我会慢慢的将你体内的银针逼出来,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是对是错了。”

    萧云不敢怀疑花清影,但是他又不能不相信柳寒烟。

    “你在天道山上的一举一动其实莫不是花清影的算计,这是她在和天道山上那些人在博弈,但是她不能太过显眼,所以她要你站在面前,让你为他吸引注意力。”

    “最后就是你所说的逃生天路了!”

    “天道正教已经是历经十数代,有着几百年的建教历史了,即使是各代掌教怕也不知道天道山上还有什么天路可走。”

    “天道山若想下山唯有一条路,那就是天道正教的山门,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她带你欲要从天路逃走,实际上却不过是让你将敌人引上后山,而她却是从前山逃走了。”

    “而且我还有一种猜想,你所说的花清影其实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或许你在地洞中所见的就是她的本来面目,而非是你眼花,乔装易容在武林之中并非什么不传之秘。”

    萧云顿时愕然,现在他实在是不能不相信柳寒烟了,种种事情表面:花清影就是一个骗子,或许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花清影这个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知道你修习的是什么武功吗?”

    萧云知道,“百花心经!”

    柳寒烟点了点头,“这点她到是没有骗你,你修习的就是百花心经,你知道百花心经是一种什么武功吗?”

    萧云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武功,但是他却是知道这门武功简直就是包罗万象,深奥到难以想象,他真不敢相信,武林中怎会有如此奇人,创造出如此深奥、玄妙又包罗万象的武功?

    “百花心经说是一种武功,其实却是一部极其上乘的百科经典,它所阐述不仅仅是武功还有其他方面,比如说:内功、武技、暗器、毒药、点穴等等都有详细的记载,可谓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武林宝典。”

    “但是这种武功可不是随便人都可以修习的,这个武林之中有且只有一人有资格修行,绝对不允许第二人修习,这人身份特殊而又隐秘,我却是不能告诉你她是谁。”

    萧云大惊,不由得问道:“唯有一人可以修炼,若是第二人修习了,又该如何?”

    柳寒烟看了一眼道:“完整的百花心经也仅仅会传与一人,这人一旦修习成功,就会将其他修习过百花心经的人杀死···”

    柳寒烟说到这里,却是若有所思,叹了口气接着道:“但事事都有意外,除了那人之外曾经还有一人学了百花心经,但是她还活着,这里面有着曲折的故事,我也不便对你说。”

    “但是事无例外,虽然那学了百花心经的人还活着,但是那有着特殊身份的正主却是死了,殉情而死,所以这个世上其实还是仅有一人学会这门武功。”

    “这些对你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点的是这门武功其实是一种专门供女子修习的武功,男人修习不得。”

    “专门为女子修习,男人修习不得,那男子修习之后呢?”萧云连忙问道。

    修炼了男人不能修习的武功,对萧云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