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烟一声叹息,终于吐出了百花心经的奥秘。

    “百花心经上的武功独辟蹊径,剑走偏锋,内功走过的经脉也是极其特殊的。男女身上经脉虽然是九成九的相同,但还是有着微小的差别的,而百花心经的内力需要走过几条女子独有的经脉。”

    “男子本身就缺少这几道经脉脉,但是却有着相似的几道经脉,修习百花心经的时候真气会自动的穿进这些经脉,最后走上歧途。”

    “可以说男子修习百花心经必定走火入魔,修行浅者全身经脉尽断而死,尚可保留一个全尸,稍重一点,内力冲击之下,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萧云大吃一惊,他万万也想不到,修炼百花心经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但是萧云转念一想却是不对,道:“按前辈如此说来,我岂不是必死无疑?为何我现在还感觉不到异样?”

    柳寒烟道:“其实也是你的运气了。你所受的三阴绝脉恰巧伤的就是那几条特殊存在的经脉。”

    “百花心经所产生的劲气通过你受损的经脉,导入了正途,所以你能活下来真的是一个奇迹。”

    “还有一点不能不说就是花清影的有意为之了,她以金针锁住了你的经脉,使得真气通过经脉的很少,所以短时间之内你不但感受不到百花心经劲气的危害,反而感到一股特别的力量充满全身。”

    “但是万物总有容,依照我的判断来看,你若正常如此在练下去,不出三月定当爆体而亡,只是恐怕连她也没想到你受损的竟然是那几道经脉了,这也是她经验不足的表现。”

    萧云苦笑一声,他不能相信花清影会如此的算计他,对于自己这样的必死之人,她实在是用不到这么多的算计,即使他给自己吃上些慢性毒药,都比这样的算计来的方便很多。

    “依照前辈说法,若是我这三阴绝脉伤势痊愈,岂不是会受到百花心经的影响,会爆体而亡?”

    柳寒烟摇了摇头,“世事无绝对,我用我的内力将你体内的经脉贯通,从而达到阴阳经脉互通,当可无事。”

    “实际上操作起来并不难,仅是需要浑厚的内力持续的贯通,这点我虽然做不到,但是结合着云老和梦老之力,当可功成,还有一点最重要但也是最不重要的。”

    “最重要又最不重要?是什么?”不由的有些迷惑。

    “就是将你体内的真气导入到我的体内,待我将你体内的经脉打通之后,再将这真气导回你的体内,即可功成。”

    “这点最重要,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最不重要的,因为我并不惧怕你的真气影响,但若是一个男子为你疏通经脉,那么后果就是···为你疏通经脉者会被真气反噬。”

    萧云默然,他不知道该不该高兴,自己性命可保本该高兴才对,但是若是花清影如此算计自己,自己南里还能高兴的起来,自己最信任、最依赖的人却是这般的算计自己,这是为什么?

    “涉世未深,小影如此算计我,我不懂,可是前辈与我也是素不相识,为何耗费精力救我这不相识之人?”

    柳寒烟点了点头,“你终于变聪明了,其实我只是想寻一个传人,好将我的衣钵传承下去,如此即使我百年之后也可安心。”

    “仅仅是想收我为徒?”萧云问道。

    柳寒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柳寒烟收徒弟,绝不是随随便便的,虽然梦琉璃和梦霓裳也唤我老师,其实我只承认梦琉璃是我的弟子,而不是衣钵传人,要成为我的衣钵传人不容易。”

    “前辈是说···”

    “你首先先要经过我的考验,我再决定收不收你,毕竟我不能将我的心血浪费在一个不能成才的人或者是将来对武林有害的人身上,你可是明白?”

    萧云点头,“明白了,只是不知前辈如何考验?”

    柳寒烟缓缓起身,“如何考验你就不用想了,首先是将你伤势恢复,如此一来才好说考验的问题,你好好休息吧。”

    萧云心中烦躁难耐,他一直一来对花清影那是深信不疑,如今听柳寒烟一席话让他突然间产生了一种幻灭的感觉。

    “世人不可信,唯小人与女子也!”这是当初花清影和说的话。

    难道那个时候他就是有意在骗我不成?还是故意以此话点醒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花清影。

    无论事实的真相如何,日子总要过下去,而且只有自己活着,自己才有权利知晓这一切,同时只有活着才能为山寨报仇,才能找到自己的身世之谜,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云梦三圣有办法治愈三阴绝脉的伤势,但是也绝对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别人的身上。

    逍遥诀的内功还是不能耽误,更何况现在的逍遥诀内功已经达到了略有小成的地步,即使吃饭、睡觉他都会自动缓缓运转,这对于内功的增长起着很大的辅助作用。

    最让头疼的还是百花心经武功,他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修习下去。

    在询问过了柳寒烟之后,她给了一个答案:修习百花心经不但对他身体不造成任何的危害,同时更是适合他这三阴脉络受损之人修习,只是需要担忧的是那个神秘人物会不会允许他修习。

    清楚柳寒烟的意思,既然是只允许一个人修习百花心经,那么那个人知道萧云修习这门武功之后一定会来取他的性命。

    萧云心中五味翻腾,那心中清楚柳寒烟口中的那神秘人物就是花清影。

    小影真的会来杀我吗?

    萧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要看一看花清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像柳寒烟说得那般,如果她真的要杀自己,自己就是死也瞑目了。

    最终萧云没有放弃百花心经的修行,同时他对那神奇的世界之内石碑上所刻录的武功也开始参悟修习。

    此时才发现那神秘世界之内石碑上所刻录的武功,居然与百花心经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奇奇奇,怪怪怪,神秘的世界,花清影,柳寒烟处处都透露着奇怪,到底其中有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