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心经本来也是刻录在那石碑上的,这让不得不怀疑混沌决其实就是来自百花心经。

    融合的武功?这是融合而成的武功?难道刻录下这混沌决武功的人是意境级别的高手?

    一连十数天萧云几乎都是独自修习,除了偶尔见到柳寒烟之外,就连梦琉璃、梦霓裳姐妹都是未见。

    不过梦琉璃虽然未见,她做的可口饭菜却是每日的都送到,也不知道她这些日子他在忙些什么。

    萧云每日的除了练武就是练武,现在他更加的坚定了活下去的信心,同时他也相信只有练好了武功,才可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同时只有练好了武功自己才能活的更长久。

    很是奇怪,柳寒烟所说的试炼始终没有到来,同时她也没有指点自己武功,就是一直的让自己在这里休息,难道自己的身体还有什么问题不成?

    就在忐忑不安的时候云梦三圣同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同时他也见到了梦琉璃和梦霓裳。

    梦琉璃见到萧云,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顿时让萧云感觉初春般的温暖。

    梦霓裳却是嘟着嘴,小小年纪就像是寂寞许久的深闺怨妇一般,只是看到萧云的那一刻她的眼中露出了火焰般的光彩,正要上前说话,却被梦琉璃拉住,只得一脸不甘的待在姐姐身边。

    “你的三阴绝脉尚未治愈,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以内力维持他的伤势不再复发,然后在慢慢的修养,如此才有可能恢复伤势。”柳寒烟淡淡的道。

    萧云点了点头,当年义父萧遥不就是以内力维持着他的伤势的吗,但是萧遥毕竟内力不足,而且不甚精通医术,就是维持伤势都不可能,仅仅是减少三阴绝脉发作的痛苦和减缓伤势的恶化。

    萧云看了看云梦三圣,又看了看梦琉璃个梦霓裳,他知道今日可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疗伤。

    “近日我得到一个消息,有一股强人在我云梦居山谷之外烧杀抢掠,为祸百姓,我正欲叫你三人将这股强人铲除,这也是一种试炼。”

    柳寒烟终于说出了另外的一个目的。

    “终于来了!”萧云暗暗的握了握拳。

    柳寒烟让梦琉璃和梦霓裳先去准备一下,然后开始给萧云输功。

    柳寒烟仙子双手抵在了的背上,随后云梦二老将双手抵在了柳寒烟背上,三人一同发力,一股阴柔的内力涌入到了萧云的体内。

    不知过了多时,四人的头上都冒出了氤氲的白气,已是浑身颤抖,他从未知道原来输功是这么的痛苦,痛苦到居然和三阴绝脉的发作之时没什么区别。

    萧云能够忍受这种痛苦,而且还不止一次的忍受过,虽然痛苦,浑身颤抖,但却是没有一声的呻吟,更别说喊叫了。

    萧云感觉体内突然间似有针扎,一道真气在自己的经脉之中乱窜,向着针扎搬疼痛之处冲去。

    真气在经脉之中被租住,怎么冲击也是不能冲出,感觉那道经脉都欲被撑爆一般。

    这种疼痛简直比三阴绝脉发作还痛苦,萧云浑身冒着丝丝白气,全身颤抖着不止,他仅仅的咬着唇,尽量的不让身体颤抖,更是不发出一丝声音。

    “高山流水,随波逐流,顺其自然”柳寒烟淡淡的道。

    萧云闭着眼睛,突然间心中明悟起来,一直以来每当三阴绝脉发作的时候,自己总是用功抵挡着,直至将发作的时间拖延过,

    他从未让其顺气自然过,因为伤势发作的时候很痛苦,痛苦的让人忍不住的想去抵抗,一般人很难做到顺气自然,当做不知。

    能做到这一点的很显然不是一般的人,云傲和梦源龙不相信萧云能做得到,但是柳寒烟相信他能,所以云梦二老不得不违心的前来贡献自己本就不多的内力。

    没有让柳寒烟失望,他做到了,在听了她的话后,萧云身体的微微颤抖停止了,同时他体内阻挡着真气前行的阻力减小了。

    柳寒烟输入到体内的真气变得舒畅了许多,这让她顿时心中大喜,同时云梦二老也是大为惊奇。

    忘记了伤痛,他没有把伤痛当做不知,而是他在运行混沌决的内功心法。

    当然不是感觉不到疼痛,他也做不到忘记疼痛,他本想着修习混沌决武功心法,想要转移一下注意力而已。

    萧云想了很久也没有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如何进入到了那个神秘的世界之内的,他尝试过多次都没有成功,而今日他本想也没有试一试的心思,只想修习混沌决分一下心神,减轻一下痛苦。

    但是随着混沌决内功的运转,他身上的气血一阵上涌,感觉“轰”的一声,眼睛一亮,再睁开眼时,已经身处在了那个奇妙的世界之内,只是这次和前两次不同,这次他仿佛是漂浮在世界之中,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像是真真正正的进入这个世界一般。

    就是这么神奇,当你想进办法想要试一试的时候做不到,当你没想试的时候却做到了。

    “是什么让自己又进入到了这个世界之中?”萧云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四周的青山绿水,不由得他不想。

    “催动气血上涌这法门自己试验过多次了,没有成功,但是这次又成功了,这是为什么?”

    “要不要向柳寒烟等云梦三圣请教?”

    萧云已经不是刚刚逃出山寨的了,尤其是遇到了花清影之后,她无论是不是真的要害死自己,但是她确实教会了很多的东西,尤其是心中的秘密他绝不会完完全全的展示给别人,即使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在这神秘的世界之内尚未多想,感觉胸中一阵的剧痛,骤然间浑身一震,猛然间眼前画面一转,再睁开眼时却仍然还在石室内。

    原来方才不过是一场梦而已,真的是梦吗?

    身上的剧痛传来,是一股钻心的痛,感觉一股强大的真气在自己的经脉之中似乎要将经脉炸裂一般。

    极度痛苦的输功带来的痛苦萧云能否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