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清楚的感觉到那股真气在经脉之中欲要前行,却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阻,而那股真气却是要打开这阻塞的力量。

    此时萧云身上的痛楚加剧,这简直比三阴绝脉发作起来还要痛苦。

    “高山流水,随波逐流,顺其自然:这是柳寒烟刚才对他的提点,他没有忘记,百花心经的内功开始在体内流转,

    被阻塞的内力开始缓缓的透过被阻塞的经脉,虽然仅仅是一丝,但却是带来了极大的转机。

    在外面强大内劲的冲击下,那稍微引入的一点点真气就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般,涌了过来。

    “千里长堤,溃于蚁穴”一个小小的蚂蚁洞就可以造成一座坚固大堤的毁灭,同样的道理导入到经脉之中的那丝内力就像是通过了蚁血的水一般不断的冲击着那股阻力,使其不断的松动。

    骤然间两声“哧哧”声响,阻碍着那股真气前行的阻力骤然消失,顿时一股洪水一般的真气向着干涸的经脉灌溉而来。

    萧云身上的痛楚也是骤然消失,同时一股清凉的感觉瞬间游遍全身,他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云梦三圣也是各自收功。

    柳寒烟一挥手,射出一道匹练般的气劲,骤然缩回,在张开手时,手中多了两枚细如发丝,不过寸长的银针。

    柳寒烟看了看这两枚银针,递给萧云,那意思不言而喻。

    萧云接过银针,看了看倒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用手轻轻一摸却是感觉到了不同。

    银针虽细,但并非是直直的一根,而是弯弯曲曲的有着特定的扭曲曲线的银针。

    这是寻血针,一种打到人体之后可以随着血液的流动而在人体之内移动,正是他特有的弯曲曲线,在其中附上不同的内劲,它才能够在人体之内按照发阵主人的意愿在人体内游走。

    这是花清影的独门暗器,当初她还像自己炫耀过,他还曾说这种针一旦打入体内,这个世上除了他自己无人可解。

    寻血针是百花心经上的暗器,这是看到全套的百花心经的时候才知道的,他这才知道寻血针是一种专门的暗器。

    花清影虽说是将百花心经上的武功系数传授给了,但是在那神秘的世界之中石碑之上才发现,原来花清影并没有如她说的那般,至少寻血针的使用方法她就没有教给自己。

    萧云手托着两根寻血针,苦笑一声,将其收好,收藏了起来。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多了,运转下真气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同?”柳寒烟问道。

    萧云运转了一下真气,果然是真气顺畅了许多,但是真气仍然不能游走全身,难道自己身上还有其他经脉受阻?

    柳寒烟道:“是不是内息仍是受阻?你也不必奇怪,你身体之内共有八根这样的银针,今**出来的仅仅是两根,尚有其余六根,待我们慢慢将其逼出,到时候在想法打通你的三阴绝脉,当在无妨。”

    萧云皱了皱眉,知道距离自己的梦想还十分的遥远,但是毕竟自己已经看到了一线曙光,有希望就有动力,他绝对不会放弃。

    萧云没有像云梦三圣说一声“谢谢”,因为他知道没有必要,他们之所以耗费如此大的气力绝对不是为了他的他一句“谢谢”,他们一定有着他们的目的。

    “你在休息三日,三日之后给你们一个任务,任务若是完成,我当收你为徒。”

    萧云点了点头,“若是完不成试炼任务呢?”

    柳寒烟尚未答话,梦源龙抢先道:“从哪里来的尽早的滚回哪里去,别在这里浪费我们的真气!”

    云傲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却是并不答话,很显然他并不和梦源龙一个想法,或者说他其实并没有想法,一切都看柳寒烟的意思行事。

    柳寒烟瞟了一眼梦源龙,转头向道:“即使是试炼失败,你仅仅不能成为我的弟子而已,你的性命,我自然还是出手相救的,而且我还将收你为义子,待十大神兵现世,你方可出山。”

    梦源龙大吃一惊,“这怎么可以?仙子收他为义子,这与收他为徒有何区别?”

    柳寒烟道:“收他为义子乃是为了让他给我养老送终,收他为徒,乃是让他继承我的衣钵,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意义自然是不同的。”

    梦源龙也是无奈,但是随后他却是眼中一亮,心道:“这也不失是一个好法子!义子,义子!当真是不错的法子。”

    梦源龙哈哈一笑,“仙子既然这么看重这小子,连我老头子也是对他另眼看待了,既然现在有此打算,老头子无论他能不能完成试炼都要收他为义子。”

    云傲哈哈大笑道:“梦老头竟是坐那白日梦,我与仙子均可收他为义子,却唯独你不成,你那小心思莫要在我面前施展,免得贻笑大方,让我等耻笑!”

    梦源龙一听顿时脸上一红,却是不服,“为何偏偏我不行?”

    梦源龙的一问正是心中所想,为他他就不能收我为义子呢?

    云傲哈哈一笑道:“我和仙子收这小子为义子只不过是抬高了他的辈分而已,江湖儿女相处本就不在乎身份、地位,所以对他并无影响。”

    “而你若是收他为义子,那他岂不是再也无缘和你的两个宝贝孙女无缘,仙子如此看重这小子,怎的能不给他找个好媳妇儿?梦老头心思歹毒,着实可恨!”

    萧云终于明白了梦源龙的打算,不由的心中苦笑,却也是没有想太多的,对于男女之情他还是处于一种懵懵懂懂的状态,更是看不到找媳妇这么远。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梦琉璃虽然在萧云的印象中绝对是十全美女,但是无论如何在他的心中梦琉璃的位置都没有那又黑又丑的花清影位置重。

    人的感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无论花清影长得如何不堪,如何的对待、算计他甚至是想要他的命,在他的心中花清影的位置是永远也不能被替代的,即使后来他的未婚妻丰小依一直在他身边倾尽全力的相助与他,甚至为救牺牲自己的性命在所不惜,但最终也难以超越花清影在他心中的位置。

    情丝缠绕,如何隔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