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梦琉璃深陷重围之中,突然间出现一个武艺高强至极的中年男子。

    男子出手狠辣异常,剑法也是奇特无比,至少萧云和梦琉璃都未见过,只见他每出一招不是隔断敌人的咽喉,就是刺向对手的心脏,可谓是出手不留活口,下手狠辣可见一斑。

    看来这男子战斗了不是一时片刻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杀了多少人,全身上下已经都是血红的,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但是他手中的剑上沾血,那可是别人的血无疑。

    每当他不挥剑之时宝剑平端,剑上的血滴答滴答开始滴落,这给在场的强盗产生了不小的精神压力。

    煞星降临,再加上梦琉璃和萧云的骤然反击,顿时让这群强盗阵脚大乱。

    萧云虽然武功不济,但是剑法奇妙,百花剑决乃是武林中难得的上好剑决,再加上他独特的运劲手法,使得他手中的剑法更加的玄妙和诡异,如此一来他倒也是抵住了数人的围攻,同时还斩杀了几人。

    梦琉璃剑劲强横,剑法虽不惊奇,但一力降十会,大日乾坤剑法施展出来,以强横的剑气横扫八方,简直是无坚不摧。

    三人下手毫不留情,顿时强盗群被打乱,而且梦琉璃和萧云已经锁定了目标,很快那矮个的强盗就进入到了梦琉璃的攻击范围之内。

    那矮个强盗当真是不凡,先前没有出手的机会,一直在指挥大局,现在局势乱了,他一出手顿时显出高手的风格来。

    那矮个强盗长枪一挑,搭上了梦琉璃的剑,险些将宝剑挑飞了开去,同时长枪之上带着一道闪光向着梦琉璃刺来,“刺啦”一声将她的裙子刺破。

    紧接着那挨个强盗长枪一摆,枪上的劲气一收,似是产生了一股极强的吸力一般,将梦琉璃的腰带挂住,长枪挑起,把她一并带起。

    随后矮个强盗长枪高挑,梦琉璃就像是灯笼一般被挂在了长枪之上。

    一道弧光,长枪带着梦琉璃向着地面狠狠的惯去,就像是抡一柄大锤狠狠的砸向地面一般。

    “圆舞弧闪!”

    这矮个强盗施展了一招圆舞弧闪,枪上挑着梦琉璃狠狠砸下,在空中闪烁出一道弧光。

    这矮个强盗是要把梦琉璃当沙包摔,这一下若是摔实了,就是石头也要被摔碎,更别说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

    萧云也正向那矮个强盗冲来,他虽然武功不济,但是相应的围堵他的强盗数量也少,而且都不是高手,再加上剑法的诡异,他晚一步到了那矮个强盗身边。

    萧云长剑平直向那矮个强盗的咽喉一剑刺去,那矮个强盗双手持着长枪已经挑起了梦琉璃,无法反击,身形一闪却是躲开了这一剑。

    长枪砸下,一道弧光长枪连带着梦琉璃向地面惯去,萧云心中大急,手中宝剑劲气急突,剑身弯曲一个很大的角度,如影随形一般向那矮个强盗的咽喉点去。

    那矮个强盗心中惊骇不已,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剑法,如此刁钻的剑法他从未见过,不得以之下,他只能半路变招。

    那矮个强盗强行收招定势,同时枪劲一吐,吸附之力化作外放的劲气,顿时将梦琉璃弹了出去,但是这外放的劲气却也是伤了梦琉璃,顿时她一口血喷出,受了内伤。

    那矮个强盗甩出了梦琉璃没有了手上的掣肘,但是再想封堵、躲闪萧云的这一剑却也不能。

    这矮个强盗双眼突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尖距离自己的咽喉越来越近···

    “咔嚓”一声脆响,这声音来自萧云手中的宝剑,眼看就要将这矮个强盗毙命剑下之时,萧云手中的宝剑居然折断。

    半截剑身斜飞了出去,已经失去了准头,没有刺中那矮个强盗的咽喉,却是深深的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那矮个强盗真是命不该绝,居然在躲不开的剑下死里逃生,他虽然受伤,战力大减,但是凶性却是大增,眼中血红,全身笼罩着血红色的劲气,单手持枪,长枪毒蛇一般向萧云窜来。

    萧云手中剑断,心中惊骇不已,竟是稍微的楞了一下。

    高手之间拼斗尤其是混乱不堪的群战之中,稍微分神就会丧命,显然萧云还不能够适应这种残酷的事实,所以在剑断的那一刻他没有及时抽身,而是看着那柄断剑发愣。

    长枪犹如疾雷电闪眼见就要刺中萧云,那中年男子已然赶到,手中宝剑一挑,将长枪挑开,同时剑法施展开,一片剑影横切,劲气四射激的四周砂石飞扬,同那强盗也是枪带豪光,顿时那中年男子与那矮个强盗斗在了一处。

    萧云如梦方醒,同时梦琉璃也站起身来,虽然她受伤不轻,但仍有一战之力,很快她与萧云再次携手,背靠背的靠在了一起。

    梦琉璃随手挑起一柄宝剑递给萧云,二人并肩作战,一时之间倒也是杀了数名强盗。

    那矮个强盗毕竟受伤,一条膀臂已然失去了作用,而且长枪属于长兵器,在人群之中施展不开,单手施展更是不能发挥武器威力之万一,站不过几个回合,居然就死在了那中年男子的剑下。

    首领一死,剩余的土匪顿时乱做一团,竟如一盘散沙,很快就被三人联手剿灭。

    三人长出了一口气,正在此时却是听到啼哭之声。

    三人一惊没抬头看时却见一个强盗手中一把钢刀闪着寒芒正架在了梦霓裳的脖子之上,哭声正是梦霓裳所发。

    原来梦霓裳见姐姐和萧云力战群寇,心痒难捱,居然也抽出宝剑冲了下来。

    她本是受过高人传授,奈何年纪幼小,又生性懒散,几乎就没有好好练过几天武,手中虽有宝剑,但不过是摆设一般。

    一群土匪几乎被斩杀殆尽,其中一人见势不妙,就要趁机逃走,正遇到梦霓裳冲了下来。

    那土匪本想着手起刀落,但是他知道身后追杀之人的厉害,当下心中一动就将梦霓裳拿获,欲要以她为人质,保一个活命。

    钢刀架在了梦霓裳的脖子上,顿时她吓得哭了,而且手中宝剑已经不知丢到了何处去了。

    “放开她!饶你不死!”梦琉璃大喝道。

    那强盗哈哈大笑,面目狰狞,“放开她,我死得更快,你们退后,否则我一刀落下向砍了他的脑袋。”

    那土匪说着手中大刀轻轻的梦霓裳脖子上蹭了一下,顿时白皙的脖颈之上被划破了一个口子,鲜血冒了出来。

    梦霓裳吃痛,又是担惊受怕,哭的虽然不敢大声,但是那种害怕和委屈表现的更加强烈,她见到不远处的梦琉璃和萧云三人,伸出手来呼救,“姐姐···,云···”

    梦琉璃、三人步步紧逼,那土匪的刀架在梦霓裳的脖子上一路的后退。

    强盗挟持了梦倪裳,不知后果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