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危急之下下意识的将这把剑拔了出来,剑身纤细,比筷子宽不了多少,但是外放的罡气足有一尺宽,一下子释放出强劲的劲气,将那袭来的刀气一下震散。(书=-屋*0小-}说-+网)

    萧云也不知道这把软剑有着如此威能,当他将梦琉璃扑出之后,他以为自己定然会死在刀气的斩击之下,没想到腰间盘着的相思绕发出了“嘟嘟嘟”的震动。

    萧云下意识的将宝剑抽出,一股劲气骤然释放,将刀气震散,不仅如此,相思绕释放的劲气对攻击者还进行了强有力的反击。

    在震散刀气的同时,相思绕释放的劲气逆流而上,重重的伤了那使刀的强盗。

    剑挺得笔直,一动不动的,否则若是被那强盗看出这把剑是软剑,自己根本就不会用,除非对方不动等着自己来刺,后果不堪设想。

    萧云用过这把剑,当年在天道山上的时候,曾经偷袭过围剿花清影的人,那一剑毫无变化,直接刺穿了对方的身体。

    但是现在萧云与人打斗,就不会使用这把剑了,毕竟对方绝对不会傻傻的站着不动,让你来刺。

    萧云不动那强盗也是不动,因为那强盗也不敢贸然出手,所以两人互相戒备着。

    强盗不出手,不等于别人不出手。

    那中年男子动了,他手中的宝剑寒光闪闪,刺向那强盗的心窝。

    强盗重了受了相思绕气劲的反击,经脉受损,和个废人强不了多少,不过几个回合就毙命于那中年男子的剑下。

    萧云长出了一口气,将相思绕重新插回到腰带之中,将梦琉璃扶起。

    在进入试炼洞之前他们已经备好了不少的丹药,这是江湖人的必备,虽然说不上对症下药,但是常见的伤药还是必备。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江湖人整天的玩刀动枪,也是有所准备。

    治疗内伤、外伤的丹药必不可少,萧云取出一种给梦琉璃灌下,又取了水葫芦给她灌了口清水。

    药效行开,梦琉璃好了许多,但是她两度受到内伤,行动仍然还很艰难。

    还有三天时间,必须赶回去,不知道梦琉璃还能不能坚持的住。

    “这位姑娘好像受伤了,我的村子虽然刚被强盗洗劫,但是给这位姑娘将养伤势倒也是可以。”

    “不行,如此一来就要耽误你的试炼了,云,这样不行!”梦琉璃身子颤抖着拒绝那中年男子的好意。

    萧云却是摇了摇头,“琉璃姐,即使试炼完不成,我也不能让你再这样辛苦奔波了。”

    梦霓裳拉着梦琉璃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大眼睛骨碌碌的看着她和,不知道下一步改做何打算。

    “云,要不这样,你先回去复命,我和霓裳留下来,由霓裳照顾我养伤,你看好不好?”梦琉璃有气无力的道。

    萧云摇了摇头,“不行,琉璃姐,我不能让你留下,我们三人一起来的,自然就要一起回去,我不能将师姐留在此地。”

    三人商量了半晌也没商议出一个满意的结果,就在此时一声阴冷的笑声传来,犹如夜枭叫的一般难听。

    “我本想让你们三人分开,我好单独行事,对彼此之间也有一个好印象,看来你们难以作出决定,就只好有我替你们做出决定了。”

    那中年男子冷笑着,已然剑尖搭在了萧云的脖颈之上。

    “本想让你们分开单独建立解决,现在看来只能如此了!”那男子冷笑着,“把方才那把兵器拿出来,放在地上!”

    萧云大惊,他实在是想不到方才还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转眼间战友的剑就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萧云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不相信。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手中的那件兵器绝对是一件绝世神兵,而且还是拥有着剑魂的绝世神兵,我不能对你动杀念,所以请你把剑放在地上。”那中年男子眼中充满了狡黠。

    萧云张大了嘴,不知该当如何。

    “他若是把剑放地上,岂不是死的更快,你还会让他活着吗?”

    梦琉璃看出来了,这中年男子是想要夺取的宝剑相思绕,同时她也发现这中年男子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有着火一样的光芒,恐怕心中也打着自己的主意。

    萧云大惊,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人心已经恶到了这种地步。

    “若不是我和琉璃姐舍命相助,你包括你的村子早已付之一炬,你为何如此的忘恩负义,以怨报德?”萧云心中大怒。

    “愚蠢!生存才是最大的权利,我感谢你们,但是我不知道你们从何而来,更是不知道你们的目的,我感觉你们已经对我产生了威胁,威胁到了我的安全,所以你们不能活!”

    那中年男子说到这里又瞟了两眼梦琉璃,“不过我还缺一个叠床铺被的可人,所以她可以不死!”

    “你妄想!”梦琉璃啐了一口。

    梦霓裳眼中又有泪水落下,紧紧的拉着梦琉璃的衣服,躲在她的身后,偷眼看着那中年男子。

    萧云伸手到腰间,那中年男子手中宝剑一动,冷言道:“你想干什么,敢在我面前耍花招,我立刻要了你的命!”

    萧云道:“你若是能杀我,早就杀了,你想让我将剑放在地上,又不让我摸剑,你又想如何?”

    “让这小妮子把剑放在地上!”那中年男子冷冷一笑。

    “你不得好死!”梦琉璃娇骂了一声,挣扎着走到的身边,缓缓的将手伸向萧云的腰间。

    “最好不要给我耍手段,否则我就让你们横尸当场!”那中年男子冷冷的道。

    “我若是将宝剑拿给你,如何保证你不动杀机,杀了他?”梦琉璃的手已经触及到了的腰间,却是停了下来,却不去摘剑。

    梦琉璃弯着腰,却是恰巧挡住了那中年男子的视线,他虽然看不到梦琉璃的动作,但是从她的动作上可以判断出她并没有摘剑。

    “你没有讲条件的权利···”

    那中年男子没有说完,就见梦琉璃一塌肩,一把宝剑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向那中年男子的肚子斜刺而来。

    突发的一剑,骤然的袭击能否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