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的手中宝剑一直没有松手,她的手一直的垂着,但却是紧紧的抓着剑,她现在趁机一剑刺向那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大惊,这一剑虽然没什么剑势,更是没有剑气光芒闪烁,威力并不是很大,但却是事发突然,而且这一剑也是让他感到极其的难受。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谁又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

    那中年男子就是这么平常的一剑逼退了方才那使刀的强盗,现在这一剑普普通通,毫无气势可言的一剑,难道还能逼退他不成?

    事实上是这一剑还真的将他逼退!

    他不能不退,他不敢抹了萧云的脖子,他看得出来那宝剑上的内劲就是杀气激发的,只要对他有了杀心,必然产生杀气,就会引发那宝剑的反击,所以搭在萧云脖子上的这一剑不能抹下去。

    同时他又不能不躲闪,不躲闪而立地等死是极其不明智的,或者他可以撤剑将梦琉璃的这一剑挑开。

    现在他很后悔,他不应该选萧云为人质,他应该选择梦霓裳为人质,这样一来的效果或许好一点。

    但是他觉得眼前的三人之中梦琉璃已经失去了战力,而梦霓裳乳臭未干,但是萧云同样还是小孩的对他的威胁最多,所以当时他也没有考虑就选择了萧云为人质。

    但是现在他后悔了,世界上有很多药,但是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卖!

    那中年男人没有退,更是你没有躲避,他选择了以手中的剑拨开梦琉璃的剑!

    他想的很清楚,这一剑拨开了梦琉璃的剑,然后顺势将剑驾到梦霓裳的脖颈之上。

    他的剑成功的拨开了梦琉璃的剑,但是就在他将剑抽回来的那一刻,两点寒芒爆射而出。

    寻血针没毒,但是比毒药还要毒,弯弯曲曲的带着弧度的寻血针钉到了那中年男子身上,瞬间没入了他的体内。

    那中年男子闷哼一声,顿时身子颤抖不止,打到前胸上的寻血针没入体内竟是沿着血管、肌肉、经脉等等自行流走。

    萧云修行寻血针的时间还不长,否则这针打出,杀死这中年男子也不过须臾之间的事情,而且这寻血针还会从他的体表冒出来,并且还是从发阵者想要的位置冒出。

    虽然如此这两根寻血针也是诡异异常,进入人体之后居然还可以在身体之内移动。

    萧云两根寻血针立下了奇功!

    梦琉璃看起来没有用力,但却是精心设计下刺出的这一剑,这一剑刺出让她的伤势更重,她再次吐出一口血,身体软软的栽倒在了萧云的怀中,同时她将手中的剑缓缓抬起,递到了萧云的手中。

    萧云的剑法虽然玄妙,但是并不高深,但是面对着中针的中年男子,那就是绝杀的剑法。

    萧云握剑,长剑一摆刺进了那男子的胸口,同时剑气一吐,直接刺破了他的心脏,断绝了他的生机,与此同时两根寻血针也贴到了剑上,随着宝剑的抽离,一并而出。

    这次试炼任务要斩杀强盗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要十日之内赶回,却是难办得很。

    梦琉璃让萧云独自先回到云梦居山谷,但是萧云做不到,他实在是做不到扔下同伴自己离去。

    同时经过了中年男子事件之后,觉得任何一人对梦琉璃姐妹都是一个威胁,现在她们姐妹没有自保的能力,自己不能将她们丢在这里。

    最后萧云和梦霓裳拉了两匹马,将梦琉璃扶上马,三人渐渐的远离了村子。

    三人之中谁都没学过骑马,再加上梦琉璃昏迷不醒,即使有马也不能提高他们的赶路速度,更何况大部分还是穿树林、爬山路,这马就等于无用之物罢了。

    五日,整整晚了五日,也就是三人走进试炼洞之后的第十五天之后三人相互扶持着,从山洞之中走了出来。

    当将那沉重的石门推开,入眼的正是云梦三圣。

    柳寒烟仍旧是带着面纱,看不出她的表情,但是云傲的表情却是很明显,他一见三人从试炼洞中出来,哈哈大笑,伸手在萧云的肩头之上拍了拍。

    倒是梦源龙却是瞪着大眼睛,气鼓鼓的看着。

    说也奇怪,梦琉璃本来伤势未曾痊愈,但是从试炼洞走出之后,她突然有一种感觉,她感觉自己的伤势好像痊愈了。

    “琉璃你留下,霓裳你和爷爷先回去。”柳寒烟淡淡的道。

    从她的话中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也不知道她对这次试炼有何看法。

    云傲哈哈大笑着将拉到一旁,“小子,你就跟我走吧。”

    萧云也不知道这次试炼失败云梦三圣会对自己如何,但是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萧云看了一眼柳寒烟,见这柳仙子却是正拉着梦琉璃向外走去,心中猜想定然是她看到自己试炼失败,所以失望至极了。

    当下萧云任由云傲拉着出了柳仙子的山谷。

    云傲将萧云夹在怀中,他走的速度飞快,只觉得两耳生风,呼呼作响,山壁花木匆匆掠目而过,只一会功夫已经出了柳寒烟的山谷,到了一处悬崖峭壁之下。

    云傲哈哈大笑,身子轻飘,犹如柳絮一般,根本就没有在乎肋下还夹着一个人,轻飘飘的攀上了悬崖。

    悬崖高千尺,顶部已没入云端,崖壁之上生出了许多的藤蔓,丝丝缕缕的垂下,也不知有多少。

    云傲夹着萧云一直往上攀,过了好久才停了下来。

    挡萧云再次睁开眼看时,不由得吓得浑身发抖,他也不知爬了多高,悬崖之下的一块几人高的大石此时却也仅仅是一个黑点而已。

    此时云傲身子一飘却是夹着落到了一个云床之上,所谓的云床就是以云坐床的意思而已,根本就是几根树枝靠藤蔓缠绕着,看起来还真的像个床。

    云傲将放在了这所谓的“云床”之上,顿时萧云瘫软如泥,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此时两人身处悬崖之上,山风吹过,这“云床”随风左右摆动,还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似乎虽是都有可能散架一般。

    从这么高的悬崖上摔下去,别说是血肉之躯,就是钢铁之体,也定然摔得粉身碎骨。

    “孩子,你可是担心从这里摔下去吗?”云傲问道。

    萧云简直连点头都不敢,一动不动的趴在那所谓的“云床”上,随着山风摇摇荡荡。

    “孩子,莫怕,老头子在这张床上几十年了,无论是风还是雨,都坐在这张床上,从未掉下去过。”

    “而且你若是连这都害怕的话,将来又怎样面对比着还要危险十分的武林?”

    武林有多可怕、多危险难道比这云床还有可怕、危险?试炼结束之后的萧云命运又将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