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试炼结束了,萧云最终也不知道其结果如何就被云傲直接的带出了仙子所居山谷,攀上了一座云端之床。

    云傲对萧云道:“而且你若是连这都害怕的话,将来又怎样面对比着还要危险十分的武林?”

    萧云身子一怔,终于鼓起勇气来抬头看了看云傲,正要说话间,一阵山风吹过,云床又是摇荡了起来,他连忙伸手抓住那藤条,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终于萧云又鼓起了勇气,云傲说的完全没错,虽然他未经历过江湖,但是想也知道江湖险恶无比,连坐云床都不敢的话,还有什么资格说报仇雪恨、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

    想到此处,身萧云子挺直,只是他刚刚坐起,山风一吹,脚下一个踩空,身子一歪,摔下云床。

    一条藤蔓伸出,犹如长鞭一般将的脚卷住,随后藤蔓一收,又被拉到了云床之上。

    “孩子,可还是害怕!”云傲哈哈大笑着问道。

    萧云长出了一口气,勉强笑了笑,道:“有点!”

    云傲哈哈大笑,道:“孩子!实话告诉你,你圆满的完成了我们的试炼,柳仙子正式答应收你为徒,让你继承她的衣钵,我三人从今日起正式传授你武功。”

    “你若是学得了我三人的武功,当可以横行江湖,还怕这高千尺的悬崖峭壁不成?这也是老头子正式传授你的武功之一。”

    “正是传授我的武功之一?”萧云不解。

    云傲点了点头,道:“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没有哪种武功是最强的武功,最强的武功都是根据自身的特点自己融合的,这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武功。”

    萧云点了点头,其实花清影就曾经这样告诉过他,而且他还和梦琉璃讨论过。

    云傲接着道:“虽是如此说来,但是武功是有高下区别的!“

    “这武功就像是一座永无顶峰的高山,有的武功起点就在山脚,有的武功起点略高,这些武功无论你如何修习或者你终其一生所能,最终仍不过还是山脚而已,只是略高而已。”

    “但是有些武功起点就在半山腰,这样的武功自然威力强大,而且他还会攀的更高。”

    “武功没有强弱,但是实际上绝对有着强弱差异!你若是得了一本绝世武功秘籍,用不了几日就成了武林高手,这就是武功本身的问题。”

    “说武功没有强弱,只是针对绝顶高手而说的,他们都达到了山顶,自然也就没有了强弱,你可是懂得?”

    萧云又是点了点头,其实云傲说的很清楚,武功有强弱,但是到达顶端的时候就没有了强弱,那时候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武功才是最强的武功。

    云傲接着道:“你所修行的百花心经其实就是一种起点就高于其他武功的武功,你要好好修习,同时为师再传你一门武功,你试着比较一下它与百花心经有何不同,又是孰强孰弱!”

    云傲说完念给一段武功口诀,让萧云记熟,这才让萧云开始修习内功。

    云傲见萧云坐定,点了点头,心道:“这么快就克服了心中的恐惧,果真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今日遇到了我也算是我老头子的运气了,今日我这衣钵终于得到传人了。”

    云傲见萧云坐定,一翻身跃下云床,抓住藤蔓,顺着藤蔓向悬崖之下爬去。

    此时云床之上仅剩下萧云一人。

    云床晃晃荡荡,但是萧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武功的修习之中,却也是忘记了自己身处在这危险至极的环境之下。

    萧云修习了一阵的百花心经内功,又开始修习云傲方才所教的内功。

    原来云傲所传武功也属于阴柔一脉,但与百花心经的运功路线有着截然不同的经脉。

    云傲所传的武功,自然非是只有女人才能修习的武功,但是按照他所传授的心法,劲气运行路线有许多都是逆着百花心经的,这让萧云很是不解。

    萧云坐了不久,日落西山,夜幕降临,山风更甚,云床摇晃的更加的剧烈了。

    萧云心中害怕,就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只好运气行功,暂时却也是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境地。

    他行一阵子百花心经内功,在行一阵子的云傲所授武功,然后在两相对比,也只有如此,才能忘去身处的险境,随时有粉身碎骨之危。

    如此萧云坐了一日一夜,竟也未眠,不但不觉得饿、渴,更是一点也不觉得困、累,当真是奇怪至极。

    萧云自幼身受三阴绝脉困扰,他的义父萧遥每隔一段时间就以强横的内力维持受损的经脉,同时也是自幼就修习逍遥诀内功,其实他的内功本就深厚异常。

    只是这些深厚异常的内力全部积存在体内,不得释放,而云傲之所以如此传授武功,就是要缓缓的释放他体内的内力。

    内力只有释放出来变成活的,才能变成为可以使用的东西!

    山风凛冽,寒冷异常,又是他身处悬崖峭壁之上,不得已他就要学会对抗寒冷、饥饿,同时不断的提升定力修习,尤其是逆向的运功法门,这都是对深厚内力积累的一个释放。

    次日傍晚,云傲回转,带着萧云下了云床,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吃了东西,而后又将他带回那云床之上。

    一连数日,始终这般,渐渐的萧云感到浑身充满了气力。

    一月之后,云傲带着萧云来到柳寒烟所在的山谷,同时她见到了梦琉璃。

    自从试炼之后,就一直未见梦琉璃,也不知道她的伤势如何了,如今一见,见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总算是放下心来。

    几人小聚一番之后却是三圣教导三个孩子一起开始修习武功。

    萧云白日间受三圣教导,到了晚间就被云傲带到云床上,如此一晃就是五年。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是不短,现在萧云早已脱去原形,已经出落成了一位翩翩美少年,而同时梦倪裳也是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此时萧云和梦琉璃、梦倪裳之间的却有着一种难以言表的莫名情愫。

    五年后的一天,萧云和往常一样早早的演武场,提气练功了一段时间,三圣飘然而至后面却是紧跟着梦琉璃。

    梦琉璃看了一眼萧云,眼中充满了情意,但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脸色微红的扭过头去。

    很快梦霓裳也到了。

    只是萧云感觉今日的气氛有些不对,往日大家见面总是有说有笑,或是谈论武学,或是谈论其他,但是今日却没有人发一言,就连一项活泼的梦倪裳也沉默下来。

    萧云正在奇怪,却是柳寒烟公布了一个让吃惊的消息:梦琉璃历练有成,足可以闯荡江湖,今日就是送她出谷,闯荡江湖之日。

    萧云大惊,没想到从今日起,在很长的一点时间之内都再也见不到这如仙子一般的姐姐了。

    给梦琉璃的送别仪式倒不是很壮观,多的却是各种嘱咐,最后梦源龙捧过一把宝剑递给梦琉璃。

    该嘱咐的都嘱咐完了,众人一直的将梦琉璃送到了谷口之处,梦琉璃站在谷口处呆了了许久。

    梦霓裳被柳寒烟拉走了,梦源龙也被云傲拉着走了,只留下萧云和梦琉璃。

    萧云与梦琉璃并肩而站,看着远方,两人许久都没有一句言语。

    “琉璃姐···”终于吐出了三个字,但是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情话难处口,出口诉心肠,不知今日分离,再见面又是何等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