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艺满出师,萧云和梦琉璃并肩而立,良久不语。

    “琉璃姐···”终于吐出了三个字,但是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梦琉璃嘴角之上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但是很快这笑容就被冷漠所代替。

    假装的冷漠始终难以掩饰她见到萧云时心中的喜悦、甜蜜,更是掩饰不住即将长时间分别得酸楚,她虽然想要尽力显示出无所谓,但是她做不到。

    “云,你好好修行,待你修行有成的时候你也会走出这云梦居山谷的,师姐···等着你!”

    梦琉璃说到这里的时候细若蚊丝,细到连她自己几乎都听不到。

    萧云点了点头,他伸出手,很想抓住她的柔夷,但是伸出去的手到了半空之中却是僵住了。

    自己不能这么做!不能!

    萧云心中清楚,这次牵手那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承诺,更多的乃是一分责任。

    萧云对梦琉璃虽然有着很特别的感情,很想将其拥入怀中,但是他不能,这份责任很重,自己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前途异常凶险,说不定哪天就死了,怎么能够对她如此不负责任。

    更是在萧云心中一直有那个又黑又丑,而身材饱满的女孩,虽然他已死,但是她的影子却是深深的烙进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花清影在他心中的位置,很重,很重!

    自己心中有着另外的一个女孩,虽然她已不在,但让萧云忘记她而填充进去另一个女人,萧云做不到,他能做到的只能是让两人并列。

    他给不了梦琉璃一个承诺,更是给不了这份责任,虽然他正值青春期对女孩有着懵懂的感情,很想拥佳人入怀,但是他做不到!

    云梦三圣虽然答应治好他的三阴绝脉,但是他心情清楚,这需要一段很漫长的时间,而且还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很难说,云梦三圣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柳寒烟说过。

    同时云傲与说过,待他修习有成,少则八年,多则十余年当可出谷,如今仅仅过去五年!

    八年!十余年!刚刚过去了五年,还有至少三年的时间,这期间会发生很多事情,梦琉璃只是在这山谷之中呆的久了,没见过别的男子,所以对自己深有情义,但是三年甚至是五年之后呢,她或许早已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萧云不能拉住她的手!他给不了梦琉璃什么,所以万不可污了她的清白!

    拉拉手绝不是污人清白之事,但是这也代表着会在梦琉璃心中留下什么,若是将来她遇到了另一个让她心动的人,她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萧云清楚的知道这点,所以,他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

    梦琉璃偷眼看到了这一切,她心中更是难受,她知道萧云的犹豫,也知道萧云的心思,她低着头,手轻轻一动,下一时刻却是和萧云的手扣在了一处!

    萧云心跳骤然加速,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有一种沸腾的感觉。

    萧云不是没有拉过花清影的手,只是那时候他的心性还只是一个孩子,而现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而现在他的身体发育得很快,就连心性都已经成熟,成熟的就像是一个大男孩了。

    这段时期正处于对异性充满好奇的心性时候,却被心仪的女孩拉住了手,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琉璃姐,···”千言万语只化成一个名字,一个称呼···

    萧云心中有花清影,单却说不是喜欢,更多的是依赖和玩伴,换句话说就说是萧云喜欢花清影但不代表着他不喜欢梦琉璃,仙子一般的可人,哪个男子谁会不喜欢?

    萧云也是人,而且是活生生的人,他有着自己的缺陷,而对于女人、对于情,他是迷茫的,他喜欢甚至是爱梦琉璃,但是心中也有梦倪裳,更是时时的怀念花清影吗,这就注定了他的情丝绝不会系在一个女人身上。

    你可以说他是花心,也可以说他是多情!

    他花心,他见一个爱一个,他多情,他对每一个所爱的女人都是充满了爱,绝对的没有始乱终弃、见异思迁。

    多情的男人最能吸引女人,同时也是最伤害女人!许多年以后,才知道多情是一剂毒药。

    但是多情又是幸福的种子,许多年后他身边的绝色佳人何其多,出了梦氏姐妹还有与他有着婚约的丰小依其他的如白菲、小烦、叶可卿甚至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血仙碟还有身居青楼的柔姑娘。

    梦琉璃主动的我煮了萧云的手,她笑了笑,心中充满了痛楚。

    分离,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痛。

    自从梦琉璃救了萧云对充满了好感,但是并未升级到感情的地步,毕竟两人的年纪相差太大,但是自从试炼的时候,那一刀,那强盗的一刀,彻底的将梦琉璃推到了感情的漩涡之中。

    萧云面对着强盗的围困,冲出,这让梦琉璃心中一颤,心中泛起一种甜蜜的感觉,那时她已心动。

    澎湃的刀气带着毁灭之气席卷而来,梦琉璃以为必死,挺身而出,萧云将梦琉璃推来,而后他自己挡在了刀气之前。

    梦琉璃知道这一推是不能将自己推出刀气的笼罩范围的,自然也知道这点,所以推开了梦琉璃之后,他身子一横,挡住了刀气,也将梦琉璃挡在了身后。

    这是以身为盾,宁可牺牲自己,而救自己!一个男人可为你舍命,这样的男人怎能不值得托付?从那一刻起,梦琉璃的情丝已经深深的系在了萧云的身上。

    萧云为花清影挡剑,为梦琉璃挡刀,之后又多次的为丰小依以身挡住各种攻击,这绝不是征服女人的手段,这是发自内心的,下意识的保护,绝非为博得美人心有意为之!

    能为一个女孩毫不犹豫的死的男人,这样的男子自然可以轻易的将女人的心牢牢的抓住!

    将要离别,梦琉璃的心自然也是痛的,她从未有过如此的想念一个人的感觉,五年的朝夕相处早已让她对男人的这份感情根深蒂固,而现在又要离这男人远去,带着对他的思念,远去!

    再相见会是多少年?梦琉璃也清楚至少三年,甚至是这一次分离很可能永别,前途充满了太多的未知。

    心中已经有了牵挂,却要分离,这种痛苦,心中的痛楚,梦琉璃从未体会过,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原来分离是这样的心痛!

    酸酸的痛,心是酸的,鼻子也是酸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再假装无所谓也是枉然,骗不过自己的心!

    梦琉璃不敢看,而是抬头看着远方,她若是看到萧云那双担忧和不舍的眼神,她怕她没有勇气迈步走出云梦居山谷。

    手掌上传来彼此的温度,互相交融,两个人的心栓到了一处。

    “琉璃姐,···”

    萧云的声音传来,也仅仅是一句,仅仅是一个称呼,但是其中这言语之中充满了关切,这让梦琉璃心中又是一暖!她的心也是跳动不已!

    “云,你一直都在问我为什么试炼的时候我身受重伤,但是一回到云梦居就突然痊愈了吗?今天我就告诉你,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受伤,那日你见到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啊?怎么回事?”萧云有些不解,“难道琉璃姐的受伤吐血都是假的?”

    梦琉璃摇了摇头,“不是假的,而是不存在的!整个试炼都是不存在的,是在别人的意念干扰下中进行的,你所我见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幻象而已!”

    事情的真相居然如此的神奇,这对萧云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