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真相诡异,虽然如此萧云没有再问下去,他知道一定是云梦三圣搞的鬼!

    梦琉璃咬了咬牙,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她的手松开,想要抽回,但是却被萧云紧紧的抓着。

    “云,我知道你有着深仇大恨,更是有着重要的事情要做,琉璃先行一步,在武林中闯荡一番,给你积蓄一些力量!”

    萧云要报仇,尤其是对象时天道正教这样的庞然大物,但凭着自己的武功很难办得到,必须要有一定的力量、势力,萧云很清楚这一点。

    梦琉璃已经说得很清楚,就差直接说出告辞之语了,她想要将手抽回,但萧云仍旧是紧紧的握着,丝毫不松。

    萧云自然不会用很大的力气握住她的手,他怕弄疼了她,但是梦琉璃又怎能忍心将手残忍的抽回!

    萧云不放手,梦琉璃就不会强硬的抽回,她怕伤了萧云的心,更是因为自己的心也会更痛。

    “等你师满出谷,你来寻我!琉璃定会鼎力相助!”

    梦琉璃骤然转身,手没有抽回,却是面对着萧云,红唇印下!

    唇合!

    萧云浑身的热血沸腾,顿时难以自制,他松开了梦琉璃的手,他想要伸出双手拦住她的芊芊细腰,想要将眼前的仙子揽入怀中,想要亵渎仙子的清白。

    唇分,萧云的双手没有拦住她的芊芊细腰!

    梦琉璃已经转身而去,一步跨出,走的坚决,头也不回。

    萧云很想追上她,但是他不能,那里布满了机关,他出不去。

    梦琉璃的身影消失在了浓雾之中,萧云再也看不见她!

    萧云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湿润,那是梦琉璃亲吻自己的时候落下的泪水!

    萧云的心中也很痛,花清影的离开让他有一种心碎的感觉,而现在这种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梦琉璃没有强硬的将手抽回,但是这样看似巧妙的躲开了萧云的“纠缠”,如此的分离,彼此之间的心会不会更痛!

    会的!不仅仅是痛,留在两人心中的是更加浓厚的相思!扯不断的相思!

    梦琉璃一直在落泪,但是却仅仅是落泪,直到她隐到了浓雾之中,她才站住身子,回头看了看,除了浓雾,再也看不到其它!

    梦琉璃的哭声这才响起,很响!

    心越痛,哭声越响。

    梦琉璃避过机关,一路狂奔出了山谷,哭声依旧在山谷之中回荡····

    萧云擦干了眼泪,他本想送点东西给梦琉璃,但是他身无长物,甚至他还没有来得及在身上摸一摸寻找有什么可以送给他的时候,梦琉璃已经远去。

    后悔,不该松开抓着她的手!他知道,只要自己的手不松开,梦琉璃就不会走!

    即使萧云知道自己留不住梦琉璃,但是他想能多留一刻便是一刻。

    最终萧云没有留下梦琉璃,看着那一袭白衣的倩影,隐入到了机关遍布的浓雾之中。

    痛苦的回来的时候没有见到柳寒烟、云傲和梦源龙,甚至是梦霓裳,他似乎是失了魂一般的慢慢行走着,没有目的。

    萧云抬头间却是看到了一处悬崖,悬崖峭壁上隐隐有一个黑点,那是他修习的云床!

    萧云抓住悬崖上垂下来的藤蔓,向上攀去。

    攀登悬崖,绝对是一种最消耗内力和精力的修行,稍有分神,稍有体力不支,就会跌落悬崖,将自己摔个粉身碎骨!

    萧云又做到了云床之上,他从没有过今日这般的心静,没有过这般的轻松!

    想要尽快的离开云梦谷,想要尽快的见到自己的琉璃姐,必须不浪费任何的一时一刻的修行!

    时光匆匆,又过三天,在云床度过了三昼夜,但也在饥饿的感觉。

    他吐了一口气气要忍受饥饿,把心神集在修习内功之上,只有在真气流达四肢,浑然忘我之际,才能忘去饥饿。

    饥饿就要吃饭,但是吃饭就会耽误他修习的时间!

    虽然萧云有着过人的毅力,坚强的性格,但却无法克服那饥饿加诸的痛苦,他的内力在经脉之中流转的更快了,同时他感到了内力流转的壁障。

    他的体内的经脉没有完全的打通,他的体内还有寻血针!险些将这些都忘记!

    一股烤肉的香气骤然间窜入鼻孔,他从修行中醒来!

    萧云回头望去,只见云傲面带微笑,站在身边,手提着一只烤好的山鸡。

    浓郁的的烤肉香气,勾动萧云腹中的饥饿,他的肚腹之中一阵的咕噜噜的叫唤,恨不得伸手抢过山鸡,一口吞下,但他却强自忍了下去。

    云傲哈哈一笑,将山鸡递了过来,“孩子,可是辛苦?你可是还在想那琉璃丫头?”

    萧云没有说什么,只是狠狠的下了一口烧鸡。

    “其实你心中也定然清楚,想要早些见到琉璃那丫头,就要加倍努力的修行武功!”

    萧云将一口鸡肉吞下,这才道:“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想问下师傅,那所谓的试炼到底是什么?”

    “咦,你发现了,还是琉璃那丫头发现之后告诉你的?按理来说就是琉璃那丫头也不一定发现,定然是柳仙子告诉了琉璃丫头,她又告诉了你,是不是?”

    姜果真是老的辣,云傲三言两语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那是柳仙子的意念之力造成的幻觉而已,意念之力也称为精神力,也是武功的一种,乃是针对心神产生影响的一种能力。”

    “心神?”萧云知道他又接触到了武功的另一个因素。

    “武林中人能人异士辈出,有人研究武技,有人研究内功,有人研究毒药,有人研究器具、武器,当然也有人研究精神力。”

    “精神力不但能使人产生幻觉,更是能够杀人,他有一种可以震撼人心神的东西,甚至直接影响记忆,甚至能将人的记忆底层深藏的东西挖掘出来。”

    “江湖中曾经更有一种武功就是利用精神力攻击敌人,从而影响人的思维,甚至控制人的思维,从而控制人的言语、行动。”

    萧云愕然,问道:“那岂不是会将人变成傀儡?”

    云傲哈哈大笑,道:“不错,正是如此!他可以让人产生幻象,从此那人就活在幻象之中,不能自拔,一言一行都不受自己控制,这就是傀儡!”

    “这种武功也成为心魂术!心魂术专攻人心魂,而不攻身,心死了也就是意识亡了,这样的人身活着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且还是被人控制的行尸走肉!”

    心魂术,一种神秘的术,一种神秘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