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傲传授萧云融合的武功,他接着道:“向你这样的融合有他的优点,但也是有着他的缺陷。第一对剑的要求很大,否则就像是你刺那强盗头子一样,剑根本就承受不住剑劲的弯折而折断。”

    “同时还有一个最大的缺陷,剑劲不能外放,这就大大缩短了剑的杀伤力,若是剑劲不能附在剑上,若是遇到高手,只要他们释放出护体罡气,没有了剑劲的剑再怎么剑招诡谲,也是无用。”

    ·····

    山鸡啃完,萧云得到了很多,很多,不仅仅是武功上面,还有很多闯荡武林的知识。

    用云傲的一句话说,就是“孩子,你的成就现在就大大出乎我三人的意料之外了,将来你的成就不可限量。”

    萧云坐在云床之上,整日的休息内功,无论风吹日晒雨淋,终日不离云床,如此又过了将近月余,他发现内息的阻滞也来越厉害了,现在已经不能在继续修行内功了,否则自己非要爆体不可。

    云傲到了边上,问道,“孩子,可是辛苦得很?”

    萧云想到这几日受的饥饿、曝晒、山风、雨淋之苦,实非人所能忍受,但他一向意志坚毅,更是胸中有一口气,他知道不能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萧云淡淡一笑,道:“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云傲点头说道:“天将降大任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志。孩子你有没有感觉内息受阻越来越厉害了?”

    这一句话说到了萧云的心中,他将这几日的感觉说了一遭,云傲点了点头。

    这几日来萧云心中仍有一个不解,当初花清影告诉他要内功、武艺同修才是最佳的习武方法,而云傲却是整日的让他修习内功,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云傲告诉萧云,花清影说得一点也不错,但是他现在不适合修习武艺,眼下最重要的是将他的经脉打通,将他体内的寻血针悉数逼出,而后治愈好三阴绝脉,如此才好修习武艺,否则体力不支,会导致三阴绝脉发作,经脉受损更重。

    三日之后,云梦三圣再次为逼出了两根寻血针,打通了数根经脉,萧云感觉气力又增加了不少。

    同时萧云也见到了梦霓裳,原来梦霓裳却也是被梦源龙逼着修习武功,简直都要把她逼疯了,她见到简直都要哭了出来,一直的拉着萧云的手,说个不停。

    轮转日月,匆匆时光,转眼之间,又过了一年零三个月,体内的寻血针又被逼出两根,还有最后两根在经脉的最深处。

    在这一年零三月之中,萧云尝试了从未经历的磨炼。

    狂风大雨,闪电奔雷,云床像一艘行驶在狂涛怒海的小舟,起伏波荡,忽升忽沉。

    起初的时候萧云还担心那起沉的云床被狂风吹翻散了架,把自己跌摔下去,又忧虑那系在悬崖上的藤蔓索,突然断去,当真是经常面临着生死边缘。

    每当他面临惊险时,萧云就将身心沉浸到内功的修行之中使自己的注意力完全的转移到休息上而不考虑其他。

    只不过用此来逃避那惊心魂魄的感觉,但他却不知这正是玄门上乘内功心法,最是锻炼人的意志力,同时一心沉浸道内功的修习之中,浑然忘我,与自然融为一体,同时在他的意识最深处,一颗意境种子正在悄然发芽:自然意境。

    萧云体内的三阴绝脉打通了大半,而他的内功修习也度过了最难的一关,由于常年的积累,竟然扎下了极深厚的基础。

    紧接着第五第六根寻血针也被逼出。

    这时把第五、六两根寻血针逼出,又打通了萧云身上许多的经脉,只觉全身气血流畅,舒适无比,似欲要腾空飞去。

    此时萧云端坐云床之上,其实仅仅是两根树枝之上,此时正是落日时分,彩霞绚烂,映照着山峰积雪,幻出了绮丽无伦的景色。

    被那景色吸引,萧云一时的竟忘去了修习内功之事,心中暗道:夕阳返照,彩霞映雪,若是小影也能与自己一同观看这等美景该是多好?

    想到了花清影之时,心中蓦的一痛,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从天道正教逃脱,她现在又如何了?

    萧云叹了口气,晃了晃头,将心中的这份伤感抛去,心中又想到若是琉璃姐能够在这云端一舞,该是何等美景,只是不知她现在又如何了?

    花清影和梦琉璃的身影在萧云脑海之中不断浮现,现在他也不清楚,他心中最看重的女人到底是谁?是又黑又丑的花清影还是如仙子谪凡间的梦琉璃?

    萧云端坐云床,一动不动,似是入了定的老僧,除了云傲每日都在以外,梦霓裳居然也偶尔爬上,只是每次都有云傲守护,萧云倒也不担心她的安危。

    梦霓裳每次到来都是不停的抱怨,抱怨自己有多苦有多累,有时候萧云也只是简单的安慰她几句。

    如此又过了三年零六个月,梦霓裳已经可以自由的上下悬崖了,而此时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着最后一重考验:逼出体内最后两枚寻血针。

    寻血针不同于别的针,本身并不是直的,正是由于它特有的弯曲,能够更好的将加载到它之上力量卸掉!

    同时它本身的弯曲弧度,在外加的力量之下还会移动,别说外加力量了,就是本身血液的流动都能带动寻血针移动。

    若不是当初花清影将这寻血针定到了穴位之上,身上的寻血针早就不知道移动到哪里去了。

    但是随着寻血针上附着的劲气逐渐的扩散,定住寻血针的力量也在逐渐减弱,知道若是这次不能成功的逼出这寻血针,自己就会命丧在寻血针之下。

    萧云咬了咬牙,即使是死在三阴绝脉的发作之下,他也无怨无悔,那是他的命!

    但是花清影救了他,将他从三阴绝脉的发作之中救了他,而之后她却是在自己的体内埋下了必杀的手段,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小影?为什么···”

    萧云在心中呐喊,他的心在流泪,亦是在流着血。

    “小影,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最喜欢的,不在乎你的模样···但是仅仅是喜欢而已,只此而已···”

    云梦三圣的内力缓缓的注入到了的体内,顺着经脉缓缓的接近那仅存的寻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