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根寻血针插在了经脉的最深处,一个不小心它就会发生移位,一旦它移动就会触及到其他经脉,那就意味着死亡!

    柳寒烟仙子疏导着一丝真气在萧云的经脉之中缓缓的运转,接近那寻血针。

    紧接着数道经脉之中都缓缓的注入了劲气,渐渐的将寻血针包围,就像捆粽子一样将它牢牢的困住!

    这个过程已经花费了三个时辰,看似简单,但却是不能不小心翼翼的,稍有不慎,这寻血针就会移位!

    这两根寻血针本也是作为花清影取走萧云性命的最后保险,柳寒烟三圣想要将这两根寻血针逼出,其难度不亚于逼出以上六根的数倍。

    柳寒烟已经确定将寻血针牢牢的困住不能移动,这才示意萧云,开始逼针。

    柳寒烟的内劲早已沉寂在了萧云的经脉之中,使得插针的血窍缓缓的苏醒,震撼着寻血针,将它缓缓向外推出。

    逼出这两根寻血针不仅仅需要云梦三圣的全力输出,同时也需要萧云的全力配合,同时萧云还要确保一定不能让这两根寻血针脱离自己的掌控。

    这需要萧云的内力和精神力都要强到一定的程度,深厚的内力确保萧云能一直的控制着两根寻血针在云梦三圣的逼阵过程中不能脱离自己的掌控。

    强大的精神力确保萧云不能有一刻的分神,精神力一定要集中!

    这也是为什么云梦三圣要端坐在云床上修习内功将近七年的时间。

    七年!等的就是这一刻!这一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成功代表着重生,失败则是代表着消亡···机会仅有一次!

    萧云的五官都已经扭曲,寻血针在劲气的包裹下生硬的在体内移动,强横的劲气虽然是避免过度伤害经脉,但是劲气所过之处的血肉已经一片的模糊。

    汗水打湿了萧云的衣衫,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更是不能分神,否则寻血针就会脱离自己的掌控!

    “噗、噗”两声响,萧云的胸口喷出两道血柱,同时碎肉也跟着喷出。

    “哧、哧”两声轻响,两道寒光一闪,对面的石壁之上两根银针兀自晃动不止。

    萧云“哇”的吐出一口血来,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同时也带着苦笑,他的身子一歪,软软的倒了下去。

    整个逼针的时间,整整用去了一天一夜十二个时辰。

    十二个时辰!

    在血肉崩碎之中整整忍受了十二个时辰!这种痛苦的煎熬人怎能够承受?

    三天之后,萧云睁开了眼睛,但是胸口的剧痛,让他不能行动分毫!

    痛!钻心的痛!比起三阴绝脉发作起来还要痛!

    萧云终于没有忍住的哼了出来!

    带着体温的手帕轻轻的落在了萧云的额头上,一张甜美的脸,面带笑容的正看着他。

    “你醒了!”这声音很甜,甜的让人感到很舒服。

    梦霓裳给萧云擦干了脸上的汗水,端过来一碗草药!

    “喝了它,你的伤很快就会痊愈,之后我们就一起练武了,嘻嘻,你开心吗?”梦霓裳双手托着药,送到萧云的嘴边。

    药总不能躺着喝,他起身有些困难,梦霓裳将药碗放在一边,轻轻的将他扶起,然后又将药碗拿起递到的嘴边。

    药很苦,但是萧云却是一点也不在乎,咕嘟嘟的喝完了药,梦霓裳掏出手帕擦去他嘴角的药液残渣!

    梦霓裳做着这一切,嘴角带着笑,眼中也尽是甜蜜,她的情意直接而毫无掩饰!

    萧云的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暖意,同时也泛起了苦涩。

    他对梦霓裳不讨厌,一点也不讨厌,有点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孩子任是谁都喜欢,但要谈到爱,却还是很肤浅,只是现在的梦霓裳越来越像七年前的梦琉璃了,她们姐妹很像!

    萧云绝对不会将梦霓裳当做是梦琉璃的替代品,只是因为···她们是姐妹,亲姐妹,萧云无法拒绝梦霓裳的情意,他不能···,这样会伤了她的心···

    萧云也很苦恼,苦恼为什么自己这么花心,为什么要见一个爱一个···晕苦恼为什么女子见到自己就会喜欢上自己,自己喜欢上了梦琉璃本没有错,可是自己又怎么让梦霓裳也对自己产生了这种感情?

    很苦恼···

    他不能拒绝梦霓裳的情意,也不想拒绝,但是如果不拒绝她,那么梦琉璃呢?

    萧云的头有些发痛···

    梦霓裳又端过了一碗稀饭,用勺子盛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放在嘴边试了一下温度,然后递到了萧云的嘴边。

    萧云喝着清甜的天粥,一股暖流迅速的游遍全身,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喝完了甜粥,梦霓裳又给他擦了擦嘴,轻轻的、缓缓的扶着他重新躺好,而后收拾好了一切,向着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拎着一个花篮,哼着歌飘然而去。

    萧云醒后,虽然行动不便,但是绝对不会耽误他修习内功,现在他的经脉被系数打通,三阴绝脉已经痊愈,他获得了新生。

    萧云可以感觉到一股气息在自己的体内奔流,他试着运转内功,这次内息再无阻碍,果然成功的运行了一个周天。

    萧云一连躺了七天,七天之内梦霓裳几乎天天都来照顾,当然来看的除了梦源龙之外,云傲和柳寒烟也是常来。

    不仅如此,柳寒烟还为萧云打通了阴之脉络。

    百花心经的内息游走的经脉有几根属于女子专有的经脉,按理来说萧云不能够修行此功,现在柳寒烟彻底的将这股真气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通过转换在身上打通了这几条萧云身上本不存在的经脉。

    现在萧云在修习百花心经如和女子修习一样,再也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

    萧云伤势好转之后,再也不用坐那云床,而是和梦霓裳一起,接受云梦三圣的共同教导!

    在这段时间之中萧云也从云傲口中得到了三圣之间的关系。

    云梦三圣本是师兄妹,在一起已经几十年了,本来梦源龙与柳寒烟年轻的时候相爱,而云傲也是柳寒烟的追求者。

    梦源龙一次外出,三年未归,再回来的时候却是带来了一个不过百日的婴孩。

    梦源龙面色凄苦,说他就是这孩子的父亲,而他的母亲却是不幸遇难。

    自此柳寒烟似是心碎,再也不与梦源龙和云傲说话,即使说话也是少之又少,更是立下了规矩,她所居住的这山谷不允许男子进入。

    三圣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