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源龙和柳寒烟相爱,却不料梦源龙外出之后带回一个百日婴孩,为此柳寒烟关闭山谷变得少言寡语,而梦源龙与云傲为了柳仙子,不惜大打出手。

    虽然两人没有反目为仇,但是两人也与仇人无异,互相都是看不顺眼,更是打赌,以武功定输赢,输者自动放弃追求柳仙子。

    三人之间的情仇恩怨,一直过了几十年都未化解,即使梦琉璃和梦霓裳在某些人的有意安排下拜了柳寒烟为师,但是云梦三圣之间一直保持着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一点也没有改善,直到萧云的出现。

    柳寒烟虽然不理云傲和梦源龙,但是她从心中早已经原谅了梦源龙了,而现在她把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在了教导萧云的武艺上,当然梦霓裳若是要学的话,她也不吝惜的教授!

    梦源龙须发皆白,年纪最长,但是内功深厚,尤其是拳脚功夫,有着独到之处,尤其是他的空明掌法,堪称武林一绝。

    让萧云感到奇怪的是梦源龙很多的拳脚功夫却都似乎是刀招,就好像他的拳脚都是从刀上化出来的。

    而云傲的武功以剑法著称,剑法惊奇,武林之中就是十几年前威震武林的剑圣也在他的手下败了一招,可见剑法高深、精妙。

    云傲最厉害的还不是剑法,而是御人之道,之后萧云的御人之法几乎都脱不开云傲的影子。

    柳寒烟在年轻的时候被人称作缥缈无痕柳仙子,她的轻功武林独步,擅长剑法、暗器和掌法,乃是武林不可多得的奇才。

    三人共同教授萧云的武功,同时也没有放弃内功的修习,他的武功进步可谓是神速。

    梦霓裳虽然嫌苦怕累,但是见到萧云如此的刻苦,她也只好跟着一块练习,不出几年时间,她也竟成为了武林之中难得一见的高手,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白日里,被云梦三圣手把手的教授武艺,修习内功,到了晚间,他就做到云床之上,一边修习着内功,一边在意识之中演练武功。

    自从被逼出强两根寻血针开始,萧云就发现自己完全可以不用睡觉,闭着眼在一直的修习内功就可以保持自己充沛的精力。

    萧云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但是就眼下来说,倒是可以抓紧一切时间的修习武功。

    一个人一天睡觉的时间是多少?一个月睡觉的时间是多少?一年的时间又是多少?三年呢,五年呢,十年呢···日积月累之下萧云失去的那些岁月都会弥补回来。

    萧云做到云床之上潜心的修习内功,看起来仅仅是短短的七年,但是相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段时间内功的积累却是十年甚至是十五年都不止,他可是一颗未曾放弃修习内功。

    也正是如此,在最后两根寻血针上的劲气散尽夺取他的性命之前,他积累了大量的内力和精神力,最终成功的逼出了最后的两根寻血针。

    一年一年又一年,整整三年的时间,十岁的时候进入到了云梦居山谷,如今十年过去了,那年萧云二十岁。

    萧云刚到云梦居的时候,在天道正教之上受到奇毒的影响,他的心性早已成熟,当时一个豆芽菜一般的孩子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玉树临风的偏偏美少年,十年过去了,他的身体倒也没有比常人有异,看起来就是正常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这也让萧云的担心烟消云散,那时候他还是很担心会不会和花清影一样生着一对高高耸起的“可爱”,那对“可爱”在女孩子身上却是可爱至极,但是在男孩子身上那就···

    都说女大十八变,男大也是变幻十八,萧云初到云梦居山谷的时候,整个人像是一根豆芽菜,面黄肌瘦的,而现在身材魁梧,面容刚毅,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帅小伙。

    而就在萧云学艺刚满九年的时候,梦霓裳也出谷了。

    梦霓裳与这九年间,几乎与形影不离,两人之间的逐渐的产生了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在她离开山谷的时候,萧云居然也有了一种难舍难分的感觉。

    就在梦霓裳离开云梦居山谷之后,云梦三圣却是不在传授萧云武艺,三人似乎突然间就从山谷之中消失了一般,再也寻不见。

    萧云独自在山谷之中修习武功,终于有一日他见到了云傲。

    云傲仿佛突然间老了十岁一般,仅仅是时隔数月,但是岁月的沧桑爬满了他的脸上,看起来他比梦源龙还要老上十岁不止。

    “孩子,随我来!”云傲说完,却是足踏石壁向着远处遁去。

    萧云的轻功也是非同一般,紧紧的跟上,一路跟随而来,却是到了一处雪山之巅。

    山高入云,山顶之上终年积雪,是为雪山,但是在雪山之巅上却是不见一片雪,雪花飘落,尚未落下已经消失不见。

    不仅如此,就连那地面之上也是冒着淡淡的黑烟,一股刺鼻的气味直冲五脏六腑,让人闻之有一种想要呕的感觉。

    “屏住呼吸,坐到地面之上!”云傲吩咐了一句,转身离去。

    萧云不明所以,在那云床之上,无论风吹雨淋总是寸步不移,不知道今日却又让自己做到这里修习。

    萧云端坐到地面之上,骤然感到这山石的温度!

    热!异常的热!

    雪山之巅本应寒冷异常,这里却是酷热无比,相信,按照岩面传来的温度,用不了多久,就是一片牛肉也要被烤熟了,何况是自己的血肉之躯?

    峰顶虽热,但这终究是一座雪山,漫天的大雪飞扬,在这山顶周围积雪早已成冰,也不知凝聚了数千百年的时间,坚冰足有数米厚,显示出一片幽兰之色。

    奇奇奇,异异异,漫天飞雪的大雪山顶却是酷热一场!

    峰顶的热气外泄,将周围的坚冰融合,但是融化而成的水顺着冰层表面流淌,瞬间又结成了冰。

    周围白雾升腾,萧云犹如坐在云里雾里,云雾之中夹杂着奇寒的气息,感觉犹如刀割一般的遍体生寒、透体生疼。

    而萧云身下的岩石却是传来火焰般的炙烤,感觉屁股似是着了火一般。

    寒气、火岩交相呼应,在山顶上形成了一个奇观,五颜六色的光带浮现眼前,让人不知是真是幻。

    萧云就身处在烈火寒冰之中,让他好好的享受了一番冷热至极的大餐。

    水火不能并容,世上怎么会存在这么奇怪的地方?

    萧云为了抗拒寒热交迫的侵袭,不由得运起内功抗拒。

    云傲所传内功浑厚赤阳,百花心经内功阴寒无比,平日间修习异种内功虽也同时进行,却是互不干扰,但萧云却是只能表现出一种内功的性质来。

    但是现在寒热纠葛,萧云为了抵御这种寒热交相呼应,需将两种内功的性质悉数表现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