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质截然不同的两种内功,内息在经脉之中流走的方向有时也是恰好相反,更是有着流经截然不同的经脉!

    同时运转两种内功,这怎么可能?

    逍遥诀内功心法,属于筑基内功,本身就是辅助其它内功而存在的,倒是与其它内功不相冲突,但是云傲所传的内功和百花心经内功如何同处?

    萧云端坐在岩地之上,屁股之下传来火热般的灼热,而身体却要受着寒气的侵袭!

    怎么会有这么怪的地方?

    无论如何也要克服这个困难,否则自己的修行就会止步于此!

    如何克服两种截然不同性质的内功同时使用?

    融合!

    一个名字很快的出现在了萧云的脑海之中,但是要想将内功融合,这根本就不是他这层次的武功可以办到的。(书=-屋*0小-}说-+网)

    屁股上的火热,让难以忍受,百花心经内功急速流转,火热稍退,奇寒入骨,让他又运转赤阳内功····

    萧云拼命的转换内功,经脉之中顿时异种真气相互冲击,奇经八脉同时受到震动!

    仅仅是转换了数次,他已经受了内伤,再转换下去,定然走火入魔!

    离开这里?

    离开就等于放弃,虽然不是走火入魔,但却是从此种下心魔,后果更严重···

    体内相互冲突的暴乱真气,让萧云经脉大损,同时一股平和的真气迅速的游走经脉,不但见互相冲突的异种真气疏导、消融,就连受伤的伤势也得到了缓解。

    逍遥诀内功!

    逍遥诀内功乃是一种辅助内功,早已将其参悟透彻,至今响起那送给自己逍遥诀内功心法总决的白衣如仙女子,都由衷的感谢与她,无论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逍遥诀内功早已再萧云的体内流转,几乎不需要催动,他就可以自行流转!

    在这危急的关头,逍遥诀内功在他的经脉之中运转,发挥着它的作用,将冲突的异种真气疏导、消融。

    逍遥诀内功可以克服异种真气的并存!

    萧云的脑海之中突然有了一种想法,让他心中一亮!

    以逍遥诀内功的压制,两种性质相互冲突的真气在经脉之中不糊冲突的流转,从而达到两种内功同时施展,抵抗冰寒和灼热!

    萧云的想法不可谓不大胆,这种两种截然不同属性的内功对冲,万一一个不慎就会在经脉之中爆炸开来,会将身体炸的粉身碎骨,血肉不存。

    但是萧云别无他法,他静下心来,脑子再也不去想着屁股处传来的炙热和身上的冰寒,他全力运转逍遥诀内功,而后分心三用,开始运转百花心经和赤阳内功!

    似乎一切都得到了解决,萧云体内流转着两种内功功法,抵抗着寒冷和炙热!

    但是萧云确实不知道,云梦三圣之所以要将带到这里,自然不是让他同时运转两种性质不同的内功,而是让他知道平和的内功才是玄门正宗,将两种性质不同的内功转化为平和的内功才是正统!

    本来云梦三圣也不急于让完成这种内功的转变,但是一些突发的事情让云梦三圣不得不兵行险招!

    静下心来的萧云不断的体会着异种性质的真气在经脉之中流走,感受着真气流经的经脉,在意识之中将这些经脉位置绘下了详细的图纸,清清楚楚的记录了下来。

    在经脉之中流向一致异种真气在逍遥诀内功的作用之下,渐渐的合一,同时在同一静脉之中流向相反的真气渐渐的在经脉之中形成互不干扰的两股真气流,两股真气流剑以逍遥诀内功相互隔绝!

    异种内功再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归而为一,这不能不说这绝对是一个创举!

    渐渐的萧云沉浸到了三种真气的运行之中,逐渐的忘记了寒冷和炙热,进入到了一个浑然忘我的境界之中。

    萧云忘记了周围的寒冷,忘记了身下的炙热,忘记了自己身处雪山之巅,整个人就像是与这自然合为一体的一般。

    天色入夜,狂风怒吼,积冰光滑的峰顶上,风势尤为猛恶,萧云突兀的坐在山顶之上,任凭着呼啸的狂风从身上刮过,他混然未觉。

    萧云身下的炽热更甚,似是山体都要融化,山顶之上似乎也泛起了红光,他岿然不动!

    每日间云傲都带来些食物,也仅仅是放下就走,也不说话,但是从他苍老的面容上可以看得出来,他很满意!

    流光匆匆,萧云在这积冰如镜的峰顶,又度过了百日之久,一百个白天和寒夜,寒气侵体、火热炙烤。

    在这等艰苦、险恶的积冰绝峰之上,激发了萧云生命中的潜能,昼抗烈日,夜御严寒,内功进境奇速,同时他也在不停的修习剑法。

    山顶之上剑气纵横,笼罩住了整个顶峰。

    岩地之上炙热的热浪升腾而起,同时山顶之上的寒气席卷而至,两项交汇之处,显示出五彩斑斓的氤氲之色,看起来似真似幻,如真似梦!

    剑气在五彩的雾霭之中穿插,热寒气流碰撞之下,迅速的形成了雨滴,雨滴在剑气的搅动之下瞬间释放出了百花的姿容。

    雨滴所成的百花在空中绽放,但是随着剑气的搅动,百花复又化作点点雨滴,围绕在了萧云的周围。

    如梦似幻,似幻还真!

    远远看去,萧云的身影已经不见,只见一团云雾,七彩氤氲的雾霭之中激荡出道道剑气,综合交错在山顶之上。

    剑气化作花朵,一朵朵的绽放在冰面上,绽放在脚下的岩面上。

    经过三个月的时间,长时间的剑气击撩,厚厚的冰层骤然爆碎,化作点点碎削,骤然爆裂,与此同时脚下的炙热岩石也经受不住剑气的打击,轰然爆碎。

    爆碎的山顶之上骤然间露出了个大洞,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同时一道热浪帮随着一声愤怒的兽吼席卷而出。

    峰顶崩塌,露出一个喷射着火焰的大洞,萧云脚下踩空,随着崩碎的山石一起跌下。

    一片火红,释放着炙热的火气,不时的还冒着气泡,同时浓烈刺鼻的气味让人喘不上气来。

    掉落下来,但是却没有落脚之地,那一片火红的不是别的,乃是液化了的石头---熔岩!

    熔岩地狱!身入熔岩,立即身消骨灭,连个灰都留不下来,就是一块铁跌落下去也会瞬间融化。

    萧云的身子斜斜的摔下,身在空中更是没有办法借力,若是他有所准备的话,倒也踩着这些落下的碎石、冰块移动身形,只可惜他没有准备,更没有见识过这种阵仗,他慌了!

    萧云从空而落,脚下就是火红的熔岩,紧张紧张紧张,萧云能否安全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