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红衣女子释放出来的红色的劲气与元松竹释放的亮白的劲气相撞,顿时将那红衣女子弹了开去,但是那女子抓着刀的左手却是没有松开,她的身子横飞了起来!

    一道百花剑气从她的身下穿过,那红衣女子却是借助元松竹的这一击,将白小蝶的一击躲闪了开去。

    那红衣女子右手一拍,正拍到长刀之上,长刀震动,颤抖不住,其上附着的红色气劲沿着长刀向元松竹攻来!

    “闪光百裂!”

    元松竹虽有防备,但是他实在是没有预料到这次的气劲竟然是强烈如此,致使他居然握不住长刀!

    魔刀元松竹这是他在成为天道正教掌门人之前武林中的称号,一柄神刀月满西楼神出鬼没,出手必染血被称为魔刀,月满西楼一出,挡着睥睨,但是他今天却是握不住刀,虽然这把刀并非是月满西楼神刀!

    元松竹大吃一惊,他从未想到过他居然有一天会握不住刀!

    “吼”一声巨吼,那熔岩火狼恨透了元松竹,红莲没有得到,而元松竹却是伤他最深,他视这元松竹为最大的仇人!

    仇恨!这就是仇恨!

    元松竹给这熔岩火狼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而且害他没有得到火莲,这仇恨非比寻常!

    火狼的巨大爪子拍了下来,那红衣女子已经飘然退去,不仅如此顺手还向白小蝶拍出了一掌!

    “啸日掌!”

    如日耀光华一般的气劲一吐,向白小蝶推来!

    这一掌啸日掌没有杀伤力,但是却有一股推力,将白小蝶硬生生的震退了好几步!

    看似不经意的几步却是救了白小蝶的命,那熔岩火狼的爪子落下,白小蝶本意上前,她若上前定然会遭受到熔岩火狼的凶猛攻击!

    以血肉之躯在猝不及防之下势难抵挡熔岩火狼的凶狠一击,非死即伤。

    白小蝶虽然被推了出去,但是元松竹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他的右臂发麻,而且他完全的被那红衣女子一招闪光百裂所震慑住了,一愣之间却是失去了躲闪的机会!

    熔岩火狼巨大的爪子山岳一般压下,熔岩焰化作一团火焰压了下来!

    元松竹双手之间像是升起了一轮太阳,竟也是一招啸日掌,不,不对,这不是啸日掌,这是···烈阳神鉴!

    元松竹打出一招烈阳神鉴,耀眼的白光骤然释放,“轰”的一声将那巨大的爪子轰开!

    元松竹感觉到胸口发闷,这熔岩火狼的力量堪比意境级高手!

    元松竹震开那火狼的巨爪,刚松了一口气,如大日一般的气劲骤然而至!

    这股气劲没有杀伤力,也是一股推力,而这一招却也是悍招:烈阳神鉴!

    火狼没有将元松竹推入到熔岩之中,这股气劲就补上他这一击!

    元松竹站立不稳,眼睛就要跌入熔岩之中,手中飞出一道亮闪,一把极细的兵器骤然出手。

    元松竹手中出现的是一把剑,极细的剑身,窄如筷子,剑身上的罡气却是足足半尺宽,这剑出手之时剑身颤抖幅度很大,这竟然是一柄软剑!

    “相思绕!”那红衣女子一见那细如筷子的长剑不由得心中一震,脱口而出三个字。

    “算你有眼力!”相思绕插入到了岩石之中,剑身一弯,再次弹起,与此同时一道素白色的丝带似龙走蛇,缠住元松竹的腰,一拉之下这元松竹借势身子一旋落到了岩石之上。

    岩石之上百花蔓延,向那红衣女子裹去。

    那红衣女子身形极快,身子折了几折就闪到了那火狼身后,此时火狼的大口一张,喷出一团火焰。

    元松竹赤手空拳,抬手间打出一道气劲长龙,将那火球熄灭!

    “走!”既然没有了熔岩火莲,在这里纠缠也没有什么意义!

    “留下相思绕!”那红衣女子娇喝一声,射出八道血线,正是天地血牢向着元松竹射去。

    相思绕在手,一片白茫射出,将天地血牢的劲气化为无形,将那红衣女子逼退,与此同时射出一线的木皮,踏着木片以及脱离了岩石。

    那红衣女子正要追杀,剑气自背后袭来,她无奈之下转身,躲闪,在回身之际元松竹已然去得远了,本想再追,但却又止步!

    熔岩火狼反扑过来,向白小蝶爪来,此时白小蝶为保元松竹脱险,袭杀那红衣女子,她已经站在了岩石的边缘。

    即使白小蝶能够抵挡得住火狼的这一爪子,那震荡波也会将她掀翻到熔岩之中去。

    “噗”长刀直接贯入了那熔岩火狼的身体,与此同时那红衣女子出现在了火狼的头顶之上,雪白如玉的手掌之上泛起了红光,那火狼的头顶击落!

    熔岩火狼身上的熔岩焰丝毫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被那红衣女子直接击穿,狂暴的气劲从头颅之中冲进他的体内,直接作用到了它的脑上,瞬间就断绝了那火狼的生机!

    火狼身上的火焰熄灭,身体软软的跌倒,那红衣女子站立在火狼身上看着白小蝶!

    此时白小蝶也是看着那红衣女子,不知为何她仿佛然从眼前这女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不仅仅是五官外貌、身材相似,就连说话眨眼的动作也是相似,形似神也似!

    “姑娘,你是···”

    “他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是你,你们二人若是联手我必败无疑,但他却舍你脱身而去,你是否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那红衣女子问道。

    “选择?后悔?你是什么意思?”白小蝶感觉到这女子对自己没有了杀意,也没有急于要走,她想知道这红衣女子到底是谁,她总有一种感觉,这女子和自己有点什么关系!

    那红衣女子冷笑两声,“你做的丧良心的事情太多了,或许多的你都记不起来了,好之为之!”

    那红衣女子说着,身形一动已然飘然而出,只是在这岩洞之中传来她最后一句话,“叫元松竹好好的看护好相思绕,我不允许向你们这种人玷污了这神剑···我··自会来取···”

    红衣女子的声音渐渐消失,同时她的身影也仿佛融化到了这火红的世界之中。

    白小蝶从火山之中走出来的时候,斜刺里元松竹跳将出来,倒是吓了白小蝶一跳!

    “她死了?”元松竹冷冷的问道。

    白小蝶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她还在里面,只是不知去向。”

    元松竹皱了皱眉,相思绕一直的握在手中,“我隐藏气息的功夫就是当年的萧百荣都不能发觉,她难道能觉察到什么不成?你又是怎么安然出来的?”

    白小蝶不回答却似是自言自语的道:“这女子到底是谁,怎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管他是谁,今天必须要死,她不死将来定然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可是···”白小蝶很想说“可是她刚救了自己一命”,但是转念一想却觉得元松竹说的在理。

    “我在这洞口处布下陷阱、机关,倒要看她如何出来?”

    很快白小蝶就在岩洞的洞口处布下了机关陷阱,就看那红衣女子如何走出这熔岩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