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居小楼中。(书^屋*小}说+网)

    云梦三圣并排而坐,萧云站在三圣对面看着面容严肃的三人。

    “孩子,跪下叩头拜师吧,这个礼节你一直的没有举行,今日就补齐了吧。”

    萧云恭恭敬敬的跪倒与地,向三人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端过准备好的茶水恭恭敬敬的给三人端上。

    三人喝了的拜师茶,互相看了看,柳寒烟伸手取出一个玉瓶递到面前。

    “这是寒冰雪莲溶化后的精华所在,喝了它至少可以助你增加一甲子的功力,助你早日功成!”

    “一甲子的功力!”

    这让萧云动容,同时也让他感动不已,为了这一甲子的功力,险些让云梦三圣命丧雪山、熔岩洞穴之内。

    “我三人本以为这一身的修为最终会伴随着我三人的死亡而带进棺材,没想到却是遇到了你,我三人真是三生有幸!”云傲说完哈哈大笑。

    梦源龙仍旧是一句话不说,面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或许他心中根本就不愿收为徒。

    “我三人得你为徒乃是三生有幸,本想着在临死之前为你取得两株异花给你服用,却不料仅仅采摘了一朵,看来是天意如此,我等也是无奈!”

    “我三人命不久矣,能做的也仅仅这些了,该教你的也都教给你了,这是我三人将平生所学记录下来的典籍,你且好好收着,希望你好生运用!”

    听到这里顿时感到一种不妙的感觉,不由得心中一酸,眼泪随之流了下来!

    “其实我三人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间,不过是强行提着一口气而未死罢了,今日取得寒冰雪莲,已经是大幸,你快快服下,采摘一个时辰之后这药也就要过期了!”柳寒烟面露慈祥的说道。

    “老师,弟子···”

    柳寒烟一摆手,“赶快服下,莫要辜负我我三人的一番心血!我三人好为你行功,化开药效!”

    萧云见三人面色凝重,知道不是托词的时候,当下将玉瓶打开,将那寒冰雪莲精华吞服。

    一股奇寒顿时袭来,仿佛全身都置身于冰窖之中,尽管运动抵抗,但却是无济于事,很快的身上罩上了一层寒冰,他也成为了一个冰雕。

    云梦三圣手手相连,柳寒烟的手抵在了萧云的后背之上,一股阴柔的内里输入他的体内,催动他的气血流动!

    萧云身上的坚冰破碎,他的身上也冒出了丝丝白气,内息从冻僵状态渐渐的恢复,而且越来越是强大!

    过了片刻,云梦三圣终于收工,睁开眼来,萧云再看三圣之时却是吓了一大跳。

    容色明艳的柳仙子,此时形貌大变,苍白的脸色,堆累的皱纹,己不复初见时照人的艳光,却像是一个长得许久的桦树皮,已经开裂的不成样子。

    而梦源龙和云傲更是苍老,形如干尸,只有出的气,几乎没有了进的气,眼见就支撑不住了!

    萧云一见三人如此模样,顿时泪流满面,竟也是说不出话来!

    柳寒烟道:“孩子,我三人早已到了命归黄泉之日,更何况又有强敌来犯,不得已才与你诀别,这是我三人穷十年之久,专门为你打造的一把兵器,你且收着,为你闯荡江湖之用。”

    “且有解毒丹药、疗伤丹药等等数件你且随身带着,以解不时之需!”

    萧云看着三人已到了风烛残年之境,不由得心中悲起!

    最后云傲指着一边的一个绣花包袱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在这深谷留居十年有余,也该到外面去看看了……,孩子那是你仙子师傅平日间最珍惜的物件,你且收着。”

    柳寒烟点了点头,又道:“这包袱之中有山谷之外所布的阵图,你且按图走出山谷···”

    萧云哭着道:“云儿在云梦居暂居十载,未能尽过一日孝心,容云儿晚走三日,也好为三位老师尽几日孝道。”

    柳寒烟仙子摇头微笑道:“孩子,你能有此心意,十分难得。但现在外有强敌环视,随时都有可能找到这里,唉!孩子,我们已尽到最大的心力了,只要能多留你一个时辰,我也不愿你早走一个时辰,你不用求告了……,多留一刻便多一分的危险。”

    “快走,快走,多看你一眼,我心就烦···”梦源龙衣袖一挥,大有送客之意。

    萧云无奈,也知道事情紧急,当下含着眼泪,再次向三人叩头。

    “琉璃我倒是放心、霓裳就请你多加照顾了!”梦源龙低声说了一句,将眼睛闭上,再不言语。

    “快走···,孩子····记得今日就是我三人的祭日,每年这个时候给我三人上一炷香,我三人已经心满意足了!”

    萧云点头,洒泪与三圣分别,他没有能够最终给三圣送终,这是心中一大遗憾!

    小楼之中恢复了平静,就连呼吸的声音都若不可闻!

    熔岩洞**处。

    “哧”,一声轻响,却是一直银针激射而出,这是有人踩中了机关而引起的毒针发射。

    一股劲风扫过,将那枚银针扫落,与此同时,元松竹和白小蝶闪身将洞口堵住。

    “看你还往哪里逃?”元松竹大喝一声,运足掌力向着那红衣女子打去。

    澎湃的劲气犹如一股疾风暴雨,又如一杆疾刺的爆枪,将石块崩碎,山体崩裂,将整个熔岩洞穴都震得嗡嗡作响,彻底的将洞口封住。

    “太初一击·湮灭”

    那红衣女子一凛,顿时起掌,日月光辉交错而出,一轮烈日,一轮圆月凭空而现,日月交辉相互缠绕而现,竟是一招啸日落月掌。

    先前那红衣女子啸日掌和落月掌单独使用,而这次却是一招将两招合并,竟是打出啸日落月掌的极招。

    “轰!”

    日月光芒闪耀的劲气与太初一击·湮灭的劲气陡然间碰撞在一处,顿时山崩石裂,烟土飞扬!

    “嗯?”元松竹顿感这一击之下顿感对方的功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当下更是不敢大意,内劲一吐,化掌为刀,豁然只见刀光闪烁,依旧是将洞口堵住。

    元松竹与白小蝶联手能否把神秘莫测而又武功大近的红衣女子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