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松竹打出一记悍招太初一击·湮灭将岩洞洞口封闭,与此同时血仙碟也是打出一招啸日落月掌,两大极招相交,顿时山崩石裂,烟土飞扬,熔岩也是波浪起伏!

    与此同时碧烟滚滚,其中更夹杂着百花光芒,竟是白小蝶施展出了百花剑气与此同时剧毒也混在其中一并袭来。

    “你中了我的毒针,再强行运功,毒性发挥的更快,还是束手就擒,免除一死!”

    原来那红衣女子踩中机关,劲气催荡之下竟然也是未能完全摧毁、避过激射的毒针,一枚银针打到了右臂之上。

    “小小毒针,奈何我不得!”那红衣女子面带着笑意,看起来真的不怎么担心那银针之毒。

    “叠血千重浪!”那红衣女子一声娇喝,顿时澎湃的血红色劲气化作千重血浪,一重紧挨着一重,一浪紧接一浪,向着元松竹和白小蝶席卷而来,与此同时难红衣女子身化一道血影瞬间没入到了千重血浪之内。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元松竹大喝一声,手中掌刀再起,顿时一道龙形劲气骤然扑出,龙形如刀,竟也是锋利无比,一下子催开血浪,横扫挡住眼前的一切。

    “龙刃吞海!”

    元松竹一招龙刃吞海,硬撼红衣女子的叠血千重浪,顿时血浪劈开,血色劲气也被龙形刀光一摧而散,却是不见那红衣女子。

    “小心后面!”白小蝶说着已经揉身而上,手中剑光闪烁刺向出现在元松竹背后的红衣女子。

    那红衣女子本欲一掌击毙元松竹,却不料被白小蝶一语叫破,已失先机,当下玉手一扭竟是抓住了白小蝶的剑!

    “七巧灵手!”抓着剑的手骤然松开,同时一拉之际,七巧灵手骤然间施展出来,只见手影闪烁,玉掌翻飞间却是不知哪道是真哪道是幻!

    一只雪白的手掌掐在了白小蝶的脖子上,而且是直接的透过了她的护体罡气直接的捏在了她的脖子上,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掌之上却是多了一个玉瓶。

    “呵呵,你还是喜欢将解药放在这里,其实你的毒针真的很厉害,我也不能抵挡!”那红衣女子说着竟是将那玉瓶之中的解药吞服而下。

    “今日一别,改日再见!”

    红衣女子说着抓着白小蝶的手就要松开,而且作势欲走!

    “别想走!”一道十字刀光迎面劈来,竟是一招“十字劈”,这一招十字劈却是将那红衣女子和白小蝶尽数笼罩。

    “不妙!”红衣女子一声惊叫,玉掌变抓为推,竟是一下子将白小蝶推开与此同时她的身子也是急速后退。

    “旋龙影!”

    十字劈的刀光瞬间化作一道席卷的龙形气劲,横扫八方六合,顿时将眼前的一切催开,而在那红衣女子和白小蝶的身后就是咕嘟嘟冒着气泡的熔岩地域。

    “不妙!”这一招旋龙影虽然强悍,但要想将那红衣女子推入熔岩之中也是不能,他虽然能够躲开,但是白小蝶不能,她一声“不妙”竟是直接的冲入到了旋龙影的劲气之中。

    硬闯旋龙影的劲气,那是愚蠢至极的,她可以硬撼,但却是内力的比拼,但若是硬闯,那就是以身抗对方的强悍杀招,除了脑子有毛病之外就是欲寻一死,没有人可以以身抗接这样的大招,那红衣女子也是不能。

    顿时空中一道血红染尘,那红衣女子口中呕红,点点血滴落地,似是一场血雨!

    但是那红衣女子就是这么强悍的直接闯入到了旋龙影的劲气之中,竟是一伸手将白小蝶抓在手中,将她拉住,免得落入熔岩之中,与此同时旋龙影的劲气尽数扑向那红衣女子的后背。

    “噗”,又是一道血箭喷射,那红衣女子被这一击已经连呕血两次,而且是一次比一次多,他所受的伤更是一次比一次重。

    “我欠你的,还你!”那红衣女子一言,随后身形一退就要退走。

    “杀了她,后患不留!”元松竹冷言一句,向着红衣女子扑来,同时掌起日月行,竟也是一招啸日落月掌。

    白小蝶眼神一拧,顿时余万一翻,手中竟然是多了数枚银针向着那红衣女子胸口拍落,丝毫不感激方才那红衣女子的救命之恩。

    银针入体,同时白小蝶掌中劲气一吐,竟是将那红衣女子硬生生的推飞了出去,而此时那红衣女子已经身起半空,而她的脚下就是不断翻涌的滚滚熔岩。

    与此同时元松竹的啸日落月掌的掌力袭来,日月光芒交错并行,向着身在半空的红衣女子轰去。

    “同样的招数,让你知道什么是差距!”元松竹看着红衣女子即将被日月光芒吞噬,顿时一阵得意的哈哈大笑。

    就在此时意外突现,空中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笑声清脆,却也是含着无尽的悲凉,让人闻之有一股彻骨的森寒!

    笑声是在半空之中的红衣女子发出的,但是骤然间笑声止住,肉眼可见的一道涟漪荡漾开来,涟漪犹如一道门户,而那红衣女子空中一踏步,跨入到那门户之内,人也消失不见。

    下一时刻,笑声再起,这次的笑声依旧清脆,只是悲凉尽去,换上的是一种淡然的冷漠,给人感觉面对着的似一个地狱归来的恶魔,那红衣女子竟是突然间出现在了生长着火莲的岩石上。

    “嗯?是裂天道的武功,这怎么可能?”元松竹面露惊讶之色。

    “嗤嗤嗤”数声轻响,竟是那红衣女子将体内的银针系数逼出,并且在她身上荡漾起滔天的血浪。

    在血浪气劲的影响之下,熔岩都为之翻腾不止,荡起一层层的熔岩波浪。

    “我们就守在这里,看你如何突破,就是饿也要饿死你!”元松竹哈哈大笑。

    面对着起伏不定的熔岩波浪,那红衣女子目光一凝,熔岩波浪的形状印入她的眼中,顿时让她心神感悟。

    她身上的血色气劲一阵变化,竟也是变得犹如熔岩一般,随后熔岩一阵的翻涌,竟是凭空拔高丈许,一道熔岩浪涛向着山洞处的元松竹和白小蝶卷来。

    “熔岩吞山阙”悍招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