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红衣女子心境骤然变化,又观熔岩翻腾,顿生感悟,体内劲气流转,瞬间就打出一大悍招:熔岩吞山阙!

    那红衣女子骤然间悍招出手,顿时漫天的火红飞舞,劲气化作了一个熔岩地狱,岩浆咆哮,怒龙卷起,这劲气化作的熔岩地狱居然与真实的熔岩结合在了一处,更加的增添了这一招的威力。

    也不知哪道熔岩是气劲所化,哪道是真实存在,完全一样的熔岩,混杂在一起,完美的结合,滔天的熔岩巨浪席卷着整个火山口,使得这座火山似是爆发一般。

    “不好,走!”

    元松竹和白小蝶携手冲出岩洞,与此同时一道血色人影也从中而出,化作一道血光远远的遁去。

    “元松竹,洗干净脖子等着,今日只恨我记下了,我血仙碟发誓定杀你!”

    云梦居小楼!

    “哎!”一声叹息传来,“我三人将平生所学系数传授与他,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一个苍老的声息道。

    “云儿生性善良,我相信他,当不会为祸武林!他得我三人所传,若是不出意外十年之后当威震武林,江湖或许会出现另一番局面,你我终其一生都不能完成的心愿!”一个女子的声音柔柔的道。

    “哎,我不担心萧云,亦是不担心琉璃,只是霓裳孙女却让我放心不下···”其中一人叹了口气道。

    “霓裳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有琉璃和萧云在,她定然无事!”女子柔声道。

    “是啊,你就不必担心霓裳丫头了,说起萧云来,他的骨骼惊奇,又是悟性奇高,虽然未入意境,但却是可以融合武功,难得、难得····只是····”

    “只是什么?”女子声音疑惑的问道。

    “只是他生性善良、多情,我虽然尽授他人心之道,他怕也要四处碰壁,更是会有可能惹下许多的风流债···”

    那女子也是叹了口气,“此事我也是担忧,但是言传身教也难改变他的思维,唯有亲身经历他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至于风流债···怕是他现在就已经惹下了···,,别的不说,就说他和琉璃、霓裳之间发生什么,都是不好说啊!”

    云梦居小楼之中又是一阵沉默。

    “我倒是忘记了一件事了,我们三人的生平札记还在我的山洞之中,其中记载着我们三人所有的秘密和禁止使用的武功,若是被人所得,岂不是···”那女子担心的道。

    “哎,世事如棋,我却也是忘记了这件事,但愿不会因此六道真的面世吧?不过按照时间推断,那阴风谷外的毒烟雾霭怕是也该消散了吧,到时六道的秘密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我不担心六道的秘密泄露,只是其上记载着的武功却是非同小可,万不可让它现世,真后悔不该听从梦大哥的话,当时就将它毁了就好了,也后悔不该将那武功记录下来,让它伴随着我们埋入棺材岂不是更好?”

    “咦?梦大哥,你的神情不对啊,表情这么古怪?”另一个男子苍老的声音传来。

    “嗯?我也看你神情不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女子声音柔柔。

    “没有,没有,我在好奇,为什么萧尊主都死了二十年了,他怎会预料到我们出谷之后的十年就有灭谷之灾,会不会是故弄玄虚?”

    “故弄玄虚吗?我倒不这么认为,他是武林盟主,又是六道尊主,我相信他!”女子声音柔柔,但是气息却是越来越微弱。

    一时间又沉寂下来。

    岩洞之外。

    元松竹面色阴沉,问道:“师妹,你说那人是谁?”

    “还能是谁,她不是报名了吗,冰宫不泪天宫主,北雪寒霜血仙蝶!”

    “血仙蝶?这个名字我当然知道,但是一听就知道不是本名,你能猜出她的真实身份吗?”

    白小蝶摇了摇头,但是心中却是翻腾不止。

    “她施展的武学很多都是当初萧百荣的得意绝招,更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还是裂空传人,而且你没有发现她和你生的很像?”

    “难道··是岚儿?我的岚儿,她还没死?”白小蝶面露激动之色。

    “她的确是死了,而且确实是岚儿的话她的武功不应该这么高深,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人最有可能,而且与她的契合度是九成九的吻合。”

    “是谁?”白小蝶言语激动,但是随即一愣,她也想到了一个人。

    “你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寒江龙女白玉兰!我记得她就是喜欢穿着一身的血红衣裙,而且她与萧百荣的关系暧昧至极,更是出自裂空道,并且你对比一下她们的雅号,一个叫寒江龙女,一个称为北雪寒霜,这雅号就想得很!”

    “不,不会的,她们的年龄不相符合,而且你忘记了,当年你假扮萧百荣与她发生关系之后,说南宫倩阻挡你们两人结合,玉兰一怒前去冰宫与南宫倩挑战,最后落败身亡,怎么会是她?”

    “当初她与南宫倩在冰宫后山的一战我也去偷偷观瞧,也是亲眼所见他被南宫倩打了一掌,最后又一掌打下悬崖,依照南宫倩的掌力,她是必死无疑,但我却是没有寻到他的尸体,正是我发现在那悬崖之下竟然是一个冰湖!寒江龙女落入冰湖之中,或许出现奇迹,她真的没死也说不定!”

    “她们是情敌,她两人都和你发生关系,但是却都是认为和他们有染的是萧百荣,再加上你的挑拨,相信两人想拼,必是龙争虎斗,再者就是即使玉兰不死,南宫倩也不会将宫主之位传给她,跟何况年龄根本不符。”

    “为什么南宫倩会把冰宫宫主之位传给她其中定然有着隐情,这我也不清楚,但是年龄不符却是相符的,难道你没见到她身上的血色劲气,那是血气回春功的独有劲气,真没想到传说中的血气回春功,练到极致可以返老返童,永世不凋,是真的!”

    元松竹说到这里,紧紧的握了握拳,暗道:“十几年我都徒劳无功,原本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本想放弃,看来是我没有找对方法,不多久阴风谷将现世,这次我一定成功。”

    “那···”

    “辛苦你去一趟冰宫后山冰湖查探一番,若她真的是玉兰,劝她回来,而这山谷之中尚有六道余孽未除,他们身上或许有着什么天大的秘密也说不定。”

    白小蝶一去冰宫后山冰湖能否找到血仙碟,元松竹口中的六道余孽又是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