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居小楼之中,三老并肩而坐,但是三人的气息越来越弱,就像是风中的灯火,已是油尽灯枯。

    “柳仙子,我终生仅仅是仰慕仙子一人,终是不得仙子芳心,今日我命将绝,问一下仙子,仙子可否对我有过心动,哪怕是仅仅的一瞬····”

    那女子丝毫没有犹豫,声音柔弱,幽幽的道:“我一直当云二哥是亲哥哥一样的看待···”

    沉默!

    随即一人哈哈大笑,却是感觉回光返照。

    柳寒烟仙子看了大笑的梦源龙道:“我心中只有一人,自始至终也仅此一人,只可惜那人另有新欢,却是舍我而去···而我早是不洁之身,更是无法主动追求,也只好孤老终生,为之奈何?”

    “仙子多心了,我梦源龙何德何能,能得仙子倾心,我非是嫌弃仙子,而是···另有苦衷!”梦源龙说着竟是看向了云傲。

    “苦衷?”云傲和梦源龙同时看向梦源龙。

    “我本想把这心思带入棺材的,今日既然仙子表明心迹,我也不隐瞒了。”

    “我早已看出二弟更喜欢柳仙子,料想仙子也是喜欢二弟,毕竟你二人无论年纪、样貌都是极其的般配,而我,呵呵····”梦源龙强自笑了笑,却是换来剧烈的咳嗽。

    半晌他才接着道:“我为了成全仙子和二弟,我不惜假做戏,半路捡来一个男婴,故意说是我的亲生子,目的乃是要成全你二人,却不料···”

    “你为何不早早说出实情····我还以为···”柳寒烟说到这里,最后却是长长一声叹息。

    “原来大哥···,哎,苦我还将你当做情敌,哎!”

    再次沉默!

    一阵苦笑传来,“你我相思、相恋,你为了成全别人却是苦了自己,你我虽然近在咫尺竟是未成一对眷侣,着实的可笑···”柳寒烟说着居然也是大笑不止,眼泪也随之缓缓淌下。

    百年相思两相望,人相对,梦难圆,梦里常相会,见面无言话相思!

    曾经心里思念着人,现在是还思念着,心里还是喜欢着那人,而两人却也是互相喜欢着,日日相见,心意难表大,至死方知心中思念,才知对方心中苦,爱需要承担,更需要放弃,这份承担太重也太苦,这份放弃更是苦,不该放弃的放弃却是苦中更苦!

    三人同时苦笑···,只是气息越来越弱···

    耀眼璀璨的刀光一闪,大门分为两半,露出一个仙风道骨的男子身影来···,正是元松竹驾到!

    云梦居山谷外的云雾依旧,说也奇怪,这些云雾是怎么来的,居然终日也不消散,萧云站在谷口处,一时的心中五味翻腾。

    在这里他送走了仙子一般的梦琉璃,至今毫无音讯,一年之前梦霓裳也在这里与她洒泪分别,而现在他又要跨出这里。

    此时的萧云已非是当年的瘦弱不堪豆芽菜搬模样,那时的萧云,还是不满五尺的儿童,此刻却已是昂然七尺的英俊少年。

    萧云回头望了一眼云梦居小楼的方向,他知道三位师傅等待的是什么人,那是自己的仇人!

    “元松竹!白小蝶!你们二人与我的仇恨又加上了一笔,不仅是屠灭了我从小长到大的山寨,又将给了我第二生命的云梦居给捣毁了!”

    “天道正教!我不会放过你!”

    萧云眼睛之中含着泪,回头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云梦居,随后摸了一把眼泪,一头扎进了云雾之内。

    这时的萧云已是武林中第一流的身手,和来时大不相同,他提聚真气,纵身攀登上百丈峭壁,按照图纸显示的路线前进。

    次日天色微明时分,已出了山谷,一望无尽的云雾再也不见。

    萧云看着山谷的谷口,又是怔怔发愣了片刻,心中酸楚,最后叹了口气,这才摸了摸柳仙子留给自己的包袱,将云梦三圣穷十年之功炼制而成的宝剑提在手中。

    萧云望首那层峦叠嶂的山峦,心中泛起来无限感慨,回想种种往事,历历如在目前。

    但流光如轮,转眼间已然过了十年,十年来,在人生中也不算太短的时光,不知小影是否还安好无恙。

    花清影一直是心中永远不能忘怀的梦,尽管他知道花清影对自己的种种算计!

    也不知道琉璃姐在江湖上如何了,一晃这么多年也是未曾相见,不知安好!

    萧云想起梦琉璃来,不禁豪气忽发,仰天长啸一声,迈开大步,向前行去。

    对于武林来说,萧云很陌生,他没有闯荡过江湖,他对江湖的认知很是有限,萧遥传授他的江湖知识有限,他对武林的认知都是来自花清影和云梦三圣的传授!

    武林就是一个大染缸,更是一个吃人的魔窟,到底武林是什么,萧云并没有多大的认知,但是云傲的传授他始终没有忘记。

    江湖虽险,险不过人心!人心险,最险还是妇人心!

    萧云将腰间的相思绕按了按,这把剑依旧是装在那粉红色的腰带之中,围在他的腰间!

    十年了,十年未曾改变,变化的只是腰带上的带扣不断的向外!

    摸着腰间的相思绕,他的心中再次想起花清影来,心中难受至极,最后叹了口气,又将眼光放在了手中的宝剑之上,这是三圣穷十年之工打造的宝剑,到底是怎样的一把宝剑?

    萧云轻轻一弹手中的宝剑,顿时寒光一闪,剑身弹出,“仓”的一声拔剑出鞘。

    这把宝剑的剑身比一般的剑要窄、要短,而且剑身弯弯曲曲,并非是一把直剑,那样子却像是一条毒蛇,一条闪烁着幽幽的寒芒的蛇人毒蛇,让人一见就知这不是一件凡品。

    萧云手握用力,一颤剑身,剑身低鸣,颤抖不已,颤抖幅度比一般的剑要大的多,这把剑的韧性比一般的剑要强得多!

    萧云心中大喜,试着催动劲气注入到了剑身之中,剑身一抖竟是大幅度的弯折,随着劲气消失,剑身恢复原样!

    这把剑的韧性果真不凡!真是适合自己参悟出来的武功使用!

    萧云将剑插回剑鞘,再看时剑鞘上刻着三个字:云梦柳。

    这把剑叫做云梦柳,正是以云梦三圣的姓氏为名,这把剑不仅仅是云梦三圣的倾心之作,对来讲更是有这不凡的纪念意义,看着宝剑上的名字萧云灵机一动,自己的剑法也有了名字:云梦灵蛇剑法!

    剑法叫灵蛇,其实比那毒蛇还要毒三分,咬人一口,魂灭神消!

    萧云提剑缓步前行,漫无目的,思想着下一步要去何处!

    萧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寻梦琉璃,他清楚梦琉璃的本领,以她之能,江湖之中不可能寂寂无闻,只要到了大的城镇一打听就好!

    此时天刚蒙蒙亮起,已经到了官道之上,官道宽广偶尔有骑马、坐车的人经过!

    萧云也不分目的在何处,只需顺着管道走,一定可以到达大城镇!

    一辆马车走的并不急,在官道上传来“嗒嗒嗒”的马蹄声。

    马蹄哒哒响,人命屡屡收,蹄响辘轳声,几多人命惨收场!

    马车看起来很是豪华,大红色的车篷,装饰品甚是考究,帘珑落着,也是红色,但是其中一个其上一片圆形的空白刻绘着一只血红的的大蝴蝶振翅欲飞。

    萧云向那马夫招手,请求能否捎自己一段!

    那马夫也不说话,马车继续前行,又唤了几句,那马夫仍旧是不予理会。

    萧云正要放弃,那落着的帘珑一挑,探出一个头来,竟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此时马车被那马夫拉住,停在了路边。

    那女子看了一眼萧云,顿时眼睛一亮,“好帅气的公子啊,公子真的要搭乘我们的马车吗?”

    那女子话语刚落,马车里面立刻就传来的一阵的娇笑之声,萧云闻听就是一皱眉,这里面居然全是女子。

    “冰儿,你个花痴,怎的还是看见帅气的男子就走不动路,羞也不羞!”

    冰儿似乎没有听到里面的女子嘲讽一般,仍旧是对这道:“公子,快上来啊!这马车里面还很宽绰呢,带上你一人没问题的!”

    萧云皱了皱眉,就想拒绝,毕竟对方都是女子,自己却是不好搭乘!

    “多谢姑娘了,再下还是走路的好,就不麻烦不姑娘了!”

    萧云刚说完,那叫冰儿的姑娘,顿时脸色一变,“怎的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既然已经惊动本姑娘了,为何还要拒绝?是不是嫌弃姑娘生的丑,你看不上眼了?”

    冰儿气鼓鼓的说着,马车之内顿时又是一阵的哄笑,听声音却是四人,还是刚才那女子的声音道:“对啊,对啊,人家嫌你丑啦,就是你还自己漂亮呢,真是不知害臊!”

    萧云欲要搭乘马车,却是想不到居然惹到了煞星,更是无端惹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