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姑娘被同伴嘲笑,她的脸色顿时更加的难看,气鼓鼓的看着萧云,那眼神若是能杀人,恐怕就被这冰儿的眼光射个了千疮百孔了。

    萧云犹豫不决,总不能让姑娘难看吧,但是若真的上了马车,自己和几个女孩在一起,这···

    萧云正在犹豫马车射出一道匹练,竟是一段丝带向着卷来,“倒要看看是何等的男子,竟是迷得冰儿都魂不守舍了!”

    丝带就像是女孩衣裙上的装饰一般,这段丝带射出其上并不带劲气,杀伤力自然也就有限,看着这使用丝带之人并不是有意的伤人!

    既然不是有意伤人,那么何不就坡下驴,倒要看看这马车之中的都是些什么人物!

    丝带卷中了萧云的手腕,一拉绷直,将萧云拉到了马车边上。

    冰儿顿时喜笑颜开,伸出揉夷抓住萧云的手,将他拉上马车。

    萧云感到极其的别扭,想要甩开冰儿的手,但是她却是抓的紧紧的,她拉着萧云进入到了马车之内,让挨着自己做下,那样子就像是热恋已久的一对小情人一般。

    萧云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想要挣脱开,却是被那冰儿拉的更紧,而且她还把自己柔柔的身子靠在了萧云的怀中!

    “这公子可是我冰儿的人了,你们可不能跟冰儿抢呦···”冰儿嘻嘻的笑着。

    其他女子纷纷笑骂着,嘲笑着,但是这冰儿却是浑然不惧,呵呵呵的笑着,眼中似乎是带着电流看着萧云。

    最让萧云受不了的就是这冰儿不但是言语**,她的手脚也是不老实,尤其是她挑起小指端起的下巴,就像是花花公子调戏良家妇女一般。

    突然萧云有一种被调戏的感觉一样!

    但是萧云却是无法发作,他实在是无法对一个柔弱的女孩动粗,更何况这也是他自己叫的车。

    忍着!即使萧云心中难过,但是面上仍旧是带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尴尬的像哭一样!

    萧云偷眼看了一眼这车里的人,这里面竟有五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年龄和自己都差不多大小,原来这里面不是四个人却是五个。

    除了这冰儿四人之外,最里面坐着一人,这人一身白衣,这女子的年龄似乎大了一些,但也不过二十四五岁,她闭着眼对冰儿这四个女子的打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这女子在修炼内功!萧云一见这女子就是心中一惊,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勤奋的女子!

    其实萧云也在修炼内功,他以逍遥诀内功心法为根基,修炼任何内功都可以做到随时进行,就是睡觉之时也可以缓缓流转,只是没有专心修习内功的效果好罢了!

    再看其他四人,一个穿红一个挂绿,一个穿紫,而冰儿则是穿着一身水蓝色的衣裙。

    这五个人的气息都不弱,不仅仅是不弱,而是强大的异常,至少自己比不上,尤其是那闭着眼一直修习内功的白衣女子,她的气息之强简直就让他有一种呼吸都困难的感觉。

    这女人给人一种大山般的压力!

    最让吃惊的不是这五人身上的气息强大,而是这五人身上的血煞之气更加的强大!

    血煞之气可不是血腥气味,乃是一股杀气,无影无形,但却是真实的存在,是人的气质表现,这是手染无数鲜血后无形之中留下来的一种气质!

    杀气其实是动物之间在攻击对方时候所发出来的一种信号,这种信号需要“第六感”来察觉。

    杀气一般指双手真正沾染过鲜血的人才会有,普通人发怒只是让感觉到你在发怒,没有生命上的威胁,而杀过人的人则不同。

    当他们发怒时,他们心里想的不是揍你一顿,而是当场把你杀死,才能放出这种杀气,杀气浓烈到一定的程度就成为了煞气。

    能把别人生命当做蝼蚁一般的人,在对视时往往会释放出这么一种死亡信号!让人感觉浑身的不适,这就是煞气!

    这五个女人虽然没有摆出攻击的姿势,更是那冰儿还腻在自己的怀中,但是萧云相信这五个人随时实地都有可能出手杀人!

    这五个人互相打闹、玩笑浑然挡不住她们身上的煞气,这五个人到底杀了多少人?

    杀气浓郁到此种程度,她们每个人手上的至少死过数百甚至是千人,这五个娇美如花女人居然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萧云感觉落到了魔窟之中,身边五个娇美如花的可人,其实乃是吃人不哭骨头的恶魔!

    萧云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手中的宝剑,推了推剑身,如此一来右手之间与剑柄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也许就是这些许的距离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呦···,没想到公子还是爱剑之人,如今美人在怀,居然还将这把剑抱得紧紧的,在公子眼中,冰儿居然连这把冷冰冰的剑都比不上···这让冰儿情何以堪···”

    这叫冰儿的女孩儿将的小动作看在眼中,口中说得虽然是如此难过,但是眼中却全然没有难受的感觉,而是眼中充满了戏谑之色。

    冰儿伸出柔夷缓缓的屈指弹了弹的剑鞘,剑鞘发出清脆悦耳的“铮铮”之声。

    “公子手中的剑确非凡品,剑身短而窄,长二尺六,宽看一指半,剑刃锋利,看乃是快剑。”

    “冰儿认为公子这剑不凡还是因为公子这把剑的韧性不凡,冰儿所见不多,但也是见过无数把的上好宝剑,但却是没有那一把剑的韧性比得上公子这把的。”

    冰儿笑嘻嘻的说着,倒是让萧云浑身一颤!

    单纯的敲击了几下剑鞘,就将剑的属性探查的一清二楚,看来这冰儿竟也是懂剑的高手,只是她的剑···藏在了哪里?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却是没有言语,他已经听了出来,这冰儿有意说破剑的属性,就是要告诉他莫要轻举妄动,对方也是一个精通剑道之人。

    萧云看了看那闭目不语的白衣女子的双膝之上横着一把长剑,看起来像是硬剑,那穿紫衣的女子手中一把短刃,应是一把短剑,而那红衣女子却是双手空空,倒是那绿衣女子的腰上插着一长一短两把剑!

    萧云不敢有多动作,他心中清楚,自己学艺十年,也算刻苦,再加上云梦三圣悉心教导和百花心经武功、混沌决武功这样的绝世武学,怕也不是这些女子的对手。

    萧云一出山谷就深陷魔窟,他是否能够安然逃出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