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深陷魔窟,此时他已经猜出这五人不是一般的人,至少是见惯了生死的人,面对这样的女魔头还是忍一时风平浪静!

    萧云也自心中奇怪,难道现在的武林上都是这等高手不成,要不怎的自己一出山就遇到了如此武功高强之人?是自己的运气太差,还是本来高手就真么多,一抓一大把?

    萧云知道在这些女人手中讨不过好去,再加上对方身上血煞之气的影响,一颗心狂跳不止,他暗叫一声:不妙。(书^屋*小}说+网)

    他心神失守了!

    心神失守等于是被人破了心境,这在比斗之中等于是失了锐气、泄了底气,尚未比斗就等于是输了一半。

    萧云闭上眼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内功的修习之中,以此达到忘我,从而平和心神!

    那身穿蓝衣服的冰儿一见萧云闭起了眼睛,嘻嘻一笑,身子又靠了过来,但是无论他怎么施为,萧云好似入了定一般的再无点半反应。

    冰儿气的冷哼了一声,一把夺了萧云的剑。

    贴身的武器乃是武林之中的第二生命,失了剑与失了生命无异,邓傲早就有言:若是比斗之中剑在人在,剑断等于人亡。

    这句话很奇怪,奇怪就奇怪在“等于”两个字,邓傲乃是告诉萧云兵器的重要性,仅此而已!

    萧云失了剑,在冰儿的意料中,他一定会着急来夺,然后他在想假装不理不会,就完全的没有意义,完全可以用同样的法子让他不能不理!

    但是冰儿失望了,萧云一动也不动,不仅仅是不动,他的气息也全然的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明明就在眼前,但若是不用眼看,不用肢体接触,根本就不能发现眼前居然还有一个活人!

    顿时萧云的变化震惊了五人,就连那一直闭目的白衣女子都张开了眼睛!

    萧云就在眼前,但是气息全无,这若是作为一个杀手,潜到了身侧都无察觉,这是很危险的,这个人不能留!

    那白衣女子咳嗽一声,向其她几女使了个眼色,复又闭目修习内功去了。

    内功增长缓慢,但是最怕时间的积累,今日耽误一刻,明天耽误一时,日常月久就会落下很多,这白衣女子懂得这些,所以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时间的修习内功!

    马车在官道上行进的速度并不快,面对着犹如死人一般的萧云,冰儿也是失去了兴趣,将帘珑挑开,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的景色。

    官道两旁也是山青林绿,景色也是不错,只是这官道虽也宽广,但却是寥寂无人,不见一个人影!

    这么宽广通达的官道上有且只有一辆缓缓前行的马车,这本就是不正常的事,但是事情却是真真确确的发生了,这里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

    很多人远远的见到了一辆豪华的红色马车缓缓而来,不管这辆马车中坐的到底是什么人,都早早的闪避了开去,能避多远就逃多远!逃命一般的飞逃!

    真的是逃命,若是逃得慢一点点,就很可能身死道消。

    诺大的官道上有且只有这么一辆缓缓而行的马车,一辆有着豪华的红色轿蓬的马车!

    马车行了半晌,耳中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萧云睁开眼。

    “冰儿,我们有正事要做,你把这人处理了吧,别耽误正事!我们在岳蓝城等你!”

    “知道了,就你多嘴,其实我对这人还很是好奇的,但是他无趣的很,早死晚死的都没有什么关系!”

    萧云身上一麻,三处重穴被冰儿封住,他身子再要行动也是不能!

    “要对我动手了?为什么要杀我,能不能给我一个理由?”

    冰儿在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看你帅气俊朗,不过是个绣花枕头,本姑娘对你失去了兴趣了,玩腻了,自然就是想要你的命。”

    冰儿说着抓起萧云就要向马车外走。

    “带上我的剑!我的剑不能留在这里!”萧云身子不能动,但是嘴却是不受影响。

    “好!你的剑,给你陪葬!”

    冰儿抓住萧云跳下马车,就像是抓着一只小鸡一般,她的轻功高决,丝毫不为的重量而视为阻碍,几个起落已经去得远了。

    “我与姑娘素不相识,更是对姑娘没有非凡之心,姑娘为何要对我赶尽杀绝?”

    “呵呵呵,你却是知道我要杀你了,可是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要杀你啊,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难道我就生的这么面目可憎,像个杀手吗?”

    冰儿抓着到了一片密林之中,将萧云丢到了地上。

    躺在地上,身子不能行动,吃了满嘴的泥。

    冰儿将他拉了起来,倒要看看他想要说些什么,至少也要让他死个明白,毕竟她也可谓是一个失败者,她在身上产生了一种挫败感!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失败!

    “我冰儿每日杀三人,只多不能少,而你不过是第一个而已,所以为杀你,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萧云顿时瞪大了眼睛,“每日杀三人,只多不能少,你这个女魔头,你到底是什么人?”

    冰儿一愣,随即呵呵一笑,道:“也难怪你胆敢拦我们的马车,你难道是新出山的不成,居然连我们都不知道?”

    随即冰儿明白了过来,呵呵笑道:“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找我们麻烦的呢,原来你真的是一个新出山的新秀,不过你运气不太好,遇到我,也算是你倒霉了,今日你就认命了吧。”

    萧云大怒道:“我确实是师满新出山的人,并不是专门寻姑娘的麻烦,既然知道是误会,为何还要杀我,我不明白!”

    冰儿嘻嘻笑道,“我要杀你并不需要理由,但是今日就给你一个理由。第一,你轻薄了本姑娘,玷污了本姑娘的清白,本姑娘自然饶你不得!”

    “第二,本姑娘看上你的这把剑了,本姑娘要占为己有,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最后一个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的龟息大法,你的武功很特别,特别到我们居然察觉不到你的气息,这点太恐怖,你若是要行暗杀之事,难以预防,你不死让我们寝食难安,你不死我们不得安心!”

    萧云闻言大怒,道:“姑娘为何说出这番话来,真叫人不懂了!”

    “第一,我本无意姑娘,都是姑娘···”

    “啪”的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了的脸上,“你是说我自己投怀送抱,是本姑娘轻薄了你,而非是你轻薄本姑娘,是也不是?”

    面对着杀人的恶魔,萧云能否脱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