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觉得委屈,委屈透顶,他本来就是被人家一直的轻薄,被一个美丽而又大方的少女轻薄侮辱了半晌。

    “你是说我自己投怀送抱,是本姑娘轻薄了你,而非是你轻薄本姑娘,是也不是?”

    “但是你与本姑娘有了肌肤之亲,凡是与本姑娘有肌肤之亲的人要么娶了我,要么我就杀了他!”

    “本姑娘不想下嫁给你,即使你想娶我也是不能,所以就只有我杀了你,这个理由是不是很充分?”

    这个理由很充分,至少萧云觉得很充分,但是他很不甘心,而且他觉得很冤,和窦娥比起来,窦娥都不敢喊冤!

    对于第二点也不想辩解了,财不能露白,既然对方探测出了手中的这把剑是把好剑,自然就有了占有之心。

    第三点萧云很想辩解,他并不知道什么龟息大法,其实他只是全身心的沉入到了内功的修习之中,全身的气息全部内敛,或者说是全身的气息都沉浸到了另一个世界之内,他的气息归于自然,就像是一块石头、一块木头,所以所有的人都察觉不到他的气息。

    “姑娘,即使我懂得这龟息大法,但是也不会用来暗杀,更没有理由暗杀姑娘,姑娘多心了,还是放了我吧。”

    冰儿冷冷笑了笑,身上的杀气骤然释放,就像是以她为中心刮起了一阵腥凤,将周围的树木尽数催的弯腰。

    “你给的印象很好,放心,我会好好的安葬你的,同时你的剑我也不要,给你陪葬,如此说来,你该死的安心了吧?”

    冰儿说着玉手一拍,顿时射出一道气劲,将地面炸出一个大坑来,看来这就是她给萧云准备的葬身之地。

    “姑娘,听我一句劝,你放了我吧,否则我就是变成鬼,也要缠着姑娘,闹得姑娘寝食不安,姑娘难道就不怕?”

    冰儿呵呵笑道:“本姑娘杀的人还少吗?根本就不在乎多杀一个,我这双手别说是你,比你厉害多的人也杀得死,即使他们都变成鬼,我也不怕,更何况人死了又怎么会变鬼?”

    皱眉道:“你没死过,你怎么就知道人死后不能变鬼?”

    冰儿只是呵呵呵的笑,她很想反驳一句,“你没死过,怎么就知道死后能变鬼”但是她笑着笑着就不笑了,她感觉到了萧云的异样。

    阴冷!犹如鬼魅降临!没有一点声息!

    阴冷的寒气不知何时已经将她笼罩,周围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层白雾,白雾之中似有鬼影来来回回的闪动,迅速的闪动,只看见一片模糊的白影。

    冰儿身上的血煞之气能将周围的树木摧折,但却是吹不散这白雾,这白雾到底怎么回事?又怎会无缘无故的出现一团白雾?

    “什么人,装神弄鬼!”冰儿大惊失色,被人包围了居然浑然不知,她知道对手的实力非同小可,或者可以说是专门为了对付她而来。

    “上当了!”冰儿突然想起来,刚刚说鬼的时候萧云神情不对,那不像是一个人临死前恐惧的哀求,更像是计谋得逞之时那胸有成竹的样子。

    冰儿身形一转,从衣袖之中滑出两把特殊的兵器,形似正对着的的两轮弯弯的月牙,一大一小,大的朝外,小的朝内,中间是握手,这对兵器名曰鸳鸯护手阴阳断月,看也不看就向萧云的脖颈划去。

    只是断月划过之处空空如也!

    阴阳断月一下走空,冰儿愣在了原地,随后背后一麻,一股阴冷的气息侵入经脉,顿时将她的经脉、穴位封住!

    背后接连数下,身上又有几道经脉穴位被点,同时阴寒至极的寒气侵入体内,让她感觉如坠冰窟,全身都被冻僵,再也行动不得分毫!

    “你的警觉性太差了,我到了你的背后你却是茫然不知,真不知道那么多的人命是怎么被你杀死的,你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不得不说的奇迹!”

    冰儿冻得牙齿打颤,一张口话未出口竟是呼出一口白气来,与此同时水蓝色的衣裙上、头发上开始凝结白色的冰霜。

    “扑通、扑通”两声响,双手鸳鸯断月落地!

    “你个混账,还不赶快把我放开,若是惹恼了本姑娘,要你不得好死,你可知道我是谁,我乃是冰宫的血魔女冰儿!”

    萧云嘿嘿一笑,“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嘴硬,难道你是属鸭子的不成?血魔女,今天我让你变成冰魔女,冰儿···,这名字好听的紧···”

    冰儿已经看的出来,萧云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身份,他既然有心算计自己,又怎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冰儿怒急,别说是她就是其余四姐妹也被他骗了,这人的演技果然够强!

    冰儿破口大骂,奈何内力全失,现在真的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了,柔弱的不能再柔弱!现在她除了大声的咒骂之外别无他法,同时她也希望她的叫喊声能够惊动与她同行的姐妹,毕竟她已经耽误了很长的时间了,奇遇姐妹感觉到异样,很可能过来查探。

    “你刚才说我什么来着,我觉得冤枉的很啊,其实我可是正人君子,哪里轻薄与姑娘,姑娘却是一心要害我性命,这不能不让人感到伤心!”

    萧云说着眼中露出了奇异的光彩,这种眼光落在冰儿的眼中,顿时生出不妙的感觉。

    那是一种赤裸裸的充满了欲·望的眼光,毫不掩饰,具有着强烈的占有欲、攻击性!

    “姑娘说我轻薄,我若是不轻薄姑娘,姑娘也是饶不得我,如此一来,倒不如轻薄姑娘一番,满足姑娘的心愿,到时即使姑娘再杀我,我也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萧云嘻嘻笑着,看着冰儿。

    冰儿冻得脸色早已发白,现在变得有些泛红,这是被气的!她骂的更凶了!

    萧云被骂的心头火气,他本想着嘴上占点便宜罢了,不过被她这么一骂心中一个恶毒的念头不由得涌上心头。

    咒骂声戛然而止,冰儿张大了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萧云的一只手握住了冰儿胸前的一只饱满,有力的抓了几下,又抓住了另一只揉了揉!

    泪水顺着冰儿的俏脸流下,她心中委屈极了,同时又感到了极大的侮辱!一时间恨意绵绵,又无从发泄,只有泪水无声的滑落。

    她的心中杀意滚滚,恨不得生吞了眼前轻薄自己的可恶男人,眼中满是愤怒,委屈与不甘,同时胸口处却是一阵电流流过,让她浑身颤抖,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就这样···

    冰儿泪水涟涟,此时却不知是该让萧云放手,还是让萧云继续下去。

    “二师父说的不错,女人的这里果真是香香的,软软的,很舒服呢!”萧云自言自语的说着,同时心中的火气全消,他手中感受着的仅仅是那份柔软,也不知道这“香香”的是不是也摸得出来?

    萧云一时恶作剧,却是真的玷辱了姑娘的清白,接下来他该如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