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一时的恶作剧居然捉住了冰儿的一对小白兔,想起了云傲告诉他的话,同时他突然又想到云傲说过,女人和男人不同,女人最最引以为傲的高耸是只能看不能摸的,摸了就要对人家负责,想到此处他不由得连忙将手撤回。

    冰儿虽然被冰冷覆盖,触之阴冷,但是入手的绵软还是让萧云有些爱不能释手,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继续下去!

    他狠狠的甩了自己两个嘴巴,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生出这么龌龊可耻的念头,当下悔恨不已!

    一双血红的眼睛,流着晶莹的泪珠,滴滴从脸庞滑落,恨恨的盯着他。

    “瞪着我干嘛,你自找的,我只是想搭乘马车,仅此而已,你活该,你不是主动的投怀送抱吗,你自找的···”萧云大吼着,掩饰着心中的不安与慌乱。

    弥漫的雾气迅速的向冰儿涌动,很快一层坚冰将冰儿覆盖,冰儿整个人成为了一个冰人!

    “坑挖好了,给你种到地上,按日子给你浇点水,施点肥,然后长一堆的冰儿!”萧云说着将冰儿推入坑中。

    萧云抓过自己的云梦柳宝剑,用土掩埋好了冰儿,之后飞也似的逃了,不敢回头,也不敢久留,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

    萧云心道:“地气能化去I你身上的寒气,希望你没事!”

    冰儿的眼泪,冰儿的委屈···萧云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觉得自己做的太过了···

    自己难道要为她负责?可是她是要杀自己的,投怀送抱的也是她自己,自己这是以牙还牙,自己不杀她,只是将她冰封一段时间,让她没时间追赶自己,自己没有错···

    萧云的身后没有人追赶,但却是落荒而逃,他的心狂跳不止,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让他恨不得肋生双翅远离此地!

    轰然一声爆响,炸开土层,一袭红衣骤然闪现,出现在了冰儿的面前,她的身上燃烧起了一团火焰,赤红的火焰。

    数点火光射到了冰层之上,射穿冰层,射入到了冰儿的体内。

    冰儿身上覆盖着冰层骤然碎裂,她已经看清了眼前的人,心中的委屈更甚,眼泪恰似断了线的珍珠。

    “掌门师姐,冰儿,冰儿被人欺负了···”冰儿就像是受到了欺负的孩子遇到了母亲一般哭诉,完全没有一点魔女的风范。

    “我知道了···”那红衣女子说着竟是身子一震,嘴角流出一线黑色的血!

    “掌门师姐,你···”

    “我没事,中毒而已,不要紧!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们···,绿衫姐姐说师姐要去会元浪,我们想要替掌门师姐···”

    “胡闹,什么时候我需要你们帮忙,你们以为凭借着五阴聚煞阵能够对付元浪吗,还不赶快回去?”

    红衣女子一动怒,顿时又是一阵的呕血!

    “掌门师姐···”

    “快去!”

    冰儿无奈看着红衣女子,拾起鸳鸯断手双月,眼中含泪一步一回头的而去。

    血仙碟嘴角不断的呕出紫黑色的血液,她知道自己再难压制体内剧毒,死期将至,不由苦笑一声,正在此时却是感到一股异样的冰寒,正是冰儿身上破碎的冰甲所散发。

    这冰甲不是一般的冰,其中居然蕴含着浓郁的冰山雪莲气息。

    “天不灭我血仙碟,我身中剧毒,又遭体内火莲灵力反噬,几近爆体,却不料有雪莲之气削弱我体内的火莲灵力的反噬,更是可以利用两者的交融之中和之气解除毒厄,使我功力大涨,因祸得福,因祸得福···”

    血仙碟一声长啸,顿时玉口轻张,将所有的白雾、寒气尽数吸入腹内,而后盘膝运功开始炼化这雪莲之气,“好可惜,怎么不多来点···”

    萧云做了亏心事,心中懊悔不已,倒不是觉得对不起冰儿,他觉得对不起小影,更是对不起梦琉璃甚至是梦霓裳!

    萧云长时间的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见到年轻貌美的女孩难免的心猿意马,这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萧云一路急行,中午时候已到了岳蓝城。

    岳蓝城乃是中原武林之中少有的大城市之一,依托岳蓝山而建,就像是天道城依托着天道山而建一般。

    只是岳蓝城和天道城不同,这岳蓝山上并没有什么门派坐镇,但是岳蓝山资源丰富,几乎涵盖了武林之中大部分的资源:锻造武器的矿产、制作铠甲的衣料、特产的药草等等,

    岳蓝城是一个交易大城,同时也是资源争夺开采、争夺之地,谁掌握了资源,谁就拥有财富。

    岳蓝城不是和平之城,争斗随处可见,尤其是大街之上杀人越货者也是不少,更是成为了一些恶贯满盈的武林败类的长居之地,而与岳蓝城不远的云雾城更是成为武林逃亡的败类之流的乐园!

    乱并繁华的城市,其中更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高手和纷争!

    萧云到了岳蓝城的时候正值饭口,闻到饭馆传来的饭香,肚子里面咕噜噜的一阵翻腾。

    他抬头看了看,见前面就是一间大客栈,饭菜的香味就是从这里面飘出来的。

    萧云没有犹豫,背着柳寒烟留给他的黄色包袱,提着宝剑跨步走入这间客栈。

    萧云的打扮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这里面来来往往的武林人士居多,向这般的武林人士多的如过江之鲫,数也数不清!

    客栈生意火爆,放眼一看座无虚席,萧云只好向二楼走去。

    二楼环境相对好一些,光景也开阔,当然吃同样的饭菜,那花的钱自然就相对高点,正是因为如此,一楼座无虚席,二楼之上的空座倒也是不少。

    还没有落定,就听一个女子娇笑道:“公子,这边坐!”

    萧云一楞,这声音好熟,抬头看时,却是一惊,在临近窗口的位置做了五个人娇美如花的女子。

    其中一人穿白,面无表情,只是看了一眼又闭目修习内功去了。

    另外还有一人穿红,一人挂绿的,一个一身紫衣的三个明艳美丽的少女,除此之外还有一人,这人在最边上。

    最边上一人一身水蓝色的衣裙披着一件很不合节气的宜的毛披风,紧紧的裹得犹如一个粽子,她的披风无风自摆,对着萧云怒目而视的,那样子恨不得将身上的肉一口口的咬下,吃他肉喝他血这才心甘!

    说话的是那紫衣少女,他正招手向萧云打着招呼!

    萧云本能就要走,他可不想和这群杀人的魔头在一起,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二楼虽然说是贵了点点,但是也没有贵的离谱,怎么这里居然没有多少人!

    那紫衣少女一路小跑的过来拉住萧云,“哈哈,我就说你命好吗,你说说你是怎么得罪我们冰儿了,惹得她一直的眼泪汪汪的,我与她相识了也有五六个年头了,从未见过她如此,你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萧云尴尬极了,想要挣脱开,但缺是不能,那紫衣少女的内功比他还要深厚很多,她不撒手,萧云如何可以挣脱得开!

    其实萧云也知道,再次面对着冰儿的话,自己再也讨不得半点好出去!

    那次偷袭得手是冰儿大意所致,更是体内的雪莲释放的寒气让她突然间失去了动作的灵动!

    萧云被点了穴道的人还能自行解穴,这点冰儿没有想到,萧云的武功高决,内功其阴极寒也是让冰儿始料未及。

    冰儿并未将萧云放在心上,而知道她的厉害,全力施为,再加上内功的阴寒气劲早已缓缓发动,麻痹了她的知觉,使得她感觉下降,就是手脚的动作也受到了极大的延缓!

    寒气的影响不仅仅是直接攻击,还能让经脉之中的内息流转缓慢,从而无论是内力还是动作都受到极大的影响,而且还不自知。

    萧云知道自己施展了第一次暗算没有第二次的施展机会,所以他知道再次见到冰儿的时候逃跑是最佳的方案。

    但是现在逃跑不行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那紫衣女孩上来就拉住了他,而且直接扣住了他的脉门!

    太大意了,大意到让人轻易的扣住脉门,这等于把自己的性命教导了别人的手里。

    萧云江湖经验实在是太浅!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仅仅凭这一点,自己送命都不冤枉!

    萧云再次落入五魔女的手中,这次又将遇到怎样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