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刚刚逃出生天,来到岳蓝城,没想到的是又遇五魔女,而且一下子脉门还被对方扣住,这一下子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别人的手上。

    萧云无奈,面上带着尴尬的笑,被那紫衣少女拉着坐到了一处,他的对面就是满眼都喷着怒火的冰儿。

    “没想到冰儿姑娘能来的这么快!身子可是暖和了?”萧云尴尬的笑了笑,同时眼睛还是不是的看向冰儿的某处,“还痛吗,我抓的力量大了些。”

    冰儿险些气的吐血,她身上的寒气依旧没有去除干净,否则也不会大热天的裹着冬季越冬用的毛披风,更让她感觉屈辱的是她的胸前火辣辣的疼!

    萧云没轻没重的在她的柔软处留下了几根红色的指印!

    冰儿豁然站起,衣袖之中寒光闪烁,一对护手鸳鸯断月从衣袖之中滑落握在了手上!

    玉手轻轻搭在了冰儿的手腕之上,按住了她握住鸳鸯断月的手!

    白菲向来甚少说话,但是她的地位无疑是这五人之中最高的,她出手拦住了冰儿,冰儿无奈也就强自按捺心中的杀意。

    她们来到这里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萧云,更何况她们根本就不知道萧云的名字,也不肖知道,因为在五人的眼中萧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那紫衣少女拉着坐定,歪着头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似是再看一件稀世古玩一般。

    楼梯上脚步声响,两人各持一把佩剑一边说着话,一边向楼上而来,只是两人刚刚到了楼上,就看见了五魔女和萧云几人,以其说是看见萧云倒不如说是视如无物,但是他们看到了那五个女子。

    这两人见到如此绝色居然是如见鬼魅,浑身发抖,相互搀扶着扶着楼梯小心翼翼的想要下楼。

    由于紧张、恐惧,楼梯本也不滑,奈何这两人的腿脚发软,浑身打颤,居然是迈步艰难,一个不慎,两人一同滑下,滚作一团。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楼上之人的注意,在这楼上的人本就不多,但是这些人就像是没有见到两人滚下楼梯一般,继续吃着饭。

    萧云却是奇怪,这两人好端端的怎的滚下楼去了。

    看着托着腮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看的紫衣少女,萧云不由得脸上发烧,顿时觉得尴尬无比。

    这五个女人之中,除了冰儿对自己怒目而视,紫衣少女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其余三人几乎都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就像是看一块臭番薯、烂土豆一般,这是赤露露的漠视,视而不见不过如此!

    萧云心中泛起了一股寒意,这五个人之中,有三个人已经把自己当作了死人,有一个恨不得自己马上就变成死人,只有这个紫衣少女不是,她把自己当做了玩物,可以随意揉捏的玩物!

    这五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紫衣少女的双手托着腮,自然也就松开了扣住萧云的脉门,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萧云拱了拱手,起身,“看见冰儿姑娘安然无恙,我也算是放心了,就不打扰几位姑娘用膳,在下告辞!”

    “公子不要急着走吗,你看酒菜已经摆上,何不喝一杯再走?”那紫衣少女说着,玉手不经意间又向萧云的脉门扣去。

    萧云已经有了准备,焉能再次被人扣住命脉,手腕一沉,那紫衣少女一手走空。

    雷不会击中同一棵大树,马也不会在一块石头上绊倒,用了一次的招数在想使用第二次很难奏效!这个道理不仅是萧云懂,这紫衣少女也懂!

    紫衣少女的手一招走空,骤然间手中一团紫气氤氲,气劲涌现,她屈指一弹射出一道劲气击向萧云的小腹。

    距离如此之近,几乎是贴身而发,居然能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劲,这全然超出了萧云的认知!

    无论是拳脚、刀剑、气劲都是一样,想要发挥它最大的力量,至少要有一个合适的距离,距离太短力量来不及凝聚,自然也就没有了力量!

    所谓大强招、悍招,无一不是一定距离之外而施展出来的强大招式,而这么短的距离就能弹射出如此强悍的劲气,这让萧云始料未及,他以为贴身战就能摆脱对方极招的攻击没想到照样被对方所制!

    这紫衣少女贴身而发的劲气刚猛异常,根本不似是仓促凝聚而发,这道气劲不是普通的气劲,这是有着专门的内功心法所成的特殊气劲!

    太出乎萧云的意料之外,更是他的武道经验不足,被紫衣少女一招得手,气劲透体而入,将他的穴位闭住。

    萧云穴道被封闭,半边身子发麻,抬手抬脚都似是有万钧之力束缚一般!

    那紫衣少女呵呵一笑,“公子,不要急着走吗!你看这酒菜都已经摆好,何不好好吃完再说!”

    那紫衣少女扶着萧云又坐了下来,这次容不得他不坐,一股气劲封闭了血脉,侵入到了他的奇经八脉!同时那紫衣少女又在身上连点两下,萧云感觉侵入体内的那股气劲失去了活性沉寂在了自己的经脉之中。

    中了这紫衣少女这一招的人在一定层度上已经等于宣告了他的死刑,那股气劲并非是一般的气劲,而是焚化气劲,连锁焚化,一旦这股气劲侵入体内就会焚烧奇经八脉,直至将全身经脉毁坏殆尽才至!

    紫衣少女双手托着腮,似乎这一切都不是他做的一样!

    “公子被冰儿点了穴道不知道是怎么逃跑的,不过云儿的这焚化气劲可不向封闭穴道那么简单。”

    “云儿暂时封闭住了公子体内的焚化气劲,一旦公子冲开穴道,这焚化气劲立刻就将你的奇经八脉焚烧殆尽,公子还是不要尝试着冲穴了,倒要看看公子何时化成一滩灰!”

    那叫云儿的少女嘻嘻笑着,看着萧云。

    萧云的心中感觉比吃了十斤黄莲还要苦,但是这苦却是无处可说!

    “公子你且说说,你是怎么得罪了我们的冰丫头,让他这么对你恨之入骨?”

    萧云苦笑道,“我哪里是冰儿姑娘的对手,又怎敢得罪冰儿姑娘,不过是冰儿姑娘热了,让我给他弄点冷气解解暑,仅此而已!”

    云儿呵呵一笑,看了看怒容满面的冰儿,又道:“公子得内功很特别啊,阴寒、奇冷,云儿没见过这么阴寒的内力,不知是不是公子服用过什么奇寒属性的灵物?”

    萧云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再说一句话,他心中清楚,这五人早已经把自己当作了死人!

    焚化气劲侵入体内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气劲的属性,知道这紫衣少女已经对自己下了杀手。

    逍遥诀内功心法在体内奔腾,迅速的化解着焚化气劲,不仅如此,他还将这焚化气劲的原理分析的差不多,可谓是因祸得福!

    萧云因祸得福参悟出了焚化气劲,不知他能否逃出五魔女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