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受制与人,暗中运转着逍遥诀内功心法,逍遥诀内功心法在体内奔腾,迅速的化解着焚化气劲,不仅如此,他还将这焚化气劲的原理分析的差不多,可谓是因祸得福!

    萧云也学着那白衣少女抓紧一切时间的修习武功,他知道自己的根基比较薄,必须抓紧一切时间修炼。

    眼下刚萧云一出山就遇到了五个如此武功高绝的少女,还不知道武林之中这样的高手还有多少,尤其是那元松竹、白小蝶夫妇,虽然他只是一瞥只见,就知道两人的武功更是高的离谱,若是他见到血仙碟大战二人的话,说不定下巴都惊得落地。

    云儿见闭目不语,兴趣全失,嘴里嘟囔着,“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真没劲!”

    萧云不加理会,他知道与女人斗嘴最是吃亏,别说是没理,就是你占着天大的理由,也是没理!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从楼下传来,来人不少,至少十数人!

    虽然萧云闭着眼睛,但是知道这些人都是武林人士,而且他们的武功还不低!

    “大师姐···”其中一个声音分明是女子的声音,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

    “慌什么,咱们仅仅是吃个饭!再说了咱们神女剑派又没有得罪她们!”那大师姐道。

    本在一心沉浸在内功的修习之中,只是一听这声音陡然间睁开双眼,眼中精芒四射!

    他听出来这个声音了,这个声音很熟,熟的他连做梦都会听到,是梦琉璃的声音。

    一把剑带着剑鞘顶在了的胸口,虽然剑未出鞘,但是一股剑气已经透剑而出,只要她内劲一吐,这把带鞘的剑就会瞬间刺穿他的胸膛。

    “你敢耍什么花招,瞬间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不仅仅是你,就是那十几位姑娘也要因你而死,你若想死后风流快活,我就让那十几位姑娘给你陪葬。”

    说话的那面无表情一直闭目修习内功的白衣女子,她看起来没有注意萧云,其实对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萧云突然听到梦琉璃的声音,内息一乱顿时就引起了白菲的警觉,她以为萧云又耍什么鬼主意,当下以剑抵住了的胸口。

    那红衣少女也是冷冷一笑,“菲儿师姐,何必留着他碍眼,依我看早早一剑解决了,也省心,免得还要让他分了我们的神,毕竟接下来将会是一场生死恶战!”

    “大师姐说要见识见识这人,让留着的,就你红衣总是说打说杀的,惹得大师姐不高兴!”身穿紫衣的云儿道。

    那红衣少女的名字就叫红衣,她听云儿如此一说,冷冷一笑,“我瞧见他偷看绿衫的眼神贼兮兮,心中就不舒服!”说话间却是伸手握住一旁绿衣女子柔弱无骨的玉手。

    “咦,女人和女人?”萧云心中奇怪,但是嘴上却说道,“我哪里偷看她,再说了你们都是女的,我看她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分明是她在瞧我,难道你看不到?”

    “不要胡说八道,再多嘴多舌,我杀了你!”那绿衣女子一怒,却也是将手从那红衣女子手中抽开。

    “好了,好了,乖乖绿衫,我知道他是胡说呢,怎么会听信不出她的挑拨?”红衣女子面上带着笑安抚着绿衫女子,原来那绿衫女子就叫绿衫。

    “奇怪,奇怪,红衣女子像是讨好那绿衫一般,而绿衫却好像很反感红衣,但却是不敢发作,假装迎合,真的很奇怪的一对组合。”萧云心中暗自菲薄着。

    刚刚上楼的那十余人寻了一个远离她们的桌子围定,这时那群女子之中有一个人正在好奇的打量着这边。

    那人看了半晌,挠了挠头,转头向那带头之人道:“姐姐,你看那人怎么那么像云啊!”

    “别胡说!吃饭!”很显然梦琉璃并不想招惹这几个女子,尽管他也看出那男子和很像萧云,不仅仅是很像,而且她几乎可以确认那就是。

    “是云啊,我不会看错啊,我过去看看!”说话的是梦霓裳,她站起身来就要走向萧云!

    “坐下!你认错人了!云早就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会出现也只能在梦里!”梦琉璃将梦霓裳拉住,并向她使了个眼色。

    梦琉璃和梦霓裳的说话声音虽轻,但却是躲不过那五个女子和的耳朵。

    “呦···,原来公子叫云啊,真是巧耶,我也叫云呢,大家都叫我云儿,不知公子高姓大名,怎么会和神女剑派的人认识,抑或是···和反联盟的人认识?”

    “神女剑派?反联盟?”萧云心中回忆着这两个名字。

    神女剑派算是江湖上的一个小门派,虽然门派不大,但却是历经江湖几百年了,也算是有着一定的历史底蕴。

    门派之中全是女性弟子,而且向来不招惹是非,也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属于自给自足的门派。

    但是最近十余年神女剑派面临着灭派的危机,历经几百年的神女剑派眼看就要从此在江湖上消失,所以神女剑派的弟子也开始在江湖上大举抛头露面。

    云儿见萧云眼睛虽是睁着看着自己,但是他的眼中并没有自己的影子,这让她很生气!

    堂堂血魔女居然不被人看在眼中,这让自恋的云儿有些受不了!

    云儿发怒,非同小可!但是她没有发作的机会,白菲的剑轻轻一荡,将发怒的云儿按下!

    萧云看了看云儿,又看了看白菲,心中猜测着这叫菲儿的人的身份!

    “说,你是什么呢人?”白菲没有一丝感情的道。

    “我叫云霄,只是刚刚出山之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神女剑派、反联盟,还请五位姑娘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有得罪姑娘之处,还请原谅!”

    “原谅?我们是可以原谅你了,但是冰儿怕却是不能原谅你了,更何况···大师姐已经言明说要见识见识你···,你的命是属于大师姐的···”云儿微微冷笑道。

    萧云冷笑一声,“照你这么说,你打入我体内的那气劲也不敢发动了,就是这冰儿姑娘也不能对我动手,既然如此,再下就不奉陪了!”

    实在是萧云不想和这五个女人待在一起,她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而且也看得出来她们口中的那个大师姐的话冰儿不会听,红衣不会听,而那穿着绿衣的少女只是看热闹,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视萧云的性命犹如草芥!

    萧云感觉自己随时都有死的可能,而且自己若是不趁早离开很可能会给琉璃师姐引火烧身。

    萧云的心中也很痛苦,梦了好几年,想了好几年,简直可以魂牵梦绕的人就在眼前,但是却不能互诉衷肠,更是不能相认,这种痛苦让他很难过。

    “云霄,你一定认识神女剑派的那两个人,你敢轻举妄动或者你死了,她们都会给你陪葬!”

    白菲一下子在抓住了萧云的弱点,她已经确信绝对和神女剑派的两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萧云只好坐定,心中却又开始乱了,他不知道该怎样摆脱这样的局面,又该如何不给梦琉璃惹麻烦。

    脚步声再次传来,萧云扭头看时却是一个的男人,同时他心中大惊,没想到自己刚一出山就遇到如此多的武林高手。

    又见高手来临,不知萧云下步将如何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