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刚刚上楼来的男子身材高大,长相粗犷,满脸的络腮胡子,脸上还有一个长长的刀疤,从额头起划过眼角,直到嘴边,却是差之毫厘伤到了眼睛。(书^屋*小}说+网)

    这道伤疤触目惊心,像是巨大的蜈蚣趴在脸上,也不知道这伤口是怎么来的,这么大的伤口不知是刀伤还是剑伤,没把脑袋一分两半真是侥幸!

    这粗犷的汉子手中提着一把大刀,漆黑的刀鞘上缠着草绳,看起来不伦不类。

    那男人上楼左右看了看,一见五魔女和萧云愣了愣,似乎有些犹豫,但是当他看到梦琉璃一桌人的时候又鼓起了勇气,提着大刀向她们走去!

    “琉璃姑娘,你我有缘又见面了,这几日不见你又清瘦多了,让我看着都有些心痛!”那大汉看起来粗犷,说起话来却是文质彬彬,似是书生一般,言语之中对梦琉璃好像是很关心,但又不像,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梦琉璃似乎是没有听见那人说话,端起茶杯安然自若的喝着茶水。

    “女人的高贵都是假装出来的,放到床上就原形毕露了,只是不知道琉璃姑娘在床上是何等光景?”

    “放肆!”

    梦倪裳率先发难,手中的剑豁然出鞘,与此同时数人的剑纷纷出鞘指着那粗犷的大汉。

    “不要和畜生一般见识,我们是人,不是畜生。”梦琉璃面色冰冷,但却是依旧安然自若的喝着茶水。

    “畜生?是人是畜生,到床上一试便知,说不定琉璃姑娘还会因此爱上我这个畜生也说不定。”

    萧云大怒,他实在是忍受不住这人如此的侮辱梦琉璃,她视梦琉璃为仙子临凡,乃是心中挚爱的女子,怎容别人如此出此粗俗的言语侮辱?

    “不要乱动,怎么?看到自己的心上人被人调戏了心中难受不成?”那紫衣女子笑嘻嘻的看着萧云,与此同时白菲的剑也动了动,也是警告萧云不要轻举妄动!

    萧云怒极,即使是紫衣女子做好了出手要自己命的准备,即使白菲一剑就会断送自己的性命也要出手,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侮辱,而自己为了珍惜自己的性命就一直的忍受着,这不是萧云的做派,他不能忍!

    萧云横眉立目,身上蓝茫闪烁就要发难。

    就在此时一道红影飘然而至,却是一位身穿火红衣服的明艳少女登上二楼。

    她看了看那临窗而坐的五女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五人怎么会同时在这里,当下上前道:“五位师姐好!”

    云儿呵呵一笑,“是如筠啊,好巧呢,是我们背着掌门大师姐叫而来岳蓝城小聚一番,没想到你也在呢,要不要一起啊?”

    沈如筠笑道,“难道也要宫主也来岳蓝城?如此见一见也好!”

    “人太聪明了不是好事,我们可没说掌门师姐要来,不要乱猜!”白菲道。

    云儿拉着沈如筠坐在身边,沈如筠看了看萧云皱了皱眉,“众位师姐,不知这位公子是···”

    云儿拉着沈如筠的手道:“这位公子可是大有来头,刚刚已满出山就得罪了我们冰儿,不仅如此还让掌门师姐对他另眼相看,这是掌门师姐点名要的男人···”

    “宫主要的男人?”

    这话让人听了就产生无限的遐想,但是沈如筠却没有替萧云感到庆幸反而是替他悲哀,因为冰宫的人几乎都知道宫主是有男人的叫做颜无杀,颜无杀的下场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生男人如颜无杀,不如悍然一刀做太监!

    “这男人怎么得罪宫主了,还要宫主亲自出手?几位师姐何不做做好事,干脆一剑杀了他也算是给他一个痛快!”

    萧云浑身一震,扭头看着沈如筠,脸上出现了不解之色,“不知姑娘芳名,为何出口就要小子的性命?”

    沈如筠呵呵一笑,似是看死人一样,“天道盟沈如筠!”

    萧云点了点头,故作惊讶的问道:“你就是沈如筠?天道盟的沈如筠?”

    沈如筠心中大喜,没想到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居然听到过自己的大名,当下笑盈盈的点了点头,“正是!”

    萧云目中闪光,笑道:“刚才那脸上有着刀疤的持刀大汉还口口声声的嚷嚷着他连天道盟的沈如筠都睡过,什么样的女人没睡过,还说沈如筠的高贵、骄傲都是假装出来的,一放到床上就原形毕露了,我还在猜想这天道盟的沈如筠是何等样人,没想到一见姑娘,果然是光彩照人···”

    “噗、噗···”一连数声,身穿红衣、绿衣的少女就连满脸怒容的冰儿都是一口茶水喷出,那一直冷若寒冰的白菲也是扑哧一笑,随即又掩饰住自己的失态!

    云儿早已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不断的排着桌子、捂着肚子。

    沈如筠脸色铁青,一身如火一般的衣裙无风自摆,豁然站起向那伤疤男走去。

    “吴仓,你太过分了,平日里都是熟人,你口无遮拦我不愿理你,今日当着外人尤其是当着我的众位师姐,你怎的如此胡言乱语!”

    “啪”的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沈如筠和吴仓的脸之间爆发出来,楼上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铁面蜈蚣吴仓在天道盟中也是重要成员,武功高绝莫测,身受盟主器重,别看他面相丑陋但是尤爱美女,尤其是对于同盟内的沈如筠更是死缠烂打,发誓非要追到手不可。

    爱美之人人皆有之,但是无论吴仓如何的死缠烂打就是难以打动同样在天道盟中重要地位的沈如筠。

    吴仓对沈如筠的穷追猛打,自然引起了同盟人员的取笑,这吴仓不甘丢这脸,本来没有的事就信口胡说,吹牛总说沈如筠对自己暗送秋波啦,对自己眉目传情,两人相约小树林啦,时间一长这件事就闹得联盟内部人尽皆知。

    沈如筠找过吴仓,两人还险些翻脸,但是吴仓脸皮够厚,武功又高,沈如筠拿她也没办法,只是对他不予理睬!

    没想到今日当着外人的面,尤其是自己的五位师姐,还说出那样的话,这样沈如筠的脸上顿时挂不住,当下不由分说的指责起了吴仓。

    萧云自然不清楚沈如筠和吴仓的恩怨,但是沈如筠的话让他心中不痛快,同时他又想着给梦琉璃解围,想要言语激怒吴仓,如果吴仓敢过来向自己发难,相信这五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定会出手解决了他。

    没想到的是无巧不成书,这一句话直接就捅了沈如筠的肺管子,让她气怒不已,顿时忍不住给了吴仓一巴掌。

    “如筠,别听那小子胡说,那夜的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我知道那夜你是把我当成了盟主,但事后我真的听你的话了,那夜的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这下子真的是不打自招,两人之间的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吴仓始终还是一个粗人,虽然学的几句文化词,没说几句话就已经原形毕露了。

    沈如筠顿时暴怒,“吴仓,你找死!”

    “不要演戏了,有什么手段谋尽管使将出来吧!”

    梦琉璃骤然起身,她白衣飘飘如若临凡的仙子,手中宝剑已经出鞘,犹如仙子剑舞一般,挽出几个剑花,竟是突然间出手,数道剑气向着吴仓和沈如筠罩去。

    梦琉璃骤然出手,与此同时与她同行的众女纷纷出剑,十数道剑气笼罩了大片的面积向着吴仓和沈如筠罩来。

    “哈哈,居然被看出啦!本想着我俩内斗之际趁机向你们出手,没想到被你一下看穿!佩服,佩服!”

    吴仓大笑一声,手中大刀骤然出鞘,呈现扇形的刀光向着众女扫来。

    与此同时沈如筠手掌之上亮起火红色的光幕,随着她的双手一挥,迅速撑开,将她和吴仓罩住。

    数十道剑气射到光幕之上,那光幕一阵的摇动,将十数道剑气尽数消弭殆尽。

    “火云罩神功!”

    梦琉璃一见这火云罩神功所成的光幕亮起就知道对方早就有了准备,而且是针对着自己而来。

    梦琉璃一动手,顿时周围吃饭、喝茶的众人纷纷亮出兵器,眨眼间神女剑派的众人尽数都被包围!

    梦琉璃脸色阴沉,从坐到这里的一刻起她就感觉不对。

    他们所在的区域除了那五女一桌之外倒也没人,谁也犯不着触怒这五女的眉头,所以远远的躲在了另一侧的位置。

    而另一侧周围的桌子大大小小的都被人占了,而就剩这一张大桌子,靠墙的桌子,正好容纳得下十余人的大桌子,当然神女剑派的众女会选择这里。

    不知不觉间神女剑派就陷入到了包围之中,不知梦琉璃、梦倪裳姐妹能否顺便脱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