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间神女剑派就陷入到了包围之中,直到她无意间看到那些人注视着自己等人的眼神,梦琉璃这才看出周围的环境,心知已经被包围,顿时心中就是一惊,但是她并不着急!

    她搞不清楚血魔女的打算,若是血魔女出手无论她们如何防备最终的结局的都已经注定,但是梦琉璃也想到了血魔女不会出手对付自己!

    要对付她们十几人根本不需要五个血魔女聚齐,更何况血魔女有血魔女的尊严,她们若想杀人的时候觉不需要其他的同门插手,除非他们是带队屠杀!

    眼前明显不是五魔女带队屠杀,所以梦琉璃不担心她们会出手对付自己!

    神女剑派还有退路!有退路梦琉璃自然不会害怕,所以她还是很安静的喝着水。

    铁面蜈蚣吴仓来了,梦琉璃认得这人,他就像是一只讨厌的苍蝇一般曾经纠缠过自己,但是现在两人分出不同的联盟,乃是仇敌,这人到此不仅仅是纠缠自己,他没这个胆量!

    沈如筠借势与吴仓站在了一起,两个人足以把神女剑派的唯一出路堵住!

    两个人根本就不需要动手,只要将这出路堵住,周围的人一拥而上,神女剑派引以为傲的剑阵就会被破。

    神女剑派的门人武功算不上厉害,但却是无人敢惹,一来对方都是女子,谁也不愿意招惹,二来就是这群女子的心特别的齐,往往都是一起出手,十数道剑气纵横飞舞,除非是具有压倒性的力量,否则谁也不敢轻摄其锋。

    神女剑派的剑阵其实不是阵,而是聚在一起互相配合的十分默契的出手!

    剑气是大面积的袭击,最适合就是在这开阔地战斗,而在相对狭小的地方就对神女剑派的配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同时周围都被包围,一旦被突进,配合的十分默契的剑阵也就会被分隔成一盘散沙!

    被分隔开的神女剑派之中除了梦琉璃的武功已达到一流高手的行列之外,其余之人不过是带切的菜!

    一旦阵型被突破,梦琉璃将要面对着吴仓和沈如筠的联手攻击,而且她也顾不得身后同门的被屠杀,这是一个死局!

    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猎杀!吴仓和沈如筠站到了自己的面前,梦琉璃就已经预感到了,而且两人到场也是一个信号!

    梦琉璃听到了拔剑的声音!不是一声,而是数声,虽然轻微,但却是逃不过她的耳朵!

    缓缓拔剑的声音!虽然在吵杂的环境之内但是梦琉璃的耳中尤为的清晰、刺耳!

    先下手为强,梦琉璃决定先将武功最高的两人拿下,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如果把这两人击杀,简直就是进可攻,退可走。

    梦琉璃也是见多识广,但是她确实没有想到沈如筠居然会火云罩神功。

    火云罩神功乃是冰宫不泪天的不传绝技,非是冰宫主要成员不能修习,沈如筠算是冰宫五位血魔女之下的十大高手之一,自然是有资格修行,但是她以前却从未显露过,所以梦琉璃失算了!

    火云罩神功吸收劲气,剑气也是劲气的一种,自然会被吸收!

    十余人的剑气都被火云罩神功吸收!

    与此同时神女剑派的众人彻底的陷入到了包围当中!

    “天道盟欺人太甚!”楼下传来一声大喝,这人底气十足,光凭声音就知道这人的武功不弱。

    这人是从一楼跳上来的,手中一把长剑,长剑搅动起螺旋状气劲将那扇形的刀气挡住,与此同时这人落在了梦琉璃的身边。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样貌俊朗的男子,年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眉宇间透着一股精气,一看就不是俗类。

    那人一身青衫猎猎作响,手中长剑斜指地面。

    神女剑派众人迅速的聚拢到一处,长剑一致对外,那男子眼中的凌厉化作了无尽的柔情看了眼梦琉璃,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并且冲她点了点头,示意梦琉璃放心!

    梦琉璃眼中也出现了温柔,微微一笑!

    萧云心中就是一颤,梦琉璃的这种眼神,这种微笑他很熟悉,做梦都会经常的见到。

    梦琉璃平时不喜笑,总是一副冰冷冷的神态,她曾是说过她只会对着他喜欢的人笑,也只会笑给他喜欢的热,

    琉璃姐有了心上人了!这是萧云的第一个念头。

    萧云咬了咬唇,手不由得紧紧握了几握,眼中现出了哀伤之色!

    其实萧云心里早有了这种预感,梦琉璃如此绝代佳人到江湖之中自然会引起很多人追捧,而自己算得上什么?

    在云梦居山谷之中只有自己一个男人,琉璃姐又是对爱情懵懵懂懂的所以对自己倾心,但是入眼繁华的江湖,无数的青年才俊犹如过江之鲫,自然她又有了心上人!

    萧云咬着唇,不知不觉间有血从唇间滴落,滴答、滴答···

    “咦,你受伤了,呵,看到了什么,心上人另有新欢?自己苦心来寻,却发现她已经心有所属,而她心中的人已不是你,心碎的感觉···”云儿笑嘻嘻的看着萧云唇间滴血的。

    萧云的眼中出现了泪水!狠狠的握着手中的云梦柳宝剑。

    “本想看在你心上人的份上,在她有危险的时候出手相救,看来不必了···”云儿呵呵笑道。

    白菲一直的注视着萧云,她感觉到了这男人的哀伤,莫名的心中居然也不是滋味,“你见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你爱她就要相信她,你怀疑她本就是因为不爱她!”

    “不爱她吗?”萧云自然不会认为自己是对梦琉璃虚情假意!

    “放弃也是一种爱!她的幸福就是你所愿,也是你多所爱之人的表达···”

    萧云闭上眼睛,心中的苦楚难以排解。

    “菲姐姐,你又说教了?菲姐姐是医者不能自医,菲姐姐什么时候能从这种痛苦之中挣扎出来?我希望见到很多年前的菲姐姐,那时候的菲姐姐是乐天派···”云儿叹了口气道。

    萧云擦了下眼泪,这才正视了一下白菲。

    她双手沾满了鲜血,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但是却是一个可怜的女子,一个被情所伤的可怜女子!

    “他来了!注意!”那绿衣少女的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之上。

    双剑,一长一短的双手剑,是一对阴阳剑,被抓在了绿衣少女的手中。

    与此同时其余几魔女也将手探到了武器之上就连裹着棉袍的冰儿也是警觉起来,手中紧紧的握着鸳鸯护手断月。

    那绿衣少女口中的“他”是谁,竟是值得五魔女紧张万分?他来了,又将发生怎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