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也是眼力不凡,不过数次试探性的攻击就已经发现了火云罩武功的缺陷,那就是再施展火云罩武功的时候不能够移动,既然吸收气劲而且不能移动,那就好办的多了!

    梦琉璃举步上前,手中宝剑寒光夺目向沈如筠刺去!

    沈如筠一见梦琉璃一剑平平的刺来,这火云罩武功可就不好用了,她双手一推,血红色的气劲骤然收拢,聚成一个红色球体向着梦琉璃的剑上撞去。(书=-屋*0小-}说-+网)

    “沾花杏雨!”

    沈如筠骤然间施展出一招沾花杏雨,顿时那红色球体犹如一颗红杏滚滚而来。

    梦琉璃冷哼一声,剑身一搅,想要将这红色犹如杏子的球体挑开,不料这红色球体却是黏在了剑上!

    这血红色状如杏子的的球体乃是气劲缩成,非是实体,这气劲凝聚出来的杏子受这一剑的拨挑没有挑开,却是粘附在了剑身之上。

    那红杏黏在剑身之上,骤然顺剑延展,向着梦琉璃的手上窜来!

    “沾花杏雨,这就是沾花杏雨,今日你死的其所!”沈如筠冷冷一笑。

    这沾花杏雨的攻击来的如此之快,倒是让梦琉璃始料不及,劲气黏附到了剑上,顺剑攻击,要么梦琉璃就要硬抗这一击,要么就要弃剑!

    梦琉璃持剑一颤,剑身之上亮白色的光芒亮起,就像是波浪一般的涌来,就是与那红色的气劲硬碰硬的一击。

    “星光怒卷!”

    “轰”两股气劲撞击到了一处,梦琉璃剑身发出阵阵剑鸣。

    梦琉璃的内功果然是走的刚猛一途,这属于正统的剑派,与萧云所走的速度流截然不同!

    萧云的眼眨也不眨的盯着两人相斗,从两人的出手变招来看,梦琉璃不占便宜!他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看你的情人不是沈如筠的对手,心揪起来了?告诉你吧,这沈如筠乃是我们冰宫十大高手排名前三的人,你那情人万不是她的对手,再战不了几个回合,她定然死在沈如筠的手下!”云儿不错时机的的打击着萧云。

    萧云皱了皱眉,“冰宫····”

    萧云自然不会忘记当年自己的寨子被屠杀的那个晚上,自己莫名其妙的到了个废了的庄园之中,在那个雨夜一个全身穿白的女子在那里荡秋千。

    正是这个女人给了一块玉牌,至今这块玉牌还在他的身上。正是有了这块玉牌,才上了天道山遇到了花清影···

    “冰宫之中可有一位身穿白衣的漂亮姐姐···”萧云说道那白衣女子,不由得脸上泛红!

    “咦?你居然认识我们冰宫的人?穿白衣服的姐姐···”云儿说着瞟向了白菲。

    云儿心中暗道:“那梦琉璃也是一身的白衣,再加上冰宫中的白衣女子···原来他是喜欢穿白衣的。”

    白菲冷冷的道:“那人就在附近,集中精神!莫要失了计较!”

    萧云并不关心白菲口中的那人,他的眼光又落在了梦琉璃的身上。

    梦琉璃震散了红色气劲,星光怒卷与沾花杏雨对撞之下,却是梦琉璃更胜一筹。

    两股劲气相撞,当下梦浏览的剑身发出阵阵剑鸣,两股气劲相撞爆炸的气劲居然没有震断梦琉璃手中的宝剑!

    沈如筠又一次的吃惊!她手中的剑是什么剑?

    正当沈如筠发愣之际,骤然间数十道剑气像是凭空而生,笼罩住了她的全身。

    火云罩能化解劲气,但是要发动火云罩尚且需要时间,而这十数道剑气的骤然出现完全出乎了沈如筠的预料,她再想发动火云罩已然来不及!

    骤然间数十道血线从沈如筠身上喷出,在沈如筠身后弥漫了一片血雾!

    萧云心中暗自惊叹:琉璃师姐的武功果然厉害,能将柳师尊的漫天花雨暗器手法融入到剑中,以剑气代替暗器打出一招漫天花雨,果然是厉害无比。

    “漫天花雨!”梦琉璃再出一招却是要了沈如筠的命,巨变就在一瞬之间,刚刚还占据上风的沈如筠如今却只是一具尸体。

    直至到死,她的眼中依旧流露着不甘与不信!

    “真是丢了我冰宫十大高手的脸!”那身带双剑的绿衣女子冷冷的道。

    冰儿霍然起身,手中的鸳鸯护手断月一横,就要出手!

    “不知冰儿姑娘在冰宫之中可曾排的上那十大高手之列?排名前三的沈如筠不过三拳两脚就被对方斩杀,冰儿姑娘可不要自讨苦吃,更何况五位姑娘到此怕是还有强敌吧,难道就不怕坏了大事?”

    萧云早就听出来了,这五个魔女所来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强敌,否则单单一个神女剑派,甚至是一个名琉璃根本本就不用五个魔女一同出手!

    “冰儿!冷静!”红衣伸手拉住了冰儿的棉袍,“这个女人是我的···你把她留给我吧,难道冰儿对还要和我争?”

    萧云心中冷笑,暗道:“定不让你如愿!”当下端过茶杯饮了一口香茶,这茶果然入口浓香,绝非是一般的凡品。

    萧云心中大定,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着局势的发展。

    梦琉璃斩杀了沈如筠随后摆剑与段惊羽大战吴仓。

    吴仓在这狭窄的地方刀势难以展开,本就吃亏,再加上梦琉璃出手几个回合就斩杀了沈如筠这让他心中不由得一惊,见梦琉璃一剑刺了过来,当下慌忙摆刀来挡!

    武功境界相差不多的高手之间很多时候比的不是武功而是心境和经验,吴仓心境受到了冲击,而且经验明显不足,这个时候居然慌了神,等待他的除了失败还能有什么?

    段惊羽抬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吴仓的腰上,将吴仓从二楼直接踹飞了出去。

    “我们走!”

    梦琉璃知道自己这次来岳蓝城的目的可能已经暴露了,此地非是久留之地,还是走为上策。

    神女剑派众女在反联盟众人的保护下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的下了楼,只是到了大街上,哪里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原来不知何时天道盟和反联盟成员已经在街外开始了生死大战。

    神女剑派前来岳蓝城早已被天道盟的人盯上,同时反联盟也得到了消息,知道天道盟定然为难神女剑派,早早的前来支援!

    天道盟赶到事先在酒店内做好了陷阱等着神女剑派,并且暗中埋伏下了人手。

    等神女剑派的人进了酒楼,有天道盟的密探将消息传了出去,不久之就天道盟的人就包围了酒楼。

    天道盟有这么大的动作自然引起了反联盟的注意,同时他们也接到消息说是神女剑派的人到了,自然反联盟的人也来支援神女剑派。

    联盟人员和反联盟人员一见面自然就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顿时混战在了一处。

    神女剑派的绝杀剑气终于发挥了威力,十数个神女剑派的女子宝剑挥舞间十数道剑气激射而出,顿时天道盟的人就应声倒下一片。

    吴仓在楼上一战大受憋屈,如今得以施展平生所学,他的刀势展开,刀光闪烁,刀气如山笼罩住了大片的面积,凡是被他刀气笼罩之中的人无论敌友尽数被刀斩成数段!

    敌也杀,友也斩,吴仓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