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仓在楼上一战大受憋屈,如今得以施展平生所学,他的刀势展开,刀光闪烁,刀气如山笼罩住了大片的面积,凡是被他刀气笼罩之中的人无论敌友尽数被刀斩成数段!

    “疯了,疯了,吴仓疯了!”无论是联盟的人还是反联盟的人纷纷的避开吴仓。

    神女剑派的剑气打击虽然也是大面积片状攻击的,但却是精准攻击,毕竟每个人发的剑气都不会向着同盟人身上招呼,而吴仓的倒确是不同。

    吴仓一出手扇形刀气连片斩出,刀气刚猛无可挡着,无论是敌是友,这刀气的攻击都是无选择的,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沈如筠的死让吴仓心神大损,一下子冲破了他的意境、迷了心智,他真的是疯了!

    一个高手面对着死亡无所畏惧,那是因为死的都是无名之辈,他们的实力相对于这个高手而言很低,他觉得这些人死理所应当,但是一旦遇到比自己实力还高的高手三招两式就被人杀死在自己的眼前,这高手瞬间就崩溃了!

    这样心境的人其实不配作为高手!

    失心疯的人使用着霸气十足的霸刀,施展着霸绝无比的刀法,刀势施展开来横扫一片,几乎无可挡着!

    霸刀其实就是一个得了失心疯的人胡乱舞出来的刀法,而在一旁观看的人记录下来这刀法就成了闻名于世的霸刀刀法!

    霸刀刀法虽然更猛,但是后人使用的时候缺少了其中一往无前的霸道气势,因为无论是谁施展这把霸刀的时候都不能眼中无物,更是不能心中没有自己!

    一个疯子自然无所谓对手,更是不知自己!这才是霸刀的绝霸之处,无敌无我,施者无敌!

    吴仓得了霸刀刀法之后,虽然也是精研刀法,浸淫其中不知多少年了,自以为得了霸刀刀法之精妙,但始终难以踏入顶级高手之列,而现在他突然间得了失心疯,霸刀刀法的精妙倒也显了出来。

    吴仓得了失心疯,乱杀一起,沈如筠一时大意命丧酒楼,天道盟一时之间群龙无所状如一盘散沙。

    又神女派众女的绝杀剑气袭杀,再加上反联盟这边的高手陆续赶到,再加上本来就属于高手之中的段惊羽,顿时将天道盟杀的大败!

    “撤!”天道盟急速败退,反联盟人员在后紧追不舍,看样子却是要斩尽杀绝!

    就在此时一道霸绝无比的剑气排空而至,斜斜的射在了地面之上。

    剑气所指,激起一道烟尘,与此同时地面裂开,破碎的泥石在内力的包裹下向着后面赶来的反联盟之人打去。

    剑气掀起大面积的地面,在内力的包裹下被掀起的地面犹如一座高墙般向着众人打来,众人想躲都是困难。

    武功高者或者离得远的人躲了开去,但是冲在最强而且武功不是绝顶高手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掀飞了的泥石在内力的包裹下简直比飞刀利刃还要锐利,瞬间就洞穿了无数人的身体。

    一个身穿青衣的挺拔身影缓缓落下,他的手中提着一把闪烁着青光的宝剑。

    他足以落地,身子再次腾起,手中宝剑散发着清蒙蒙的光辉向着梦琉璃一剑刺去。

    这一剑似是刺破苍穹,似是划破天地,在漫天飞舞的泥石的笼罩之下一剑刺梦琉璃。

    绝霸无比的剑气骤然射出,梦琉璃一边颤动剑身发动剑气,一边的飞退!

    梦琉璃剑上释放而出的耀眼的白芒的剑气似是有着开天辟地之威,但却是拦不住这人。

    闪烁着青光的宝剑过处,耀眼的白光骤然熄灭,就像是夜中的明灯突然间熄灭!

    就在此时四把剑同时出现,刺向这身穿青衣的挺拔身影!

    这四人武功极高,在当今的武林之中也属于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却是挡不住这青衣男子。

    一剑!仅仅是一剑!

    四人的剑被弹了开去,那青衣男子的剑势依旧不见衰弱,让旧向着梦琉璃刺去!

    梦琉璃危在旦夕!

    那青衣男子骤然收剑!身形疾退,向着远离酒楼的方向跳开!

    能在空中骤然回转身形,这已经违背了常识,但是她却是做到了,这点萧云没有想到,但却是他最希望的!

    萧云他们的桌子就是靠窗,自然也早就看到了街上的大战,只是他并不关心混战如何,他关心的是梦琉璃!

    那青衣男子的骤然出现,知道这人绝不是梦琉璃可以对付的,终于他也知道了这五魔女要对付的就是这人!

    这五人自然不会为梦琉璃出手,她们都不是梦琉璃的朋友,没有救她的理由。

    这五个人都在等待机会,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机会!

    反联盟的人并不是酒囊饭袋,那青衣男子虽然一剑之威势不可挡,但是这一剑之后呢,定然有着一个短暂的势弱之时,而这个时候自然就是反联盟之人反击之时。

    反联盟之中同样有着五位用剑的高手,那青衣男子虽然武功高绝,但若是想要不付出一点代价就将她们五人斩杀,这几乎不可能,而五魔女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

    但是萧云不能等这个机会,他看得出来,那青衣男子的目标就是梦琉璃!

    琉璃师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有人要设下陷阱埋伏与她,而这青衣人为什么又针对与她?

    萧云来不及想这些,而且他也知道不是和梦琉璃见面的时候,但却是不能不救她!

    萧云没有能力阻止这青衣男子,但是这五魔女有,这五魔女本来就是来对付这青衣男子的。

    萧云动了,他的剑骤然间出鞘!

    出鞘的剑指向了桌子对面的红衣!

    红衣!

    对,他的目标就是红衣,就是那个说要梦琉璃是她的的那个女人···,那个性取向不明的女人。

    萧云的剑很快,快到红衣都没有能力躲闪!

    五魔女的注意力都在那青年男子的身上,自然忽视了萧云,更是没想到萧云会在此时出剑!

    冰儿忽视了萧云吃了大亏,现在她们同时忽略了,自然占不得便宜。

    只是萧云的剑没有用来杀死、杀伤红衣,只是在她的咽喉之前划过,剑身一歪却是刺向了那穿绿色衣裙的女子。

    萧云剑上的寒气、杀气让五女骤然间发起了抵抗、反击,本来五魔女收敛的杀气一下子释放了出来。

    萧云收剑,向着五女微微一笑,宝剑归鞘!人再次重新坐定。

    这已经够了!

    萧云出剑成功的引动了五魔女身上的杀气,他这一招打草惊蛇能否救得下梦琉璃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