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面对着武功远远高于自己的元浪竟是毫不避让,一招空手入白刃,单腿崩乾坤,狠狠的攻向元浪,而元浪蓄谋已久的一剑更是就要将红衣断为两截!

    红衣雪白的手掌上泛着红芒,硬生生的抓住了闪着青光的宝剑!

    以血肉之躯抓住可削金断玉的宝剑,这简直让人不能想象!

    红衣的手真的抓住了宝剑,稳稳的将宝剑抓在手中,与此同时下劈的腿狠狠的砸了下来!

    这真是太出乎意料!

    移形换位再次发动,元浪身上迅速的出现青色的光幕,但是这次光幕自行破灭,随着光幕的爆裂,他的身形骤然间移动出了很大的一块距离,但是他的剑没能及时的抽回,仍旧被红衣紧紧的抓在手中!

    元浪把手中的宝剑一拧,剑身发出阵阵剑鸣,他想将红衣的手掌削落!

    剑稳稳抓在红衣的手中!没有想象中的手掌断落,更是没有出现一滴血!

    元浪大吃一惊,但是心中却是波澜不惊。这就是意境!如果出现破绽得话,人会死的很快,元浪是意境高手,他的意境很高,绝不会轻易出现破绽!

    他用力一甩,同时震动手中的长剑,一股青光化作点点滴滴,似是繁星闪耀,沿着宝剑骤然间向抓着剑身的手掌覆盖而去,竟是一招星光怒卷。

    红衣一脚劈空,人尚在空中,无从借力,被元浪一甩之力带着高高的飞起,但是她的手依旧牢牢的抓着剑!

    她不能撒手,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宁可自身废去这条膀臂也不能撒手,这就是实战流的体现!

    以自身微小或者不致命的代表换取对方巨大的致命的代价,在两者相争之中这就叫做实用流派!

    红衣这是用她的这只右手换取元浪的性命!这交换···值得!

    红衣以右手为代价创造的这个机会,其余四魔女自然不会错过,冰儿的鸳鸯护手断月、云儿和白菲的长剑以及那绿衣少女的阴阳双剑纷纷击向元浪,将他的是周尽数覆盖!

    移形换位不但是需要消耗很大的内力、精力,移动的速度越快,距离越远,消耗就越大,但是无论移动的如何快,距离如何大都有一个极限,这个极限范围之内已经被四魔女尽数封死!

    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撒手,弃剑!

    元浪毫不犹豫的弃剑,红衣在空中横飞了出去,手中依旧抓着那把剑!

    与此同时,四魔女骤然间感到一股无形的的压力袭来,恐惧、绝望等等负面情绪陡然在心中释放,以此同时体内真气不受控制的在体内乱窜!

    这是意境场的攻击!

    四魔女在对方的意境场中,受到了对方意境的攻击,顿时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必杀的组合一击顿时露出了破绽,就连这一击的速度都慢了许多!

    “你们让我动怒了!居然封印了血仙碟的内力,是她要借助你们的手通过她的力量来对付我吗?太小儿科了!”

    在萧云的眼中看到一股青色的能量团包围了极大的范围,而四魔女悉数被能量团包裹!

    在意境场的作用下,元浪身形骤然拔高,同时轰出了四拳!

    四拳击退了四魔女,这份战力简直就是不可想象!

    这就是意境级别高手的实力吗?萧云暗自吸了一口气!

    此次出山本以为武功修为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对于这一点也是得到了三位师傅的认可,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所学还远远不够!

    报仇雪恨,打倒自己的仇人元松竹和白小蝶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艰难,意境高手不是自己可以碰触的,更何况是向元松竹、白小蝶这样的老牌意境高手!

    眨眼间四魔女被元浪逼下了屋顶,落到了街道之上!

    红衣先一步落地,她手中抓着的是一把宝剑,青云剑。

    她心中一喜,即使今日不能成功杀死元浪,得了这把绝世宝剑这一次的任务也算成功了一半!

    剑是用剑之人的生命,失了了剑的剑客和失去了性命没有什么区别,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就是这个道理!

    “五行聚阴灭煞阵!”白菲一声娇喝,顿时五魔女按照五行站位,彼此之间攻防有序,竟是瞬间阵成。

    元浪冷冷一笑,身子轻飘,落入阵中。

    “倒要看看血仙碟又弄出什么古怪阵法,难道仅凭你们五人一阵,就能够困住我元浪不成?”

    “踏罡变阵,五行逆转!”

    骤然间五行交错,天地煞气似是受到莫名吸引滚滚而来,让阵中人感觉身处异度空间,上不着天,下不触地,周围乌云滚滚,煞气透骨冰寒。

    五行交错、颠倒、混乱,让人的头脑也随着不断的交错变化,颠倒、混乱。

    “有两下子!”

    骤然间一道寒光切入,元浪手中无剑,却是抬手斩出一记手刀。

    招式居然是刀招,而且一出手就是强烈悍招,一记手刀出手,顿时澎湃的剑气似是大江之水翻涌而出,而一弯刀光迅速的在江上掠过,融入到了翻涌的大江之中。

    江水是刃,刀光亦是杀,刀光在江水之中穿梭,就像是月影在流动!

    “刀映千江月!”

    一招,仅仅是一招,五魔女赖以取胜的五行聚阴灭煞阵就被浩茫的刀光斩碎!

    这不可能,五魔女犹自不敢相信,五行聚阴灭煞阵只要人进入其中也不辨东西,南北不分,而且精神之力为之涣散,五行精气尽泄,再加上阵中五魔女的袭杀,想要破阵也是不易,即使血仙碟进入阵中也不是一时三刻可以破阵,而且还是掌握阵中变化的情况之下。

    竟是任谁也想不到,元浪仅仅一招就将五行聚阴灭煞阵攻破,这···简直匪夷所思!

    五行聚阴灭煞大阵破灭,红衣骤然间感到不对劲,浑身的气力仿佛被突然间抽走了一般,胸中的气血更是翻腾不止,劲气在经脉之中乱窜!

    一个呼吸之间这种不适的感觉涌遍全身,而且越发的强烈起来,劲气在体内的冲突加剧,全身都剧痛无比,而且有一种要撑爆身体束缚的趋势!

    这是走火入魔?怎么会?

    红衣得了青玉剑的喜悦还挂在脸上,而之后阵成将要功成的喜悦更是脸上挂定,只是这笑容已经僵住!

    一招破阵,骤然间的走火入魔,让红衣一时难以招架。

    “噗”红衣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立刻萎顿了下来!

    红衣在破阵之时并没有受伤,因为元浪只是崩碎了阵势,而未伤及到布阵的四人,这一点她自己清楚,就是其余那四魔女也清楚,毕竟红衣的武功其余四魔女都是知晓,即使是受伤,但是可以确定她并无大碍!

    但是她却是口吐鲜血!

    她的伤,很重!是内伤,很重的内伤!

    什么时候?

    红衣不清楚,四魔女不清楚,萧云也不清楚,谁也没见到红衣是如何受的伤!

    元浪身化一道青影向红衣扑去!

    青云剑仍然抓在红衣的手上,元浪的目标再明显不过!

    四魔女脚刚一落地,迅速的腾身而起,向红衣方向急援!

    剑柄已被元浪持在手中,轻而易举的夺过!

    红衣的意识还很清楚,只是她浑身没有了气力,眼见着剑从手中被抽走,而后这把闪着青光的剑向自己的心脏刺去!

    避无可避,红衣一脸的苦笑,到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的伤,但是眼前她只能苦笑,自己的见识还是太短浅了,江湖绝不是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

    一股气劲横向冲来,这是一股推劲,没有杀伤力,只是把人推开!

    绿衣少女眼中血红,手中的阴阳双剑激射而出,与此同时她双手推出劲气将红衣推开,身形化作一道碧影,扑向红衣!

    劲气推开红衣,但仅仅是让她躲开了心肺的致命部位,肋下依旧是被剑刺穿!

    元浪一剑并未刺实,否则剑气一吐也会将红衣的内脏震碎!

    绿衣少女的掷出去的阴阳双剑呼啸而至,元浪抽剑将双剑挑开!

    绿衣少女掷剑救红衣,这和舍命相救的区别并不大,失去了双剑的绿衣少女面对着元浪等于是被宰的羔羊,此时绿衣少女已经将红衣拦腰抱住,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除非是我死了···”

    但是绿衣少女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她脸上还带着笑容,脸色却以变成紫色,鲜血一口血喷出,喷了红衣一脸、一身!

    毫无征兆的异变,绿衣女子并未受伤,但却是狂喷鲜血!

    元浪剑势一转,向着绿衣少女疾刺!这一剑直直的刺向绿衣少女的后背,若这一剑刺实了,绿衣少女和红衣定会被这一剑穿了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