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云儿、冰儿三人向着元浪后背直追而来,那目的很明显,只要元浪剑刺那两人,背后两把宝剑和一对鸳鸯护手断月就会斩刺在他身上。

    元浪这一剑本就是虚晃一剑,他的目标更不是红衣两人,他针对的而是身后的人。

    元浪并非是速度至上,这点和萧云不同,但是他的剑势却是厉害,比萧云厉害很多的多,两人比起剑势来却是云泥相较无异!

    在萧云看来,元浪本本就不必要用剑挑开阴阳双剑,只需稍微闪身就可以完成躲避,剑势不变,这一剑一定会要了绿衣少女和红衣的命,但是他无可避免的要受点伤。

    以轻微的待见换取大价值的的胜利,这是红衣的做派,也是萧云的做派,但绝不是元浪的做派!

    “江湖险恶,果然不是武功高绝就可以稳胜对手,江湖险,人心更险!”

    萧云心中想着,看来云傲师傅说的没错,他教授给我的知识乃是他一生的经验总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元浪骤然转身,带起一溜旋风,化作一道青光向着冰儿猛然间摆剑斜挑!

    论武功冰儿的武功是最弱的、人又是最没有心机的,而且前不久被萧云伤了经脉,到现在别人都是短衣长裙的,而她却是穿着冬季里用的棉袍,这都说明她的伤势未曾痊愈。

    武功最差的人,当然会第一个被看做猎杀的对象,这点元浪的认知和萧云相同!

    元浪剑随人转,长剑颤抖着向冰儿胸口刺来!

    三魔女见绿衫和红衣受伤自然拼命前来援救,那冲势可想而知。

    如今元浪一个急转身,剑指冰儿,剑尖直指胸口刺去!

    这一剑以其说是元浪一剑刺向冰儿,更不如说是冰儿挺胸撞向元浪手中的剑!

    冰儿根本收势不住,更何况元浪的剑势奇快,即使冰儿想躲都很困难!

    就在这千钧一发至极一道白影撞上了冰儿,将其横着撞了出去!

    白菲一直就在冰儿身边,离得她最近,她知道冰儿武功是最弱的,而且是最没有心机的,往往都是率性而为,从不考虑后果!

    冰儿在冰宫之中最是直爽,当然也是让现任的宫主血仙蝶最担心的,而冰儿外出的时候也从来不独自外出,要么有其他的魔女相陪,要么就是宫主亲自相随!

    这次冰儿外出有其余四魔女相陪,但是仍出了意外,她被以寒气入侵了奇经八脉,还被当做大白菜一样种在了地里!

    当然,萧云没有杀她,只不过是让她吃些苦头罢了,但是这对于监护人得白菲来说已经算是很失职了,她没有照顾好这个天真的魔女。

    围杀元浪的计划本来是让利用大阵,若是阵势不在就由冰儿作为防守,由四位魔女动手,冰儿在旁弥补不足,如此一来倒也让她免涉险境!

    但是莫名的变化彻底的打破了五魔女的计划,五行聚阴灭煞大阵居然失败,更何况冰儿被萧云侮辱,若是不出手她胸中的一口气实在是忍不下了,她怕她会对萧云出手!

    无穷的恨意需要发泄!

    冰儿随着四魔女一起杀出,这出乎了白菲的意料,所以白菲一直的跟在她的身边,如此虽然影响了白菲的发挥,但是由冰儿弥补这个缺陷倒也不影响大局,更主要的是白菲可以随时的守护住冰儿。

    元浪的回身一击出乎了三魔女的意料,眼见冰儿就要撞到剑上,白菲横移身子将她撞飞了出去,但是她自己却是直接的向着青云剑撞去!

    以命换命?

    白菲自然不会以命换命,除非是万不得已!

    白菲一下子将冰儿撞了出去,同时她也被青云剑刺穿!

    剑气冲进了白菲的体内,肆虐的破坏着她的经脉,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淌出!

    青光闪烁,长剑抽出带起一蓬血雾!

    “噗、噗”两口鲜血喷出,吐血的居然是云儿和冰儿!两人没有受伤,但依旧是口喷献血,就像是红衣和绿衣女子一般。

    两人口吐鲜血,摔倒与地,甚至冰儿连鸳鸯护手断月都掉在了地上!

    兵器乃是练武之人的第二生命,特别是比斗之中,兵器万万不会离手,丢了兵器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云儿的剑依旧握在手中,但是已经无力提起,而冰儿的鸳鸯护手断月已然落地,可见云儿的武功还是要高于冰儿!

    五魔女尽数就吐鲜血倒地不起,其中白菲还被一剑穿身!

    五魔女知道对手厉害,同时她们都做足了准备,虽然知道定有损伤,但是这损伤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只是没有想到损伤的是这么的惨!

    惨败!败得莫名其妙!

    白菲本来可以动作更快一些,受的伤会更轻一些,即使侵入体内的剑气也不会对她受的太大的影响,但是就在即将中剑的那一刻她的气力骤然消失,体内的气血、精气开始在体内暴走!

    本来可以伤的更轻,即使受伤修养几日就会恢复,但她却是没有能够躲开这本应该躲开的一剑!

    青云剑闪烁着青色的光辉再次向白菲咽喉点来,这一剑虽然是平平无奇,但是身受重伤的白菲连动都动不得半分,眼看着剑尖在眼中迅速的放大!

    一只手在她的后背之上连点数下,同时数股阴柔的气劲迅速的渗入到了白菲的体内,同时那只手拦住了白菲的腰!

    如霜似雪的光芒一闪,一把纤细亮白如霜的剑架住了青云剑!

    萧云一手拦着白菲的腰,一手持剑挡住了元浪的这一剑!

    云梦柳宝剑架住青云剑,剑身被压得弯曲,随后剑身一挺弹起,而后沿着青云剑一划向着元浪的手削去!

    元浪大惊,这一剑他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因为对方已成为了案板上的鱼肉,自己不过是猫戏老鼠。

    元浪竟是没有想到萧云突然间的杀入,更是没有想到对方行动如此迅捷,眨眼间就到了眼前,而且出手就挡住了自己的一剑,并且还借势反击!

    元浪剑势一转,抽手反切,却是点向萧云的小腹!

    萧云一手揽着白菲的腰,剑势一沉,抽剑侧步就要躲闪!

    萧云身子刚动,元浪的剑势又变,这一变倒是让顿时让萧云出了一生的冷汗!

    元浪的剑势指向了萧云即将移动的位置!

    “只比剑法,我也不输人!”元浪哈哈一笑。

    萧云身子未动,仅仅是刚要侧步元浪的剑就已经指向了他要移动的方向!

    虽然他身子未动,但是意识之中已经让身子移动了,这剑势已经指向了即将移动的位置,剑势已出,剑已行至半途,萧云的身子这才动,向着原本躲闪的位置落去,而那里正有一把剑刺来!

    危险危险危险,面对着元浪诡异的剑势,萧云却是直接陷入对方的剑势之中,他能否化解这场危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