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逃出岳蓝城,竟是不变方向的乱跑,他的前方不远处居然就是云雾城。

    萧云也不管其他,不知过了多久,他气喘吁吁的终于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

    萧云轻轻的推了推白菲,她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萧云叹了口气,伸出双指捏住了她的玉碗,轻轻的按在了她的脉搏之上,同时一道微弱的真气输入到了她的体内!

    仅仅是几个呼吸,萧云就探查清楚了白菲的伤势:她不仅收了剑伤,同时剑上的劲气伤了经脉,更是中了毒!

    中了毒?

    不清楚白菲是怎么中的毒,这毒不像是剑上附带的。

    萧云对毒很熟,而且很精通,只是他并不喜欢用毒罢了。

    百花心经上就有一篇毒经,很详细、认真的参悟过,而且他还不止一次的向云傲、柳寒烟以及梦源龙请教过江湖上的有关毒药的认知。

    萧云之所以对毒药如此的看中其原由就是因为花清影。

    花清影是一个用毒的行家,他与花清影相处的那几个月的时间对毒药就有了很深的认识,同时他也知道毒药的威力:在江湖上行走不能不防备着各种毒药。

    萧云自怀中掏出几个玉瓶,从中选出一个倒出两粒解毒丹药给白菲灌下,同时又取了促进伤口愈合的药给她灌下。

    看着白菲中毒的症状萧云心中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想来想去却是心中一亮,他终于想起这是什么毒,这居然就是百花心经上记载的毒物。

    这毒物毒性猛烈,一旦人服用之后就会沉积在体内,一旦催动内力的时候毒性就会突然发作,厉害无比。

    既然知道了毒物,那么医治就不困难了,当下萧云配了一味药给她服下,但是这毕竟不是解药,而且这毒物药性猛烈,要彻底的解除药性也是不能。

    在检查一下白菲的伤势,白菲的伤在肋下,虽然很重但却是不致命,但要是给她敷刀伤药却是有些不妥,毕竟男女有别,如果要给她敷药必定要解开衣服,那伤口却是在那里,这样萧云有些踌躇!

    “江湖儿女,哪里有那么多的避讳?”萧云自我安慰着,同时他也自我催眠,“即使她被我看看又不会少点肉,那冰儿还不是让自己摸了一把,不也是好好的吗?”

    “刺啦”一声白菲的衣服被萧云撕开一块,用水给她洗干净了伤口,将刀伤药敷在了上面。

    白菲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不仅没有好转,而且过了半晌她居然开始发起烧来。

    萧云心中大急,解毒药给她喂了不少,她体内的毒性虽然有些缓解,但却是没有彻底的解去,而且这发烧就是毒性和剑伤两者同时发作而引起的。

    此时天色将黒,在不寻个地方住的话自己倒是无碍,但是白菲怕是熬不过去。

    虽然萧云经脉受损,但他体力的逍遥诀内功逐步的化解劲气,更是不断的修复受损的经脉,生命已无大碍,只是对武功的发挥有着很大的影响,毕竟他的肋下也是受了一剑。

    夜已经黑了下来,萧云终于转出了树林,到了一处官道之上。

    官道是通向大城镇的大道,既然上了官道,顺着它走,自然可以进入大城镇。

    萧云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城镇,更是不知道这座城镇距离这里还有多远,但是有目标就有希望。

    萧云的运气很好,官道之上时常有来来往往的人,一个狼狈的男子怀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在官道上行走已经很引入注意了,很快一辆马车通过停在了的身边。

    “公子要不要帮忙?”说话的乃是一个女子,这女子声音清脆,像是出谷的黄莺鸣蹄一般。

    萧云看着这女子身穿墨绿色的衣服,人文文静静的,带着笑容看起来清纯无比。

    这个女子怎的这样眼熟?

    认识的人并不多,但凡他见到面熟的一定是见过的,这女子是谁呢?

    那文文静静的女子笑了笑,笑得很甜,又很腼腆,同时脸上泛起了红晕。

    还是一个害羞的女孩!

    萧云有了刚出山之时就遇到五魔女的事情,眼前的情况和那次的情况有很多的相似之处,这让不得不犹豫。

    “墨绿,天很晚了,人家是把你的好心当做了驴肝肺了!”说话的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不过从这声音就可以听出这女子行事一定是嚣张、刁蛮的很。

    墨绿?

    萧云顿时想起了这人来,同时他也想起了刚才说话的那人是谁了。

    “原来是墨绿姐姐啊,我怎么说看得眼熟呢?”萧云总算是放下心来。

    “别在这里胡言乱语,你这种搭讪方式太老土了!”又是那个女子的声音。方才她刚刚唤出了墨绿的名字,那人就打蛇随棍上,这样的人的确让那女子心中不喜。

    萧云笑道:“绿萝姐姐,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的!”

    “咦?”马车之中穿来几个疑惑之声,同时钻出三个人来。

    除了墨绿之外这三个人都是认识的,萧懿航、沈四和绿萝。

    萧云笑了,看着四人露出了笑容,但是这四人却是你看我我看你的都不认识萧云。

    这十几年来萧云的变化太大了,以前的豆芽菜现在长成了挺拔的大树,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也难怪这些人都不认识了!

    “我是萧云!”

    仅仅是四个字,就足以让四个人震惊!

    在萧懿航等四人的认知之中这个名字早已远了,远的早已忘记,但是当再次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四个人都有一种疑惑:这个名字好熟悉?

    沈四却是第一个想了起来,当时大叫道:“原来是兄弟,原来你还活着,我门还以为···”

    沈四再也说不下去,眼中已经发红,“快,快,上车!”

    沈四这么一说,顿时萧懿航也想了起来,然后墨绿、绿萝也终于想起是谁了。

    墨绿从手中接过了昏迷不醒的白菲,随后沈四拉着一同进了马车。

    “你真的是萧云?”墨绿讪讪的问道。

    “墨绿姐姐越发得漂亮了,比之当年可是秀丽可人的多了。”萧云点了点头,笑道。

    墨绿的脸更红了,低着头,再也不肯说话,只是用眼睛不住地偷瞄着萧云。

    “绿罗姐姐好像是越发的刁蛮了呢?也不改改,不知道嫁人了没有啊,怕是还没有吧,绿萝姐姐咋不改改,等人老珠黄就更不好嫁了。”

    萧云没少了听沈四如此说她,当时还小不太懂这些,但是现在却是早就懂了,当下不由得打趣绿萝,同时也是想拉进他与这四人的关系。

    当下绿萝佯怒,顿时五人闹了一通。

    “这姑娘是谁啊?”墨绿怀抱着白菲不由得问道。

    朋友再见,只是朋友还是原来的朋友吗?萧懿航四人又将会给萧云带来什么影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