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姑娘是谁啊?”墨绿怀抱着白菲不由得问道。

    众人的眼光这才移到了白菲的身上,同时也发现了她的伤势。

    萧懿航的眼光也落在了白菲的身上,随后他的眼光落在了白菲的脸上。

    萧懿航的目光瞬间就被白菲靓丽的容貌所吸引,再也不能移动分毫,他的心剧烈的起伏跳动,“武林之中何时居然有了这样角色的佳人?”

    墨绿的问话让萧云一时的不知如何回答。

    萧云再也不是当初的青涩小子,有什么说什么,从五魔女的谈话间以及岳蓝城酒楼中的所见所闻他知道这白菲的名字在武林中一定是赫赫响亮的,而且名声还很坏!

    他不能说出白菲的名字,这回给她带来很大的麻烦!

    萧云的眼光落在了自己的剑身,他把手中的宝剑带着剑鞘向前递了递,精致漂亮的剑鞘之上清晰的刻着三个字:云梦柳.

    “原来是云姑娘!”

    随后沈四又问道:“我们听说十几年前你和花清影都跳崖身亡了,怎么你会没事,那花清影呢?”

    萧云的脸上顿时现出了哀伤之色。

    他知道自己为了给花清影赢得太跑的时间,自己吸引了追赶的人到了崖边,最后自己怀抱着假的他们要寻的东西跳了崖。

    自己身遭三阴绝脉绝症,知道必死无疑,所以自己跳了崖,但是尽管如此,也没能救得了小影的性命,萧云心中悲痛不已!

    花清影的死让萧云的心中很痛,他痛,很痛!虽然花清影处心积虑的想要他的命,他并不恨花清影,那是因为自己必死,与她算计与否无关!

    萧云的心中极度的痛!沈四问他的话,他本是要向萧懿航等人询问的。

    此时的萧云早已非是当时的单纯的雏儿,有什么说什么,更何况他早就知道这萧懿航乃是白小蝶的儿子,也是天道正教的少公子,说起来这也是自己的仇人呢!

    萧云心中也清楚,自己的仇人是元松竹、白小蝶而不是萧懿航,所以自己可以和他成为朋友,但是对方一旦知道自己的打算,他还会和自己做朋友吗?

    虽萧云清楚眼下两人虽然可以成为朋友,但却是不能说是无话不谈,毕竟对方是仇人的儿子。

    萧云苦笑道:“天道山上不知为何被人追杀,最后不慎落崖,却是幸好挂在了树上而未死,正是如此才有幸和哥哥、姐姐们相聚。”

    随后萧云将自己被人所救之事简单的说了一遍,但是却没有说出自己练武更是没有说出梦氏姐妹,仅仅说是被山林中的采药老人所救,而自己给老人送终之后终于出山。

    马车一路缓缓而行,萧云也是奇怪这么晚了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不知哥哥、姐姐这是要去哪里?”

    沈四呵呵一笑道:“做一个江湖人物。云兄弟既然无事可做,倒不如随我等一起做任务,不知可好?”

    所谓的江湖任务其实就是一些江湖人或者是大势力、地主抑或是官府等发布的任务。

    这些任务大多都是一些金钱奖赏,当然也有作为其他赏赐的,很多江湖人甚至是专门的组织接取任务,赚取金钱!

    萧云想到自己反正也是无处可去,倒不如随他们一行,如此一来倒也可以暂时栖身。

    萧云想罢当即客气了几句,就算是加入到了做江湖任务的行列。

    只是沈四不代表着萧懿航,更是不能代表着绿萝和墨绿,只是四人关系友好,萧懿航不好拨了沈四的面子而已,毕竟萧云不会武功,或者是武功很差,对于做江湖任务没有好处,白白的多了一个分钱的。

    “云弟,这云姑娘···”萧懿航面带担忧的说道。萧懿航不在说江湖任务的事情,却是说将话题落在了白菲的身上。

    萧云不知道萧懿航的意思,问道:“云姑娘怎么了?”

    萧懿航咳嗽了一声,“这云姑娘和云弟是什么关系,她又是受了什么伤,怎的伤得如此之重?”

    萧云苦笑一声道:“这云姑娘和我仅仅是萍水相逢而已,说起来算是说过几句话,还不甚熟悉,至于她是如何受的伤,就不知晓了!”

    萧懿航点了点头,又仔细的看了片刻,道:“云姑娘受伤颇重,身遭了贯穿性的剑上,剑气已经侵入经脉,而且她面罩黑气,怕是中了毒了,若不及时救治怕是性命有碍。”

    萧云点了点头,“还请兄长救治一二。”

    萧懿航点了点头,表示无妨,同时他又看了看萧云手中的云梦柳宝剑。

    “云姑娘的佩剑比之一般的剑纤细短小,一见就是女子专门佩戴,只是不知剑锋如何,云弟且叫我一观。”

    萧懿航自然认为这把剑是白菲的,他听说得清楚他与白菲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剑上刻上了姑娘的名字,自然这把剑就是这姑娘的。

    剑是武林之人的生命,不仅仅对自己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也要让人尽量的不被探查出它的属性,剑的秘密也是很重要的秘密!

    萧云笑了笑,“我已答应了云姑娘,剑不能离身还请兄长见谅!”

    萧懿航笑了笑,却是没有再次索要云梦柳宝剑,只是他的手握了握,最后又将眼光落在了白菲的脸上、脖颈上,最后停留在了先前被萧云撕破的衣服哪里。

    在哪里除了触目惊心的伤口之外,还露出了大半个雪白的高耸的半球,正是这一**露的高耸,让萧懿航的眼光不能移动分毫!

    马车一路前行,到了半夜之时终于到了一处大城镇:雾云城。

    到了一处客栈之前,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萧云抱着白菲下了马车。

    萧懿航向墨绿和绿萝使了个眼色,有墨绿上前将白菲抱了过来,“同是女子,还是我们来照顾她吧。”

    三个女子住在同一间屋中,萧懿航三人住在同一间屋中,已是半夜时分,三人都很疲惫,很快就躺下入睡!

    萧云没有睡!

    不知从何时起就很少睡觉了,有时候两三天就只睡一两个时辰。

    他只是闭着眼,一动不动的,看起来就和睡着了没什么区别,但是他的体内并不平静。

    萧云运转着逍遥诀内功和百花心经内功,不断的化解着体内的异种真气,同时修复着受损的经脉。

    同时他的眉头紧皱,他不知道为什么萧懿航会对自己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杀意,是针对自己吗?他没有理由对自己产生杀心啊,难道这背后还有什么事情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