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想不出来哪里让萧懿航对自己产生杀意,但现在也无心考虑这些,多加防备就是了。

    萧云受伤,现在才清楚的知道意境高手到底有多可怕,仅仅是一招轰出就让自己经脉受损严重,这还是一场群战元浪之后的结果,若是萧云单独的与意境高手过招,对方要是认真对待的话,怕是不出三招自己就会死在对方的手中!

    萧云也是心中暗自庆幸,若非自己的特殊剑法,再加上自己的偷袭,很难从他手底下逃走,更别说是救人了。

    萧云更是后怕,自己太高估自己了,本来准备硬接更强的一击,幸好那一击被人阻拦住了,否则自己就会当场毙命!

    那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到一股熟悉而又亲切的气息,他不知道这股气息是什么,但是感觉特别特别的熟悉,特别特别的亲切,那时候他忍不住的想要回头去看,但是他知道时机不对,他需要赶快的离开!

    萧云体内的真气均匀的流转着,游走与奇经八脉,同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今日大战之时的场景!

    一场高手之间的争斗蕴含着诸多的武功运用和手段,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观看高手相争受益匪浅。

    夜很静,屋中的人也很静,屋外传来了蟋蟀的叫声,屋中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一声细小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到了萧云的耳中,但是他依旧是一动不动的,和熟睡没有一点点的区别。

    天光大亮,几人相继醒来!

    几人吃罢了早饭,取了金疮药、解毒药等给了墨绿,墨绿给白菲换好了药,然后又弄了一些米汤给昏迷不醒的白菲灌下。

    萧云有意无意的给白菲整了整衣服,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在她的体内注入了一股平和的逍遥诀内功气劲。

    白菲体内的异种真气必须排除,她虽然昏迷,但是她体内针对异种真气的侵袭一直处于自发的抵抗状态。

    这种抵抗是自发的,本能的,针对的是异种的破坏性的真气,而对逍遥诀这样的真气却不排斥。

    萧云给白菲注入真气的时候却是一愣,她感觉到了白菲体内真气的活性,而且侵入她体内的异种真气也得到了镇压!

    她醒了!很清楚的知道白菲醒了!她是在装睡!

    白菲很聪明,她醒了,但是依旧装睡,毕竟她的身份太特殊,要是让江湖之人知道她的身份,那对她来说就是毁灭性的!

    因为她是血魔女,杀人不眨眼的血魔女,是武林之中公认的魔头,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她的名声在武林之中就像是过街的老鼠一般!

    她醒了,但是她依旧假装昏迷,她想摸清楚身边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又知道一些什么。

    萧云知道她醒了,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当下也就没有叫破!

    萧懿航安排了墨绿和绿萝继续在客栈中照顾着白菲,他带着萧云和沈四去见了一些人。

    萧懿航义薄云天,豪气干云,仗义疏财,广交豪杰早就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他来这里寻一些人共同完成任务,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很快就有几人前来,这几人萧云都不认识,想必就是这十几年间萧懿航结交下的朋友。

    “萧大哥,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些沙匪最近就在雾云城附近行动。”

    说话的是一个高大的汉子,这人满脸的胡须,线条粗犷,但是双眼有神,太阳穴鼓起,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人武功不弱。

    萧懿航点了点头,随后又商议了一番之后,这才向萧云介绍这些人。

    萧云挨个向他们点头、微笑,表示见过了,随后一群人又各自散去,之后萧云随着萧懿航和沈四又回到了原来的客栈。

    现在距离午饭时间已经不多,萧云本想着回去看看白菲,但是白菲的房间毕竟是女子房间,他也不太方便去,索性就回到了自己的屋中一边沉浸在那场大战之中,一边催动内功意图更快的恢复好伤势。

    直到午饭时间,沈四早就回来,却不见萧懿航。

    萧云也没多心,当下起身吃饭,同时也想趁机看一看白菲,给她喂些解毒药,同时给她输送些真气,以恢复受损的经脉。

    萧云到了白菲的房前,不料墨绿、绿萝的房门一开萧懿航却从中走了出来,而墨绿和绿萝竟然不在。

    先前的屋中只有白菲和萧懿航!

    这让萧云心中顿时一紧!

    白菲的身份不一般,一旦被人识破他的性命不保,而此时萧懿航却从她的屋中出来,难道他对白菲的身份已经有所怀疑了不成?

    萧云见是萧懿航将这份怀疑放在心中,面上笑道:“原来是大哥在了,我来看看云姑娘!”

    萧懿航点了点,“云姑娘尚未醒来,不过她的烧已退,相信很快就会醒转。”

    萧云问道:“墨绿和绿萝姐姐不在?”

    萧懿航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正常,虽然这变化微弱和快速,但仍然是逃不过的眼睛。

    “我来的时候,她们刚好不在,或许出去逛街了也说不定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萧懿航寻个理由去了,萧云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看着萧懿航的身影转过弯去消失不见,这才转过身来,进入白菲的房间。

    白菲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看起来并无大碍,只是她胸前的衣服似乎有些不妥。

    不仅如此,让更是感觉不妥的是他看到了血,刚刚流出来的血,染红的白菲的衣衫。

    原来绿萝一早就将白菲的衣服换过了,更是在给他换完药后重新穿戴整齐,还亲自看过,并且萧云趁机还给她输过真气,但是现在她的上衣明显又被扯拉过的痕迹,而且也知道她的伤口已不再流血,但是这血又从何来?

    萧懿航将白菲胸前的衣服扯拉开之后,又匆忙的遮掩上了?这是要干什么?

    萧云的眉头皱了几皱,他从未怀疑过萧懿航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在萧云的认知之中萧懿航生的潇洒倜傥,武功又是高强,更是仗义好爽,这样的男子自然受到无数江湖女子的追捧,他根本就不缺女人,更是不会对自己带来的一个他尚不熟悉的女人动心!

    难道萧懿航是在试探白菲的伤势不成?

    萧懿航到底有着什么秘密,为何又到白菲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