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莫名其妙的到了白菲的房间,不知道做了些什么,但是看白菲胸前的衣服有拉扯,更是使得她刚刚愈合的伤口出血。

    萧懿航是见到白菲的花容月貌动心了,而欲图不轨不成?

    有这种可能吗?

    退一万步说,即使他对白菲的姿容所惑,但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毕竟这与他的身份不符,更是与他的侠义之名向悖!

    萧云坐到了白菲的床边,轻声道;“你醒了,这里就我一人!”

    白菲一动不动!

    萧云一惊,心道她是遭了毒手不成?当下她伸手去抓白菲的手腕,想要确定一下她的脉搏。

    横在胸前的玉手骤然一个灵巧的躲闪,居然是躲过了萧云的这一抓,与此同时手握成拳向着萧云捣来。

    萧云伸手一格,那玉掌变拳为爪直抓萧云的小腹。

    转眼间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仅仅是两人两只手你来我往斗了十个回合,最后萧云的手握住了白菲的手臂,但是白菲的手已经切住了萧云的小腹!

    两人都没有用催动劲气,仅仅是招数上的切磋较量而已,对于这样的攻击两人连皮毛都伤不着。

    “你为什么救我,我可是十恶不赦,血染武林的冰宫学魔女,难道你不想杀我为武林除害?”白菲的言语虽利,但是她的眼中现出了柔和之色,丝毫不带一点杀气。

    “因为你值得我救,你能舍身救人,就说明你并非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萧云将白菲的手放开,他已经清楚的探查出了她的伤势情况。

    “你之所以救我,其实并不仅仅你所说的那个原因吧,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你我都是被情所伤的人。”

    白菲面带着微笑的看着,哪里还有一点魔女的冷血的血腥?

    “什么被情所伤?胡说八道!”萧云不承认他的心事被白菲说中,但是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出了梦琉璃的音容笑貌来,他的心乱了。

    “心乱是练武之人的大忌,你要记住,尤其是有一些门派,他们就是以攻击人的心为擅。”白菲得意的说着。

    萧云心中大惊,从种种迹象表明自己想什么,白菲都知道,难道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成?

    白菲看着吃惊的模样,当下柔声道:“你和刚才那人是什么关系?”

    萧云道:“当年认识的一位朋友,他为人仗义直爽,义薄云天,对我也是不错了,前日恰巧得遇,就走到了一处。”

    白菲的眼中露出了杀意,脸上也显得冰冷了,“你可是知道他们到这雾云城是为了什么?”

    萧云将萧懿航做江湖任务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番,随后问道:“你问这干嘛?”

    白菲冷冷的道:“他来这里的目的不纯,表面上来看他们是要建立一方势力的,做江湖任务仅仅是收集足够的建立势力的钱财,同时还是要拉拢别人加入他们的势力。”

    萧云点了点头,要说萧懿航没有大志向他一点也不相信,但是他本是天道正教的“太子爷”,为什么还要自己筹钱建立势力?

    萧云却是忽略了白菲话中的那句“表面上”,表面上是这样的,那么真实的目的呢?

    萧云虽然不懂萧懿航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他并不对萧懿航的目的而震惊,他以为这太正常。

    “他是个伪君子,他才是真正的魔,他说的话你千万不相信!”

    “伪君子?”萧云看着白菲,“说清楚些!”

    白菲咬了咬牙,杀气骤然凝聚,“他方才对我欲图不轨,我若是尚未受伤,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萧云顿时愕然!

    萧懿航到底要做什么?

    墨绿、绿萝在江湖之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美女了,明明早就倾心于他,他却是不加理会,居然对素不相识的白菲非礼?

    萧云不能相信这是事实,但是不相信的话,就是对白菲的怀疑。

    白菲有必要欺骗自己吗?没有必要的!

    萧云又联想到萧懿航诡异的举动,心中已经相信了三分。对,仅仅是相信了三分!

    或许萧懿航的奇怪举动,只是某种情况下的巧合而已,并不认为萧懿航是那样的人。

    “他将那两个女孩支开,而后就欲对我行不轨之事,我趁机以内力爆开了伤口,他这才停下了他的兽行。”

    “他不是这种人!”喃喃道。

    “你不信我?”白菲苦笑了一声,也难怪自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女,而对方又是他的朋友,他怎么会相信自己?

    “我们该怎么办?”虽然萧云不完全的相信萧懿航,知道这里面怕是有什么误会,但是因为萧懿航是仇人的儿子,说实话也不想与他在一起。

    “你以后不要离开我,等你我武功恢复,再一起离开!”白菲道。

    这其实也是萧云的想法。

    在这之后的第二天白菲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倒是让绿萝和墨绿喜出望外,连忙唤了、萧懿航等人。

    白菲瞪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好像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一样,又像是刚出生的婴儿打量这个世界一般!

    装的真像!

    萧云也不由得不佩服,这就是江湖,处处都显露出人心的江湖!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耳朵听到的更可能是假的,这就是江湖每一个用心去看待每一个人或者物的江湖!

    元傲的教导再一次浮现在萧云的脑海中,同时还有他对自己言传身教时的情景。

    萧云感叹了一声,这就是江湖,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江湖。

    白菲清醒过来,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人,只是她的眼中显露着恐惧与不安,像是一只受伤害怕的小猫。

    最后她的目光终于落到了萧云的脸上,一脸的恐惧不安神奇这才退去,换来的是甜美的一笑。

    回眸一笑百媚生!即使白菲没有回眸,仅仅是一笑生的就不止百媚。

    萧懿航整个人几乎都化在了这样甜美的笑容中,此女本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萧云也是向着白菲微微一笑,眼光却是微微的瞟向了萧懿航。

    萧懿航的眼光深深的扎根在了白菲的身上,紧接着萧云的心中一紧,仿佛有一种青蛙被大蛇盯上的感觉一般!

    锐利的眼光,带有着明显的攻击性的眼光!

    萧懿航要杀自己!这是萧云的直觉,不用眼看,不用耳听,用心来感觉,用自己的感觉来做主!

    为什么?为了白菲?这不可能吧?

    萧云想要笑,这实在是太好笑了,为了一个刚刚见面的女人就要杀了多年的一个好朋友,这真的很好笑!

    萧懿航自诩为豪气干云,又怎会对刚一见面的姑娘而杀好友,这里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