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为了白菲?那么他要不是这个原因,从认识他开始到现在,自己没有任何值得他杀的理由?

    白菲假装着刚刚醒来,也假装着没有感觉到萧懿航的而目光,萧云与白菲的四目相对,两者相视而笑!

    萧云感觉到萧懿航的杀气更加的强烈了。

    萧云杀人不多,他对杀气的感觉应该并不是十分的敏感才对,但是他却是可以轻易的感觉到对方哪怕是微弱的杀气,再者就是杀人过千的白菲对于杀气的感知太敏锐了,即使人心中微微的杀意就能够让她捕捉的到。

    白菲依旧是笑颜如花,看着萧云满眼尽是深情。似乎并未感觉到杀气的存在!

    萧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白菲,她与在岳蓝城酒楼上的白菲模样相似,但是气质却是大相径庭,简直就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现在的白菲和在岳蓝城的白菲外貌变化不大,但是气质变化却是如此之大,就像是性格秉性完全不同的孪生姐妹!

    白菲虽然醒来,但是她的剑伤让她依旧不能起床,她的伤很重!

    白菲的毒已经解了,萧云不喜用毒,但却是善于解毒,这毒虽然很特别,但却是难不倒萧云,这毒虽然特别,但是却是百花心经上记载的毒药,也有这解毒之方,这毒自然也就无大碍了。

    醒来的白菲对周围的人都表现出了恐惧和不安,但是唯独见到的萧云时候她的脸上一直洋溢着笑,洋溢着甜美的笑,就像是情人间的微笑,甜蜜而美好!

    杀气在凝聚!杀气越发的强烈!

    白菲想要从墨绿、绿萝的房间搬出去和萧云在一起!

    孤男寡女的两人住在一起不合适,白菲想要搬出去住,那就意味着多开一间房,更何况现在他们缺钱,如果这样的话还要多一个人的房间负担费用!这是绿萝发出的拒绝的理由。

    绿萝的声音也代表着萧懿航的意思,本来萧云和白菲就是白吃白住的。

    他们虽然也算是加入了萧懿航的团队,共同完成这次江湖任务,但是萧懿航早已告诉了这次任务他不直接参加,毕竟沙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悍匪,一个不小心就会有性命之忧。

    无功不受禄,萧云没有出力自然就没理由分钱,这点萧云懂!只是萧懿航不但没有说不分钱,而且还要分他双份的,他和白菲一人一份。

    沈四、墨绿什么也没说,但是绿萝已经表示出了不满,更何况还有与他们一起合作的人,绿萝表示最后先要同他们商议一番。

    不置可否,萧云不在乎这点钱,他更知道自己与白菲的这两分钱以及住宿伙食的钱他们不缺!

    一个计划着要创下大势力的人,会在乎这点小钱?

    做大事的人也在乎钱,他要让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必要的地方,很明显萧云不值得萧懿航花哪怕是一个铜板的钱。

    萧云笑笑,没有说话,只是感到处处透着怪异,处处透着不合常理!

    “我与云的关系即使住在一起也无所谓的,我···早晚是他的人,无所谓的。这住宿伙食的钱···我们也有···”白菲幽幽的说着,看萧云着,伸出了他白皙的手。

    萧云已经觉察出了萧懿航的敌意,他不想在和他们在一起。

    萧云抱着白菲重新选了两个房间,一人一间。

    本来的计划是萧懿航等人出城剿灭沙匪,而萧云和白菲的任务就是等待他们胜利归来就好。

    目前剿灭沙匪的任务进行到了如何程度萧云不想过问,这与他无关,他只想早点恢复伤势去见一见那岳蓝城外得见到的好朋友,想要打听一些事情,还有就是安全的送白菲离开。

    他不想白菲有事,更是不想与白菲待在一起,白菲毕竟是血魔女之一,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与她呆在一起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

    救人只是萧云一时的冲动,也说不上是为了什么,或许就是像她说的一样,或许他们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相似,有着同样让对方同情的地方,抑或就是白菲舍身营救冰儿的那一幕让想起了什么。

    萧云不知道,也不后悔舍身忘死的救了她!即使自己身受重伤抑或是不幸的丢掉性命也不会后悔!

    萧云只是做了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无论成败,绝不后悔!

    萧云闭目打坐运功恢复伤势,而隔壁的白菲坐着同样的事情,只是她现在突然发现男人并不是都是坏的,好男人真的存在,当然大多数的男人仍旧是坏的。

    有好的,自然不能放过,白菲的嘴角上不由自主的向上翘起,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跟着萧云,不论他走到哪里。

    雾云城周围山林密布,沙匪不是应该在沙漠中的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本来萧云不关心这些,沙匪的事情与他也没多大的关系,他也无心加入一方势力。

    武功!自己的武功太弱,自己根本就无力报仇,必须提高自己的武功!这是萧云最关心的事情。

    三天之后萧懿航带着沈四突然来找萧云,却是要萧云参加剿灭沙匪的任务。

    萧云愣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萧懿航又改变了主意。

    门被轻轻的推开,白衣飘飘的白菲站在门前,向萧云晃了晃手,脸上的笑容很甜,甜的让人都几乎融化掉一般。

    门轻轻的关上,将面带着痴迷的萧懿航的眼光挡住,屋内的白菲微笑着与萧云面对面而坐。

    “萧懿航是想要借刀杀人,想要借助沙匪的手除掉你,你且要小心了。”

    “你怎么知道?”其实萧云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你的伤势好转了没有,你若是不受伤我相信即使几百个沙匪也留不住你,可是现在的你···”白菲面露担心之色。

    “难道你怕我死在沙匪的手中?”萧云也是面带着凝重之色。

    论起武功萧云或许不及白菲但也相差不是很大,但论起江湖的阅历来她更是甩出萧云十条街,既然她都萧云替感到担心,这让当事人不能不重视。

    “我陪你一起去!”白菲笑着说道,“有我在场,沙匪的事情我帮不上忙,但是我却是可以阻止沙匪以外的人对你不利!”

    “沙匪以外的人对我不利?你的意思是···”不需要白菲说,萧云也已经明白,在对付沙匪的过程中有人要对自己出手。

    白菲眨了眨眼睛,只是报以微笑。

    沙匪凶险,险不过人心,伤势未愈的萧云和白菲如何化解这场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