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希望萧云参加浇灭沙匪的任务,萧云无奈只得答应下来。

    门轻轻的打开,白菲和萧云携手而出。

    萧云很不喜欢这样,但是他不能震开白菲的手,不仅仅是因为白菲的伤,而是要给外人一个信号:白菲与他的关系不一般。

    杀气骤然剧烈,随后渐渐蛰伏起来。

    是萧懿航的杀气,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居然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而戕害一个曾经的好友。

    很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萧懿航给萧云上了很生动的一课,这一课让终生难以忘怀,对他的意义实在是太大。

    白菲的出现大出萧懿航的意料,虽然他以白菲伤势未愈为借口但仍然是难以劝动已经打定了主意的白菲。

    这个女子很倔强!这是萧懿航给白菲的评价,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白菲的剑。

    白菲的剑原本遗失在了岳蓝城中,现在她手中的仅仅是一把普通的剑,而萧云手中的却是云梦柳宝剑。

    曾经说过云梦柳是白菲的佩剑,而剑上的名字正是白菲的名字,而这把剑现在却是在的手中,丝毫没有归还给白菲的意思。

    这说明什么?白菲把剑给了萧云!

    练武之人能把自己贴身的兵器,而且还是刻着自己芳名的兵器送给一个男人,这表达了这女人的什么心思?

    萧懿航面上带着微笑,但是心中的杀气却是越发的浓郁和强烈了。

    “既然云姑娘想要同往,那就同行吧。”萧懿航面带着微笑的说着。

    真有趣,萧云只能这样想,但是萧云知道萧懿影一直以来做的都很好,哪怕是假装的,虚伪的,他也不应该这么急切的想要自己的命,更不会因为是白菲。

    六人出了客栈,而后一路到了雾云城外。

    雾云城之所以叫做雾云城,就是因为常年的云雾缭绕,终年不化。

    此时到了雾云城外,雾气更浓,隐隐的看到无数的人影。

    人虽多,但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这些人影在雾气的遮挡下模模糊糊,就像是树影一般,与周围的环境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这些人没有做特别的隐藏,就仅仅是站在这里就让人感觉他们是隐藏在了雾气中一般,这些人都是受到过严格训练的人。

    萧懿航要建立一方大势力,这绝对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事情,他手下有人,现在他缺的就是建立势力所需要的金钱支持。

    难道萧懿航做江湖任务真的就是为了筹集钱财?

    萧云有些不相信,在这云雾缭绕的山林之中围剿沙匪,说出了就让人不敢相信!

    “萧大哥,一切准备妥当了,消息可靠!”一人上前和萧懿航说到。

    萧云认识这人,就是前几日萧懿航带着她和沈四见的其中一人,这人的名字叫做莫天涯。

    萧懿航点了点头,道:“大概还有多久会到?”

    莫天涯道:“最多一个时辰!”

    萧懿航又是点了点头,“依照计划行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莫天涯得令而去。

    雾气绵绵,人影憧憧,突然萧云发现一个人影,这个人从他面前走过,面无表情,而且看起来十分的别扭,哪里别扭说不上来,反正看起来有些怪!

    不仅是他的脸怪,他的身型更怪,在萧云的眼中这分明就是一个女人,但是她的体形看起来确实极其的臃肿,看起来像极了男人。

    这人从萧云身边走过,扭头看了看和白菲,又转身而去,这时候才发现他竟然只有一只眼,左眼上带着一个眼罩,就像是一个海盗!

    片刻之后云雾中的人影散去,原本平静的雾气之中似是被凤卷过一般,风卷云动,不过如此!这种奇观,从未见过!

    如此雾气遮盖,能见度极低,正是杀人放火的大好时机!

    小心戒备着,萧云现在功力恢复了不足四成,不足以面对着突然的袭击,而白菲受伤更重,现在连她一成的功力都施展不出来。

    面对着如此的环境和白菲都是皱眉不已!

    “前方就有一小群沙匪,我们先将其剿灭,试探一下这群沙匪的实力!”萧懿航下达了命令。

    留下十数人以及萧云、白菲等人随着萧懿航将各自的兵器收好,装进了包袱之中,而后又乔装了一番,像是一群出城做买卖的商人。

    武林之中的商人随处可见,由于地面不太平商人们大多是结伴而行,然后雇佣一些专门的护送人员保护,如此才能安全的到达目的地。

    现在萧懿航一群人就是乔装成了一群商人,还有几位就是假装成护卫的模样,一群人赶着马车向前行走。

    他们走的不是官道,而是一条比较宽敞点的小路,这小路比起管道来就是窄了点,道路崎岖不平,难以行走一些,但却是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会节省路途。

    走小路不走官道,这似乎是商人的作风!

    时间就代表着金钱,尤其是对商人来说,浪费时间不仅仅是减少了资金周转的时间,更是雇佣的保护人员也是花钱的,他们都是按照日子收钱的,多走几天的路,就代表着多付几天的雇佣金。

    商人的选择,很多就是选择这种相对宽阔且路程比较近的小路,而不是走官道。

    他们的行动看起来毫无破绽,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快要到了!”有人小声的告诉萧懿航。

    话音刚落,对面雾气一阵的翻腾,数条身影显现出来,虽然离得远,但是看得清楚,这些人居然是骑马而来。

    人数不对,也就七八人的样子。

    随着云雾的翻涌,人影渐渐的清晰,果然是七个人,七个持枪拔刀的武林中人。

    “什么人?怎的到了这里来了?”为首的一人持枪喝问道。

    萧懿航商人打扮,哈哈一笑,“我们是做买卖的商人,想要借此路过,还请几位大哥不要为难我们。”

    萧懿航说着伸手取过一个包袱,包袱里面沉甸甸的,里面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这是银子碰撞的声音。

    这是一包沉甸甸的银子!

    那持枪的汉子顿时眉开眼笑,见萧懿航将沉甸甸的包袱递过,他将枪抓在了左手,右手却是来抓这包袱。

    包袱落地,散落,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露出了里面的东西,这里面根本就不是银子,乃是一堆碎石头和碎掉了的兵器碎片。

    那持枪的汉子大吃一惊,右手刚刚抓住枪杆,眼前寒芒一闪,一簇血花飞溅,咽喉处被一刀划过。

    与此同时萧懿航身后数道人影窜出,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七人全部都成为尸体。

    随后,又上来数人将尸体飞快的拉倒一旁的山沟中,而这七匹马的缰绳被一人牵在手中,那人骑上其中的一匹马,就这样消失在了雾气之中。

    看来萧懿航带来的这群人是干惯了这样的事情,暴起杀人、处理尸体、捡拾兵器、牵走马匹、打扫战场的配合来说,配合的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萧懿航要对付沙匪却是选择了没有沙的雾云城。而且萧懿航的行径比之土匪还要土匪,到底他们是来做什么的?这里面有着什么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