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等人瞬间斩杀了数人,看来萧懿航带来的这群人是干惯了这样的事情,暴起杀人、处理尸体、捡拾兵器、牵走马匹、打扫战场的配合来说,配合的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不是长时间的磨合,即使再怎么演练其中也会出现纰漏,而现在一点纰漏也没出,判断的出来,这些人一定没少干这样的事情。(书=-屋*0小-}说-+网)

    杀人越货,夺财杀人!

    萧云对这种行为感到耻辱,同时他对萧懿航的印象也大大的拉低了许多。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沙匪!”白菲在萧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萧云也看出来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沙匪,单不说他们的武功,就是他们的江湖经验而言,他们就很稚嫩。

    “这些人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更是没有作为沙匪的凶暴,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沙匪!”白菲怀疑的道。

    对于杀气的感知的敏感,萧云自然是比不上白菲,所以他十分的同意白菲的话。

    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杀过人,他们不是沙匪!

    “这些仅仅是沙匪中的小喽啰,别看他们武功不高,但却是作恶多端,万不可留得,留下就是祸害!”萧懿航向白菲说到。

    白菲微微一笑,表示了无所谓,萧懿航这才放心,在这一切的过程中他的眼光从来都没有落到过萧云的身上。

    生性豪迈、义薄云天、豪气干云、仗义疏财、广交豪杰!我呸!萧云心中腹诽着,同时也是佩服这萧懿航,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手法果真是高明无比。

    同时萧云心中也涌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萧懿航总是保持着自己高大的形象,为什么会在自己面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难道是萧懿航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因为自己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自己一个小人物的言语,更是因为自己很快就要死了!他很快就要对自己出手了!

    萧云想得清楚,手中的剑始终摆在自己可以最快拔出剑的位置,并且小心的戒备着左右。

    白菲紧挨着萧云,见萧云的微小的调整动作,就知道他已经有了准备,她微微一笑,对萧云又高看了一眼,他已经不是新嫩了。

    萧云脚下看起来走的不慢,但是步子碎小,看起来是和其他人一样的疾走,但渐渐的却是落在了后面,同时他脸上泛起了潮红,气喘吁吁的。

    萧懿航看了看萧云,又看了看白菲,知道两人体力不济,当下对两人道:“前方尚有不少的沙匪,我们先去将其剿灭,你二人体力不济,可稍后到即可,不碍事的,只要你们参加这次活动,就可以分的奖赏,别人再也无话可说。”

    萧云点了点头,“多谢大哥!”

    萧云面带敬重之色,心中却在鄙意不止。

    萧懿航等人的身影迅速的隐入到了云雾之中,随着翻腾的武雾气渐渐的平静下来,周围倒是显得静的可怕!

    萧云的右手握在了剑柄之上,他的眼睛扫射着四周,同时两只耳朵也捕捉着周围一切的微小声响。

    萧云感到了杀气,这杀气就是针对他自己的,他的剑缓缓的出鞘。

    白菲的剑没有出鞘,剑身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摆着,右手按在了剑上,她一动也不动,捕捉着杀气的位置,看来也做好了准备。

    萧云的剑已出鞘,剑身微微颤动斜指着地面。

    萧云的剑走的是一种阴柔的剑道,百花心经本就是为女子专门所设置的武功,其中的百花剑决自然也是女子所以的剑法,同时他的武功大多是柳寒烟仙子所授,自然也就免不了女性化。

    萧云的剑说白了是一种女子所用的剑,他的剑缺乏一种阳刚剑法所具有的爆发力,这就是阴柔的剑!

    白菲虽然是女子,但是她的剑却是阳刚之剑,剑在鞘中被遮掩了锋芒,只有在剑出鞘的那一刻剑的锋芒毕露,剑出鞘的那一刻就是剑威力最大的那一刻!

    拔剑决!

    白菲所用的就是拔剑决,拔剑决也成为拔剑式,江湖上很多人都会有,更是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使用硬剑的人惯用的手段。

    方法是同一种方法,但是使用起来却是千差万别,而使用的威力自然也是大不相同。

    白菲的拔剑决武林独步,再加上他特有的心法剑技,让她的拔剑决与一般的拔剑决有了本质的不同。

    拔剑术,剑出鞘,一剑惊天。剑出,人亡!剑归鞘!

    杀手贴着地面袭来,就像是一条游蛇!杀手的剑刺向萧云,只是刚刚刺出,白菲的剑已从他身上斩过。

    萧云骤然转身,剑身颤动,剑气在地上划了一个半圆,同时在剑气的作用下雾气消散!

    鲜血如喷泉一般的从地底喷出!

    土地是不能流血的,流血的是掩藏在地底下的杀手。

    萧云的剑归鞘,看着白菲,“你的剑出手很快,剑势刚猛无比,比你平日间施展的剑强上很多,这是什么剑法?”

    “你的剑阴柔狠辣,与你平日间施展出来的诡异莫测不同,你说说你使用的是什么剑法?”白菲不答反问。

    萧云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

    武功对于一个武林之人而言那是极其重要的秘密,是只有自己才可以知晓的秘密,没有特殊的情况下,他们万不会说出这个秘密的。

    错误就错误在他居然询问白菲剑法的秘密,而白菲现在却是反问一句,就让萧云无从回答。

    “我自己有一种想法,然后由我的师傅引导之下,从而形成了现在的剑法!”萧云知道即使自己告诉白菲这些也不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

    “你师父是女的?”白菲瞪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教我武功的师傅是女的,我还有另外两个师傅,却是男的。”

    “看出来了,别说是你的武功,就是你自己,若不是看你的外貌听你的声音,仅仅看你的动作我都怀疑你是女人!”

    白菲笑着,“我所用的剑叫做拔剑决,是一种很普通的招数,剑在鞘中锋芒尽敛,剑出鞘,獠牙毕露!”

    “不懂!”萧真的不懂,不懂就问,这不丢人。

    白菲笑了笑,“那我就告诉你这拔剑决的秘密,不过却有一个条件!”

    白菲要将自己剑的秘密说出,但是其中却有条件,萧云看着白菲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突然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