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笑了笑,“那我就告诉你这拔剑决的秘密,不过却有一个条件!”

    白菲要将自己剑的秘密说出,但是其中却有条件,萧云看着白菲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突然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书^屋*小}说+网)

    “条件是?”

    “不着急谈条件,先告诉你拔剑决的奥秘!”

    萧云一愣,却是不知这就是白菲的聪明之处,不管你答不答应,秘密你都知道了,你还能不答应?

    “其一,剑在鞘中,对方不知道你剑出何方,没有任何的防范方向,必须全方位防守,对对手造成压力!”

    白菲接着道:“其二,剑在鞘中,骤然拔剑,借助剑鞘的力量,同时借助剑的摆势、拔剑的手法、力度给剑出鞘一个加速,一个增加出剑力量。”

    “所以这一剑是最强的一剑,最迅猛异常,刚猛无比,同时也是对方匆忙之中防守力最弱的一刻,这一剑,决定生死!”

    二人简单的将尸体处理了一下,向着萧懿航所在的方向赶去,路上白菲不断的给萧云讲述拔剑决的诀窍。

    “这两个杀手实力不强,很可能是萧懿航看不起你我,派两个小喽啰就想将你我解决,太小儿科了。”萧云冷冷的道。

    “你说的不错,你知道最强的杀手是怎样的吗?”

    “最强的杀手一定是武功高强,轻功高绝之辈,但是这不能说他是最强,最强的杀手是隐藏自己,尤其是隐藏杀气。”

    “最强杀手的杀招只有到了眼前才会被人察觉,这样的杀手才是最强!”

    “同时所谓的隐藏自己,不仅仅是不能让对手发现踪影,更有一种是不能被人发现身份!试想一下一个杀手如果突然间换了容貌,换做了你最相信的人的容貌,在伺机对你出手,这样的隐藏更高绝,不是吗?”

    “谢谢白姑娘的教导,萧云受教了!”萧云认为白菲说得这些都是她的经验所得,这些对自己有着巨大的好处,至少自己可以少受一些暗算。

    “不要叫我白姑娘,叫我菲菲,或者菲儿就好!”

    白菲说道这里不由得脸上发烧,她慌忙的低下了头,不想让看到他的丑态,同时她的眼光却是偷眼的看着。

    萧云有若未知一般,呵呵的一笑,“是,菲儿姑娘,萧云知道了。”

    白菲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叫菲儿就叫菲儿好了,还偏偏加上“姑娘”两个字干嘛?

    “菲儿姑娘,不知道能不能跟我说说血魔女的事情?”

    白菲骤然抬头,“血魔女的事别乱打听,弄不好要死人的,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不过我倒是可以教你我所施展的拔剑决!”

    “真的?”萧云欣喜若狂!他知道方才传授的仅仅是广为人知的拔剑决,而不是白菲的拔剑决绝技,这里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真的!不过···”白菲说到这里不由得又低下了头。

    萧云先是一喜而后心中一紧,这个“不过”后面可是有内容啊。

    “菲儿姑娘可是还有条件?”

    “嗯,一个小小的条件!你···能不叫我‘姑娘’吗?”

    “啊?”萧云还是不懂白菲的意思。

    “叫我菲儿就好了!”白菲的声音微弱的几不可闻。

    萧云一愣,随后心中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白菲了,白菲的心意他已经懂了。

    “那个···,菲儿···,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萧云和白菲并不急着赶路,他们知道萧懿航等人面对着的是一场大战,他们并不想参与其中,只想着保存实力,以应对着随时可以到来的危机。

    白菲眼中现出了痛苦之色,片刻之后道:“说这个干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事情早已过去了,但是在菲儿的心中这件事仍旧没有过去,而且···那人现在还活着!”萧云斩钉截铁的说道。

    “嗯···”白菲点了点头,“我只是悲情所伤,仅此而已,不正是和你同病相怜吗?”

    “或许是吧,但我却是谈不上被情所伤,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她···并未答应我什么?”萧云道。

    “他答应我与我同生共死,白头到老,却不料···他移情别恋。”白菲叹了口气,这件事或许压在他心中太久了。

    “你见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你爱她就要相信她,你怀疑她本就是因为不爱她!”

    “放弃也是一种爱!她的幸福就是你所愿,也是你多所爱之人的表达···”

    萧云听过这样的话,在岳蓝城的酒楼上白菲就说过。

    “我本是南临城白家的大小姐,也是白家唯一的继承人。”

    “白家在南临城中乃是霸主地位,而到了我这一代却是后继无人,诺大的一个白家就我一个女儿,白家的衰落已经成为了必然···”

    南临城地处南方,乃是南部数一数二的大城,而白家却是南临城的霸主,几乎掌握了整个南临城。

    掌握了南临城就等于掌握了南方一大片的区域,而掌握南临城的办法除了推到白家之外还有一个很方便的办法···

    “那时候白家危机重重,为了解除危机,白家不得已而寻求外援,寻找另一个家族的大势力,而两家联姻似乎就成为了必然。”

    “但是那时的我却是爱上了一个人,我的师弟···”

    白菲说道这里却是苦笑一声,“这时候我与另一个家族联姻的消息传出之后,师弟对我的感情产生了的怀疑,所以他···移情别恋!”

    “到后来他还做了一件事,他勾结了不知哪里来的神秘势力,居然里应外合将我父亲、叔叔、伯父尽数杀了,而我也是死了逃生,被大师姐所救···”

    萧云的心莫名的疼痛,他深深的感受到了白菲的哀伤。

    “那人叫什么名字?”

    “他叫莫飞羽,现在是南临城的城主。”

    “你可是恨他?可是为了他而杀人,乱杀无辜?”

    “我不恨他,因为当初我爱他,爱他就不会恨他,无论他做出什么,那是他的幸福,我爱他,我看着他幸福就够了···”

    “现在我有理由恨他了,因为我已经不爱他了,我也有理由报仇了···”白菲说中抬起头,深情脉脉的看着萧云。

    萧云明白白菲的意思,他很想抓住她的手,但是他不能,他也暗恨自己:对什么都有很强的定力,唯独对于感情上,却是一个小白、傻瓜,没有一点的抵抗力。

    萧云苦笑一声,“菲儿,或许我会让你失望···我爱过的人虽然深深的伤害了我,甚至设计要取走我的性命,但是我却是对她恨不起来···”

    “你是说梦琉璃?我知道你心中一直忘不了她,尽管是她已移情别恋···”

    萧云摇了摇头,“我说的另有其人,只是不知道那人是否还活着···”

    “另有其人,你还很花心!”

    萧云苦笑一声,却是看着远方,似乎是要将浓雾看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