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直言不讳萧云的花心,“另有其人,你还很花心!”

    萧云只能报以苦笑,接着道:“也许你会说我花心,除了那人之外,其实我也很喜欢琉璃姐···甚至···”

    “甚至”之后萧云再也说不出梦倪裳的名字,因为他对梦倪裳实在是说不是喜欢。

    “这不是花心,这叫做博爱,花心是你见一个爱一个,爱过之后就会忘记,而你显然不是···,你不必自责,这本不是你的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你···”

    白菲说得这里又不感觉脸上发烫,“那你···可是有喜欢过我?”

    萧云点了点头,毫不隐藏自己的心思,“有过心动,在你挺身撞开了冰儿的那一刹那···正是因为那时的心动才贸然出手,不惜性命的将你从那人手中救出。”

    白菲的嘴角向上翘了翘,她很满意萧云的回答,正是因为他对自己动了心,才会义无反顾的舍身相救,这也是给他看似不合理的行为的一个极其合理的解释。

    “我不管你有多少女人,不管你喜欢多少女人,而我是你喜欢的女人当中的一个就够了,即使我成不了你的女人。”白菲心中想着,只是这话她却是说不出口。

    喜欢不是占有,自己喜欢的人同样的喜欢着自己,即使最后有没有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就已经够了!

    爱,没有任何的理由,或许就是刹那的心动让彼此的心互相靠近,互相吸引,谁也不敢保证,这种心动在未来漫漫的时光之中会再次出现,此时此刻拥有就已经足够,不需天才地久,只需片刻心动!

    两人边说边走,前面的雾气骤然间涌动起来,隐约可见闪烁的气劲闪光和厮杀的喊叫声。

    “不着急,看看再说!”

    萧云和白菲心中清楚,萧懿航如此的大费周章,动用了如此多的人手绝对不是简单的为了什么江湖任务。

    江湖任务虽然不少,尤其是衙门的悬赏,确实有的出价颇高,值得动用大量的人手,但是这样的江湖任务一定是轰动武林的。

    萧云刚刚出山不知道这样的任务存在,但是白菲没有理由不知道,而白菲确实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任务,那只有是萧懿航的说谎这一种解释。

    萧懿航动用大量的人手,甚至不惜将所有的底牌都用上,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正是因为如此,萧云才没有上前,他要做渔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要做这最后的渔翁。

    萧懿航,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什么目的,只要对我抱有杀心,我就不能容你,我不会解开你虚伪的假面具,这也是作为朋友对你最后的友情!

    萧云和白菲悄悄的靠近战场,此时的大雾就成为了他们最好的掩护。

    萧懿航想要借着大雾对这群人进行袭杀,而萧云和白菲两人也借助了大雾的遮掩偷看着发生的一切。

    厮杀!惨烈的厮杀!

    即使不看现场也萧云和白菲两人也知道这场厮杀的惨烈,弥漫在雾气之中的血腥之气让和白菲远远的就能闻到。

    雾气太浓,看不到厮杀的场景,但是两人又不能靠的太近,否则容易被人发现。

    “在靠近些!”萧云和白菲的判断如出一辙,按照他们的估计再向前一些也不会被萧懿航发现。

    混战一起,又在大雾之中,想要照顾的方方面面俱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你是这群人的首领,你身上有着重要的东西,你会怎么办?”白菲面带着微笑的看着萧云。

    “灵巧避战,伺机逃走!”萧云毫不犹豫的回答。

    大战之处明显是一处山寨,这些人就是山寨的人,无论他们是不是犯下滔天罪孽,他们是否该杀,他们都也不是沙匪!

    沙匪都是游荡而居,属于沙漠之中的盗寇!他们就犹如闹旱灾之时的蝗灾,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他们极具攻击性,向来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逃跑的事情,沙匪从来不做,败则亡!这就是沙匪的世界规则。

    没有定居的沙匪,定居的一定不是沙匪。

    萧云和白菲判断出这些人不是沙匪,所以遇到了灭寨的危机之时,那手握重宝的人一定不会死战!除了沙匪的世界规则之外,没有人明知道是死还要战!

    “他会从那里逃走?”既然知道对方要逃走,那么在他逃走的路上守株待兔待就是最好的办法。

    “就在这里!”白菲微笑道。

    原来白菲早就想到了半路截杀的办法,这让萧云知道眼前的这女人真的不简单,不仅仅是武功高强,就是头脑也是一等一的强。

    “萧懿航说他们是沙匪,看起来并非是空穴来风,我怀疑他们一地是与沙匪有着什么关系,你还记得他们说过,‘对方一个时辰之后到’,这‘对方’或许指的就是沙匪。”白菲分析道。

    “这些人得到了什么贵重的东西,想要和沙匪做交易!”萧云听完白菲的言语,顿时想清楚这些。

    “没有错,沙匪的进攻性他们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没有防备,但是他们被萧懿航从中插上一脚,他若是独身携带重宝逃走的话,一定不敢去和沙匪交易。”

    “沙匪一见他独自一人,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杀人夺宝本就是沙匪常做的事情。”

    “菲儿说得不错,这里就是他逃跑的必经之地,只是不知那人的武功如何···”

    萧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对方身怀重宝,武功不可能低,而两人又是身受重伤,想要将他拿下,怕是不易。

    “这山寨就像是他的家,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逃走的,你猜他到这里的时候是否还有一战之力?”白菲的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趁这个机会我将我的拔剑决的诀窍告诉你,同时也传授你我独有的绝技---九天剑诀!”

    “这···九天剑诀乃是你的独门绝技,怎可传我?”萧云知道这将独门武功传授给他人意味着什么。

    能将自己的独门武功传授,除了是传授衣钵之外以及至亲之外,就代表着她将自己都给了人,萧云自然不会是她的衣钵传人,那白菲的心意就再明白不过了。

    “你忌惮我的血魔女身份?放心,在外我是血魔女白裳,是白菲,在你面前,我叫云梦柳。”

    “白裳?”

    “白裳是我在冰宫之中的名字,武林中人都知道我叫白裳,而白菲是我的俗家名字,唯有我们五魔女之间如此称呼,只是现在我叫云梦柳!”

    白菲和萧云在此截杀欲要逃走的携宝之人,只是不知道那人所携是何宝物,结局又将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