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自曝自己的真实姓名,“白裳是我在冰宫之中的名字,武林中人都知道我叫白裳,而白菲是我的俗家名字,唯有我们五魔女之间如此称呼,只是现在我叫云梦柳!”

    白菲的话说到了这份上,萧云不好在拒绝,同时他也不想拒绝!

    在萧云见到梦琉璃对着段惊羽那神情的一笑之时,他的心就已受伤,而且伤的很重,简直是血淋淋的,千疮百孔的!

    受伤的心需要新的爱来疗养,而白菲正是此时进入到了的心中,抚慰了他受伤的心,这时候的爱最是刻骨铭心。

    梦琉璃就是在萧云的心受伤的时候走人到他的心中,谁又知道几年之后又是她重伤了这本已伤痕累累的心。

    想爱,但又是不敢爱!面对着女人的背叛,一次次的受伤,他的心其实变得越来越坚强!

    失去了花清影,心碎!稀碎!

    失去了梦琉璃心痛,心上出现了道道的裂痕!鲜血淋漓,千疮百孔!

    而对于白菲呢?萧云知道在失去白菲之后他的心依旧会痛,但是绝对不会受伤!

    萧云相信若是自己再失去白菲,相信他的心中再也装不上任何的女人了,他已经再也不会在相信女人!

    只是事情的发展总会出乎人的意料,白菲几乎是给了绝望的一击,而直接将他的爱情埋葬的却是梦霓裳,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白菲将自己施展拔剑决的口诀诀窍传授给了,同时九天剑诀的口诀也一并传授给他。

    九天剑诀并非是单独的剑招而是剑势、剑力的结合加以运用而施展出来的绝悍一招。

    一剑破九天,一剑九重天!一剑出,斩天辟地,无可挡者!

    “这是你参悟出来的剑诀?”萧云对白菲佩服的简直是五体投地。

    萧云所使用的剑法不过是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有一个想象,然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三位师傅,是三位老师呕心沥血多年参悟总结出来的剑法,在与萧云磨合,祛除不合自身的招数,添加适合自己的方式,才成了现在的剑招,而白菲却是可以自己参悟出这样的剑诀,简直就不能想象。

    “家传的法门而已!”白菲笑道,同时她心中想着:“我可不能说是自己参悟出来的,在大师姐的帮助下完美起来的,这样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家传的,原来如此!”萧云心中总算是平衡下来,但是他心中却是一紧,不由得好笑,“自己学了人家家传的绝学武技,自己是不是成为了倒插门的女婿?”

    惨烈的大战继续,山寨之中的抵抗比萧懿航想象之中的也要艰难得多,但是再怎么艰难也没有太出乎他的意料。

    毕竟萧懿航事前的准备已经完备,而且他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虽然没想到对方的反抗如此剧烈,但是仍在意料之内。

    要在一个时辰之内完成任务,否则就会引起沙匪的怀疑,如此一来,事情可就难办了。

    萧懿航的进攻极其的猛烈,犹如暴风骤雨一般,同时又是打的对方措手不及,还以为是本山寨的人回来了,寨门大开,没想到萧懿航突然杀入。

    血战再继续,只是半个时辰之后,一场血战就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萧懿航的准备做的太充分,又是内外夹击,打了个对方措手不及,尽管对方也是实力不俗,奈何失了先机!

    一两百人,横尸山谷,山寨内外到处都是尸体,血腥之气弥漫在云雾之中,让人闻之欲呕。

    萧懿航双脚踏在血红地面上,他也是全身血红,沾染的很多是别人的血,也有他自己流的血。

    萧懿航手握太刀,斜指地面,刀已卷刃,鲜血顺着刀身缓缓滴下···

    “萧大哥,没有找到!”莫天涯上前道。

    “没找到?怎么会?难道是消息有误?”萧懿航眉头紧皱。

    莫天涯摇了摇头,道:“消息绝对不会出错,或许是···”

    莫天涯和萧懿航同时一怔,与此同时莫天涯飞快的传令,而萧懿航则提着太刀向着山寨之外疾驰而去。

    雾气一阵的翻腾,一个人跌跌撞撞的逃来,这人边逃边向后看,就像是后面有着无比恐怖的恶鬼,正在一步步的向他走来,要取走他的性命一般!

    “来了!”躲藏起来的萧云和白菲看得清楚。

    三支柳叶金镖在雾气中穿梭如电,雾气摩擦金镖发出刺耳的响声。

    那人甚是来不及直起身子,咽喉、眉心和肩膀上各钉了一枚金镖。

    两人飞身上前,萧云一脚将尸体踢翻,然后将三枚柳叶金镖摘下,在他身上擦干了血迹重新收好!

    这人的怀中揣着厚厚的一叠银票,足有几十万两,这对于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

    萧云看了看这叠银票递给了白菲,白菲微笑着收入怀中,随后又从这人身上搜出了一封叠的整整齐齐的一件东西。

    这东西似乎是兽皮一般,用油布包裹着,打开这兽皮却是显现出粗细不同的线条来。

    这···像是一幅地图!

    “难道是传说中的藏宝图?”白菲不惊讶的说道。

    “什么是传说中的藏宝图?”问道。

    “二十年前,武林中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他叫萧百荣。这萧百荣横扫武林,不但是收取了武林之中有名的武器,就是各门各派的武功绝技都被其收集掌握,同时他掌握的财富更是不可计量。”

    “但是就在他的巅峰之时却是突遭大难,而后他也就此凋落,一代武林奇才就此淹没。”

    “同时随着他的淹没,他所收集的一切的武林之中的名器、武功秘籍已经数不胜数的财宝都消失不见。”

    “同时武林之中传出消息,说萧百荣在死前的数年之中征用了几十万的民工,为自己建造了一个秘密的陵墓,而这些财宝就在这秘密的陵墓之中。”

    “这就是所谓的传说中的宝藏了,而传说萧百荣曾传下一副藏宝图,其实就是他的陵墓所在图,这藏宝图被分割成许几部分流落江湖,这就是传说中的藏宝图了。”

    萧云看着这所谓的传说中的藏宝图,皱了皱眉,“这么说这只是一幅残图,只有聚齐了所有的地图才能找到所谓的传说中的宝藏?”

    白菲点了点头,“不错,萧百荣的宝藏可谓是武林至宝,得之可得天下!哪个武林中人不想将其占为己有?它的出现就代表着厮杀的出现!这···其实是一副由鲜血汇成的的宝图。”

    萧百荣的藏宝图现世,又将引出怎样的江湖风波,这场云雾之中的厮杀不过是江湖一角,更大的江湖风浪悄然掀起!